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连败
    韦鸿刚走向比武台,佐仓信崎却是露出不屑的笑容:“我来天京多日,战死的武者不少,你又哪来的勇气,敢来挑战我?”

    “不战一场,怎知结果?”韦鸿脸色决然,纵身一跃,站在了比武台上。

    一旦站到这上面,就等于默认签订了生死状,生死自负。

    “老规矩,比武的胜负以一方死亡或是离开比试台为结果,其他情况一概不算!”佐仓信崎又阴声提醒了一声。

    说完,他主动在生死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韦鸿也不例外,大手一挥,两个苍劲有力的汉字,就被重重留在了生死状上。

    这种比武,口头认输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要么,就是打到其中一人殒命。

    要么,就是其中一人逃离比武台,逃离者自然就算败了。

    但是武者之间的战斗往往十分激烈,真到了分出胜负的时候,弱势方恐怕连逃离比武台的机会都没有。

    生死状生效,东瀛人和华夏人各自出了一位裁判,宣布了比武开始。

    “呼哧!”

    比武刚开始的瞬间,韦鸿就犹如闪电一样冲了出去。

    他知道对手很强,才不敢给对方任何机会,必须以雷霆手段建立优势,自己才有胜算。

    “好快,不愧是暗劲武者。”观众们心中想道。

    有些眼神好的观众,都看到韦鸿手掌化作钢筋一样,直指佐仓信崎的咽喉,充满杀气。

    下一秒,一抹刺眼的殷红在比武台上出现。

    咔嚓!

    佐仓信崎竟是轻松抓住了韦鸿进攻的手腕,将整条手臂卸了下来。

    韦鸿眼中闪过骇然,还未来及做出反应,就见佐仓信崎另一手也狠狠地掏向自己的咽喉。

    嚓!

    佐仓信崎几根手指生生没入韦鸿的咽喉,献血飞溅,令所有观众都倒吸一口凉气。

    韦鸿,战死。

    从开始到结束,整场比试都不到十秒。

    这么短短的时间内,韦鸿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韦鸿之死,不是最让人震撼的,最可怕的是佐仓信崎杀人的手段,何其狠辣残忍。

    “嘿。”佐仓信崎把韦鸿的尸体踹下比武台,仰头大笑,“还有谁!谁能和我一战?”

    “呼呼”

    观众席上,不时传来粗重的呼吸声。

    “老陆,你看这佐仓信崎,实力如何?”不起眼某个的角落里,两个中年男人远远看着比武台,其中一人满脸忌惮和愤怒。

    所有观众都在关注比武,以至于鲜有人留意到,这位,就是江南省的风云人物,楚山海楚二爷。

    而他一旁的那人,却是陆宏远——依旧衣着简陋,一副忠厚样子。

    “佐仓信崎,应该已至化境,否则不能一招灭了韦鸿。”陆宏远浑浊的双眼中,并没有太大情绪波动,“可惜了一个有血性的好男儿。”

    化境!

    听到这二字,楚山海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化境,那几乎是普通人无法理解的存在了。

    当然,华夏武道界内也不乏化境武者,但这类高手大多是很少露面的老辈强者,并不会轻易来参与这种武道会。

    毕竟,佐仓信崎只是出自佐仓家,还不是东瀛真正的巅峰,如果一个佐仓信崎就逼出了华夏的老前辈,华夏武道界本身就算败了。

    楚山海有些心中难安,他也是偶然结识了陆宏远,也知道陆宏远实力极强,但具体何种程度,他也不清楚。

    眼下佐仓信崎表现得手段太过残酷,楚山海难免生怕陆宏远有所闪失。

    不过这时,楚山海却发现楚山海的目光落在的观众席一处,傻傻笑了笑:“陆峰这小子也来了,没想到,不声不响地,他变了这么多。”

    “再等两场,如果还没人能打得过佐仓信崎,老陆你就出手吧。”楚山海认真地道。

    陆宏远点了点头,眼神中忽然露出几分回忆之色,心中自言自语道:但愿,轮不到我出手。不然我只要在这种武道会上露面,东海那边一定就知道了我还活得好好的。

    “我来战你!为韦鸿报仇。”

    终于,在韦鸿死后,又有人站了出来。

    “好好,骨头挺硬么?今日,我佐仓信崎就要百战百胜,挫败你们所有应战者。”佐仓信崎哈哈大笑。

    第二个出战的武者,资历和实力比韦鸿要高不少。

    只可惜最后,还是惨败,虽然逃出了比武台,但四肢尽废,下半辈子也算是完了。

    “难道,非得那些开山立派的强者,才能对付得了佐仓信崎了吗?”

    “这只是东瀛一个佐仓家罢了莫非,我们真的越来越倒退了?”

    “不行,佐仓信崎如此嚣张,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观众席上,各种绝望或激昂的言语不断。

    “苗珍,与你一战!”

    第三位应战者,紧接着出现。

    让众人意外的是,这是个年轻的女人,看起来只有二十六七岁,模样虽不算出众,但五官清秀,让人看得舒服。

    “哦?华夏国已经沦落到要妇人来撑场子了吗?”佐仓信崎十分玩味地道,“就算你是女人,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你们支那人打伤我儿子,唯有用你们的血来赔罪!女人的血,才更加鲜美呢。”

    “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巾帼不让须眉。”苗珍银牙轻咬,气势甚至更胜于前面两位武者。

    “好好,我会让你死得干脆一点。”佐仓信崎舔了舔嘴唇,脸上充满变态的兴奋。

    观众席上,一些有心人都牢牢看着苗珍,有些震惊地道:“苗珍?这不是苏吴市的苗珍么。”

    “苗老爷子的女儿?对了,就是她。她,怎么也来这里了?”

    “太冒险了吧,苗老爷子难道没有阻止她?”

    陆峰也看了一眼苗珍,短短十多秒之后,手机上就出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陆先生,我听说女儿在天京老头子有个不情之请,若是可能,尽量保我女儿平安吧。苗珍她,居然瞒着我去了武道会,我现在赶不及了。”电话刚接通,就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苗老爷子直入主题,语气中充满忧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