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岂容异族践踏
    当苏吴市陆峰这几个字被韩健说出时,不少到场的观众都想起了什么。

    来自五湖四海的武者还不太清楚,但天京市本地的名流,立马明白了陆峰是谁。

    昨天,陆峰打废佐仓豪,还抛售天价法器,这事根本瞒不住。

    所以就算天京市的名流人士没看过陆峰,也听说过陆峰的大名。

    众人的注意力都凝聚在陆峰身上,目光十分复杂:这个陆峰的确不是一般人啊,连续暴打两次佐仓豪,一般人敢这么做吗?

    佐仓豪捂着还在留血的嘴,尖声道:“你、你敢打我?”

    韩健见势不妙,出面和解说:“陆总,佐仓少爷,千万不要因为一些小事动怒,影响了大家的关系啊。”

    “韩老板真是有脸说出这种话呢,你不如改叫佐仓健吧。”陆峰面色一冷,又看向佐仓豪:“华夏之威,岂容异族践踏?佐仓豪,你如果再敢辱骂华夏一句,我立马送你回故乡,棺材钱都不用你出。”

    “你、你!”佐仓豪刚动嘴,却又把狠话咽了下去,他觉得陆峰就是个疯子,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陆少,这两人怎么处置?”狂涛大师恭敬地问道,两个随从差点要被捏死了。

    陆峰稍微想了想,道:“打断腿。”

    在这种公开的场合杀人毕竟不合适,不过活罪难逃。

    下一秒,两声咔嚓整齐出现,佐仓家的随从犹如烂泥一样被丢在了地上。

    众人更加震撼。

    这个陆峰,根本没把佐仓家放在眼里啊。但这么一来,他就不怕遭到佐仓家的报复吗?

    “陆峰,你等着,你等着,你死定了!”佐仓豪躺在地上,抓狂地道。

    会场内还有其他的一些佐仓家人,这时也纷纷聚集了过来。

    局面变得十分焦灼,火药味十足。

    “杀了他们!”佐仓豪几乎丧失了理性。

    这短短一言,却像是导火索一样,瞬间引爆了会场。

    不论佐仓家如何势大,不论这里有多少佐仓家的人,但这里是天京,是华夏的地盘。

    今日来观战的华夏武者很多,陆峰刚刚的举动,激起了华夏爱国武者的热血。

    顿时,数十名华夏武者全部站了出来,气势汹汹地吼道:“倭国杂-种,你们如果敢再动我们国人一下,今天你们全部要留在这里。”

    这么多人一齐动怒,佐仓家的人也被吓了一跳。

    他们先前虽然杀了不少华夏武者,但那都是在比武场上,是签了生死状的,

    现在华夏武者正在气头上,如果真的闹起来,反而对佐仓家不利。

    “全都回去,一点规矩都没有,准备武道会。”佐仓狭站了出来,厉声斥退东瀛人,“有什么仇怨,比武场上解决。”

    随后,两边武者才纷纷散开。

    而佐仓狭的意思,也已经很明白了——佐仓家要大开杀戒!到了比武场上,生死状一签,被打死也活该。既然你们华夏人这么霸道,那我们佐仓家也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比武还未正式开始,空气中就仿佛已经在酝酿着血腥味了。

    这个小小的插曲过后,巩自明看待陆峰眼神,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随后,他竟是在许多人的目光下,大步走向陆峰,深深鞠躬道:“陆先生,刚刚我多有冒犯,在此陪个不是了。”

    先前还高高在上的巩自明,却表现的如此谦逊,让陆峰有些意外。

    场内一些认识巩自明的人,也都瞪大双眼。

    “巩叔,你”江诗晴目光忽闪。

    巩自明脸色认真,道:“不论他是陆总,还是武者高手,在我眼里都不值一提。我这一鞠躬,只因为他那句‘华夏之威,岂容异族践踏’。我华夏屹立数千年不倒,倭国区区一个佐仓世家,却能搅动江南省不宁,在场的许多老一辈都视若不见,最后却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先站了出来。”

    这番话说完,全场默然。

    不少企业老总、家族高层,纷纷羞愧地低下头去。

    “巩先生不必放在心上。”陆峰宠辱不惊,道。

    这巩自明虽然之前说了许多难听的话,毕竟人物难免会有些疑心病。不论如何,此人不失为一个坦荡的汉子。

    “我不如陆峰啊。”巩自明由衷感叹。

    这时候,武道会场中央,一个长约十五米的比武台上,走上去一个身穿宽松长袍的男子。

    “规矩我就不说了,和以往一样,鄙人接受任何华夏人的挑战!”

    此人,赫然是佐仓信崎!

    这个引起武道界躁动的始作俑者一出现,会场内顿时剑张弩拔。

    所有到场的华夏武者,无不义愤填膺,怒火中烧。

    所谓的武道会,由佐仓信崎发起,武道会本身就已经是对华夏武道界的挑衅和羞辱了。

    佐仓信崎的意思很明显——我一个人站在这里,随便你们上,谁能胜我?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渣渣。

    “佐仓信崎,别以为你之前赢了我们几个同胞,就能为所欲为了。”

    “华夏武道界人才辈出,数千年不倒,岂是你这种井底之蛙能理解的?”

    许多华夏武者都大呼道。

    话虽如此,实际上没人敢小看佐仓信崎。

    佐仓信崎来天京市的这些天,到处去挑衅华夏武者,无一败绩,更有一部分华夏武者死在了比武场上。

    所以,即便佐仓豪如此嚣张,在场的华夏武者也大多只是来捧个场,实际上真正敢应战的没几个。

    但若是一直没有人应战,华夏武道界不战自败,必将颜面扫地。

    比武台外侧,几圈观众席上,不少华夏武者面面相觑。

    终于,第一个应战者走了出来:“佐仓信崎,我来战你。”

    说话的乃是一个看似三十来岁的男人,身材敦实,充满力量。

    “是韦鸿!”众人一眼认出了此人。

    韦鸿最近小有名名气,尚在壮年,就已经是暗劲入门的武者了,实属罕见。须知,武道修炼尤其困难,毕竟人类的身体是有极限的,要不断突破极限,谈何容易?

    所以,即便是一个小境界的突破都很难得,大部分武者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明劲境界。暗劲入门,绝对算得上是高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