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地下二层
    武道会在地下二层举办,陆峰也要去下面,也跟着进了电梯过去。

    “年轻人,你真的要故意跟我们家小姐套近乎?”巩自明皱了皱眉。

    陆峰有些不高兴了,斜着眼道:“电梯是你家开的?”

    “穷乡僻壤出刁民,此话不假。”巩自明十分反感,“小姐不要跟这些路人有什么瓜葛,否则老爷子会生气的。”

    江诗晴嘟囔了一声,没有和巩自明继续争辩,只是暗暗对陆峰投以一个抱歉的目光。

    陆峰一笑而过,按了一下电梯内的b2按钮。

    “嗯?你也要去地下二层?”江诗晴有些意外。

    陆峰点了点头。

    巩自明脸色怪异,心想,地下二层已经被严密封锁,除非是武者和持有邀请函的人才能进去。

    而这个中学生去那里干什么?一定是巧合。

    等会儿,他去了地下二层,也得被赶出来。

    巩自明这般想着,电梯停了下来。

    正如预期一样,整个地下二层只剩下一个出入口,出入口附近还有大量保安巡逻,并且对每个客人进行检查。

    “年轻人,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快走吧。”巩自明故意提醒了一声,然后拿出邀请函,昂首走向武道会场的入口。

    陆峰也跟着一起过去了,与他同行的其实还有欧阳少天、子平道人和狂涛大师,子平道人和狂涛大师一直安静的像空气,很不受注意。

    几人这样走过来,让巩自明的脸色很是怪异:“他们不怕被打吗?这种场合,明显不是能随便闯的。”

    “先生请出示邀请函。”入口两侧的安保人员拦住了陆峰。

    “没有邀请函。”陆峰淡淡地道。

    “那对不起,这里不得外人入内。”安保还算客气。

    “我们都是武道界的人,特来观看东瀛人和华夏武者对战。”欧阳少天正色。

    “武者?那要经过证明才行你们看旁边的这块铁皮。”安保耐着性子道。

    话音刚落,陆峰的食指就戳向了铁皮。

    顿时,铁皮被戳穿一个窟窿。

    “先生请进。”安保们的态度顿时变得尤其恭敬,鞠躬道。

    随后,欧阳少天他们也一指戳穿铁皮,跟着陆峰进入会场。

    修炼到明劲境界,才算真正的武者,明劲武者,一指戳穿铁皮是基本能力,所以这样的举动,最简单地就能证明武者身份了。

    当陆峰以这种身份进入会场时,前面回头看他的巩自明才不由得露出几分在意的神色:“这等年纪能跻身武者行列,这个陆峰有点意思。他身后的两个中年人,我以为是他的亲人,看样子好像是他的保镖呢。连保镖都是武者,的确不简单。”

    “巩叔刚才还瞧不起人家呢。”江诗晴挤兑道。

    “哼,就算他是武者又如何?他接近小姐,依旧只是趋炎附势。这种人,也只能在普通人眼里呼风唤雨罢了。”巩自明并没有把陆峰放在眼里。

    这番话根本没有避讳陆峰,陆峰也听的一清二楚。

    被巩自明再三讥讽,陆峰不由得挑了挑眉:“巩自明,你这个人自信得太过头了吧?趋炎附势?这偌大的天京市,能让我趋炎附势的人,还没出生了。”

    “好大的口气。”巩自明更为不屑,在他眼里,陆峰只是一个有些实力就太过自负的少年罢了。

    这时,一个轮椅被推着进入了会场。

    陆峰扭头一看,发现居然是昨天内打断腿的佐仓豪。

    佐仓豪一出现,场内的一些观众纷纷凑了过去,主动嘘寒问暖,询问伤情。这里的一些观众不少都跟佐仓家有过或是即将进行一些商业合作,所以难免要看佐仓豪的脸色。

    其中,还包括昨天出现在拍卖会上的韩健。

    “佐仓少爷,你的伤势不要紧了吧?”韩健依旧是一脸讨好的样子,道。

    佐仓豪因为双腿被打断,心情极差,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看到父亲大杀四方。

    现在他看到任何人都心烦,当时就破口大骂道:“滚开,一群下贱的种族。”

    那些讨好他的观众,都有些脸色尴尬。

    “支-那人,今天我要让所有挑衅佐仓家的人,死光光!”佐仓豪咬牙切齿地道,脸上充满疯狂和杀意,“你们这种卑微的物种,统统滚开,不要弄脏了我身边的空气。”

    会场内尽管存在一部分想要讨好佐仓家的人,不过更多的还是爱国分子,也包括大量武者,这部分爱国人士当时就怒了,个个义愤填膺。

    只是,碍于佐仓家的势力,一时没人敢说什么。

    这时,佐仓豪望了望里面,一眼就发现了陆峰。

    “是他,是他!”佐仓豪看到仇人,像疯了一样,“杀了他,他就是打断我双腿的人。”

    身后推着轮椅的两个佐仓家随从,顿时面露凶光,盯住了陆峰。

    陆峰呵呵一笑,却是主动走向了佐仓豪。

    “佐仓少爷的精神状态还不错呢。”陆峰意味深长地道。

    “你找死!”佐仓豪双目圆睁。

    陡然,陆峰眼中寒芒一闪而过,抬腿重重踹了出去。

    呼哧!

    空气被扯得一阵呼啸。

    两位佐仓家随从大惊,立马冲了出去,要去制伏陆峰。

    然而他俩刚有所动作,狂涛大师和子平道人就先一步捏住了他们的咽喉。

    佐仓家真正的顶尖高手都在准备在武道会上出战,而这些普通的随从,又怎可能是狂涛大师他们的对手?

    仅仅一秒而已,随从就面红耳赤地被举在了半空。

    而佐仓豪,则是被陆峰一脚踢飞出了轮椅,门牙都飞了出来。

    扑通!

    佐仓豪砸在地上,全场哗然。

    这家伙是谁?好猛

    今天的武道会就是佐仓家发起的,公开挑衅所有华夏武者,引华夏武者来应战。在这里,几乎没人敢不给佐仓家面子。

    所以即便是一些爱国人士,也都有所忌惮,毕竟佐仓家的势力太强了,而佐仓信崎更是几乎横扫了江南省武道界。

    可现在,一个看似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直接把佐仓豪当垃圾一样打飞了。

    “陆、陆总。”韩健第一个认出陆峰,不由得惊呼出声。

    “陆总?哪个陆总?”有人狐疑道。

    “苏吴市陆峰。”韩健深吸一口气,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