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再遇江诗晴
    “当然,冰灵芝没给你,你的豹文血签我也不会要。”

    之后,陆峰就把手中的法宝原路打回,重新落入雾气中的那间牢房。

    苏妲己沉默少顷,语气怅然地道:“塔主这般磊落,豹文血签就给你吧,在我这里也发挥不出作用。”

    子平道人见状,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吐槽道:“你们都不想要,给我也行啊。”

    “至于我要冰灵芝的目的,也就不瞒着塔主了。”苏妲己迟疑了一下,补充道,“妖狐有九尾,我如今只剩一尾,寿元将尽。冰灵芝中的寒气,可以压制活人的生气,延缓死期。”

    陆峰心里有些说不上来的滋味。

    苏妲己快要死了?

    如果她所言非虚,冰灵芝的确可以延缓她寿命的流逝。

    冰灵芝的寒气能降低“生命力”消耗的速度,这就好比是,一团旺盛的火焰变得微弱,那么火焰能持续得时间就更久了。

    当然这种效果只是延缓,在此期间,苏妲己的生命机能也会大大降低。

    “你拿去用吧。”陆峰想了想,最后还是把冰灵芝丢了过去。

    一方面,他并不怕监狱内的囚犯骗他,毕竟只要他愿意,随时能动用各种酷刑。

    另一方面,苏妲己只是利用冰灵芝的寒气来压制生命力,并不是把冰灵芝生吞了,以后冰灵芝还是存在的,陆峰依旧可以使用。

    “多谢塔主。”苏妲己道谢一声,然后就陷入了绝对的安静,好似消失了一样。

    陆峰小声道:“她寿命将至尽头,却想要强行延缓死期,到底是为了什么”

    “塔主想太多了,我看她就是想男人了。这三界监狱里面,比苏妲己被关还久的人几乎没几个,几千年过去了,谁还没点需求。”崔大江忍不住大大咧咧地道。

    “想男人要冰灵芝干什么?”林巧巧没好气地道,“说得好像你很懂一样。”

    “压制浴火呗。”崔大江脱口而出,“反正这女人名声不好,背负几千年的妖女之名,塔主少跟她打交道为妙。”

    陆峰也没多说什么,把豹文血签收好,意识就离开了监狱空间。

    次日,下午1点。

    陆峰和欧阳少天来到了郊区一座有些偏僻的大楼附近。

    这个原本并不算繁华的地带,却出现了不少豪车。

    鲜有人知道,大楼的地下一层,今天将会是一个秘密的比武场。

    “管叔叔,别担心,我和朋友自己去比武场了。”

    “你这家伙,不声不响就到了天京,我还答应你爸好好保护你呢,结果我什么用处都没发挥。”

    “这几天也多谢管叔叔了,我先进场了。”

    “好,我去楚二爷那边了,到了比武场不要太张扬,今天会有不少武道界的人。”

    陆峰站在大楼外的公路上,挂断了管子恒的电话。

    一旁的欧阳少天,看来一眼手机,脸上却露出几分惊慌之色。

    “怎么了?”陆峰问道。

    “麻烦了,陆师傅,我师傅也来天京了,他在找我。”欧阳少天苦着脸道。

    “你师傅?来就来呗,你怕什么。”陆峰很是狐疑。

    自从欧阳少天把陆峰也认作师傅后,为了区分两个师傅,欧阳少天就称陆峰为陆师傅了。

    而欧阳少天原本的师傅,人称神医施东诀。这位施神医一直在隐居度日,很少有人能看到他。

    “我”欧阳少天有些担心,道,“师傅他也来武道会了,现在我又认了第二个师傅,师傅一旦知道这事,肯定会不高兴的。”

    陆峰有点无语:“就这么点事?你说没认我为师不就好了,本来我也是被你强行拜师的。就算你不认,我还是会教你一些手段。”

    “那可不行,拜师的事怎能玩笑?”欧阳少天一脸认真。

    “那就别管了,等见到施神医再说。”陆峰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大楼的入口附近依旧如平日一样,没人看得出来这里的地下将会举行什么。

    这种真正武者之间的大会,往往都是严密封锁的,外人无从得知。

    能够进入这里观战的,要么就是武者,要么就是一些持有邀请函的社会名流。

    进入大楼之前,陆峰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远处的一个停车位上。

    那是一辆熟悉的奥迪a6,车上的车牌号陆峰还记得。

    镇妖塔出现那天,琴河边的少女,好似烙在了他的脑海中一样。

    江诗晴。

    陆峰心底浮现了这个名字。

    那天江诗晴被家人带走,就是这辆车。

    车子停下来后,先下来的正是上次带走江诗晴的男子,此人依旧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一张国字脸上写满上位者的威严。

    紧接着,熟悉的少女也走了下来。

    今日的江诗晴,并不是穿着那身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的古装,简单的一条白色连衣裙,却完美衬托出她脱俗而活泼的气质。

    “巩叔,就是这里么?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大楼呢。”江诗晴俏生生地道。

    “小姐可不要小看了今天的武道会,老爷子也是想让你长些见识,才特意安排你过来的,进去之后,一切都低调行事。”西装男子正色道。

    “知道啦,巩叔。”江诗晴一副乖巧的样子。

    说完,她的目光落在了大楼的入口,水灵的眼睛中不由得露出几分惊喜:“是你?”

    陆峰笑了笑,道:“好久不见。”

    “唔,好像也没多久。”江诗晴小声道。

    陆峰发觉,现在的江诗晴跟第一次见到的那个像是两个人。

    那时身穿古装的她,气质如兰,犹如画中仙,身上却带几分怅然和孤独。

    此刻的江诗晴,反而更像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女生。

    “小姐,你认识他?”西装男子走了过来,面色冷淡地道。

    “嗯,他叫陆峰,我那天在苏吴市偶遇过他几次。”江诗晴主动为陆峰介绍道,“陆峰,这是我巩叔叔,巩自明。”

    “巩自明?好像听说过这个名字。”欧阳少天若有所思。

    巩自明轻哼一声,眉宇间写满不屑:“小姐不要随便把什么人都当朋友,这陆峰只是一个学生罢了,小心他接近你有什么不轨的图谋。”

    江诗晴嘟囔道:“巩叔老喜欢把别人想得那么坏。”

    “哼,别跟他们废话了,走吧。”巩自明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

    说完,就带着江诗晴走向电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