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当场成交
    一只袜子三亿,这个价格,让唐武川和韩健都有些难以接受。

    陆峰接着意味深长地道:“若非我看两位真心实意想要我的法器,我还舍不得卖呢。既然两位不要,那就算了。”

    说完,就要把袜子塞回身上。

    其他的贵宾们都嚷嚷着也要感受法器的神奇,争先恐后把袜子传来传去。

    “让我来。”

    “轮到我啦。”

    “哎哎,别抢啊”

    “天呐,好明显的效果,真的神奇。”

    法器引来这么火爆的气氛,唐武川终于不再犹豫,道:“好,陆先生,一只袜子,我买下了。”

    陆峰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当面交易,转我卡上,三亿啊。”

    “我有一些藏品,陆先生愿不愿意用来抵钱?”

    “不愿意,谁稀罕你的藏品,给我打钱。”

    “好好。”

    于是,子平道人的袜子只剩下一只了。

    韩健有些急了眼,他虽然舍不得钱,但唐老都买了,他想了想也就不打算省钱了。

    毕竟这件法器对身体大有裨益,哪怕能让自己多活几年,也不止几个亿啊。

    “陆总,另一只我要了。”韩健很肉疼地道。

    “不行,我也要,我也出三亿。”许久未曾说话的汪雅,此时却抢着出言道。

    她亲自体会了袜子的效果后,也爱不释手,打算不惜重金拿下此物。

    “哎呀呀,这下就有些让人为难了呢。”陆峰很为难地道。

    韩健气恼地指着汪雅,道:“汪雅,你什么意思?”

    “怎么,只许你买,不许我买?”汪雅理直气壮地道,“更何况,我和陆峰还是旧识了。”

    “旧识也没用,我先来的。”韩健瞪眼道。

    陆峰晃了晃手里的袜子,说:“既然有两个人要,那就价高者得吧。”

    韩健后悔莫及,早知道一开始就答应了,现在好了,还得加价。

    但他毕竟已经决定了要买走法器,所以还是下了狠心道:“我多加一千万。”

    “四亿。”汪雅脱口而出。

    韩健直接懵了:“疯女人!我不要了。”

    “成交。”陆峰很干脆。

    汪雅稍稍松了口气,对她来说,四亿绝非小数目。

    不过只要她能得到这件法器,很可能借此讨好汪家老爷子的欢心,到时候,她在汪家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豁出去了。

    “老规矩,当场交易。”陆峰催促道。

    汪雅脸上浮现笑容,很和善地道:“陆峰啊,我知道你还记挂汪婉儿,你看能不能给我打个折?以后,如果你想去汪家,我也会给你提供一些便利,帮你追到汪婉儿。”

    “我要去汪家,用不到你的帮助。”陆峰不为所动,“打钱。”

    “陆峰你就不好好想想吗,我在汪家”汪雅还想讨价还价。

    “要不我三个亿卖给韩健了。”

    “别别,我这就给付款。”

    汪雅心疼得要死,但还是下足了血本,终于成功买下了“法器”。

    至此,拍卖场内的贵宾们才纷纷散去。

    没人能想得到,本该光芒万丈的压轴品灵心玉盘,最后却被陆峰随便拿出的袜子形态法器盖住了风头。

    一双袜子法器,加起来卖了七亿,实在是令人震撼。

    一夜之间,苏吴市陆峰的名字,就在天京市的上流圈子内渐渐传开。

    断佐仓豪双腿,拍下天价灵药,抛售法器一双

    种种事迹,让许多曾经不相信陆峰能霸占李氏集团的天京富豪,也都明白了,这位年轻的陆少很不简单。

    尤其是打断佐仓豪双腿这件事,最为震撼人心。

    整个江南省内,连许多顶级富豪或是家族都要给佐仓豪几分面子,而这位东瀛的公子,却被一个高中生打废了。

    天京市的某栋豪华酒店内。

    “信崎君,阿豪已经手术过了,不过短期内恢复不了。好在配合家族的秘药,不会太影响以后的生活。”

    一个小胡子中年男子推门而入。

    房间内另一个男子也看似中年,虽然之后一米六的身高,但眉如刀削,暗藏锋芒。此人,正是佐仓信崎,佐仓豪之父,最近重挫了江南武道界的人。

    至于小胡子,则是佐仓信崎的兄弟,佐仓狭,佐仓狭不善武道,但智谋过人,兄弟俩在东瀛也是颇有地位。

    “多谢兄长操劳了。”佐仓信崎的声音有些阴沉,道,“想不到,这小小的华夏国内,竟有人敢打我的儿子。此仇,不共戴天。”

    佐仓狭面色一正,道:“明天就是武道会了,在此之前,信崎君先忍忍吧。”

    佐仓信崎点了点头,道:“我明白,等我先在武道会上再次横扫华夏武者,再找陆峰算账,伤了我的儿子,只有用性命来偿了。”

    “话说回来,听说天京市聚集了不少华夏武者,此次武道会,信崎君有把握吗?”佐仓狭又问道。

    佐仓信崎脸色傲然:“华夏武道界早已日落西山,不足为患,明天之后,我佐仓世家便要代表东瀛帝国,让华夏武道界从此在世界上抬不起头来。”

    “那就祝信崎君旗开得胜了。”佐仓狭露出期待的笑容。

    离开拍卖场后,陆峰就随便找了家宾馆住了下来。

    夜深人静,三界监狱内却变得热闹起来。

    最近这些天监狱里的人帮陆峰做了不少事,陆峰趁着今晚空闲,在天京市的街头买了各种小吃,拎到宾馆,然后一股脑塞进了监狱空间。

    子平道人和崔大江被关了几十年,总算是找到解馋的机会了。

    其他一些牢房内的犯人,虽然还没跟陆峰混熟,但也都忍不住咽口水。

    子平道人和崔大江心里美滋滋的,从牙缝里挤出来一些吃的,送给附近的“同窗”。

    他俩虽然还是监狱内的居民,不过并没有被陆峰限制在一间牢房,在里面还是有活动空间的。

    “塔主真是太好了,没想到我还有今天。”子平道人十分熟练地撸了一嘴羊肉串,感动想哭。

    “子平,明天的武道会,你出来跟我一起过去。”这时,陆峰的意识完全进入监狱空间,认真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