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燕京汪雅
    “啊?陆少已经去天京市了?我刚好也打算去天京的,可惜未能同行,这样吧,我们在天京市见”

    柳昌连续陆峰时候,得知陆峰已经进入了天京市。

    与陆峰同行的,还有欧阳少天。

    陆峰之所以前往天京,是因为担心陆宏远的安全。刚好欧阳少天说他要去天京参加一个拍卖会,两人也就一起过来了。

    傍晚,欧阳少天和陆峰来到了天京市的一座大厦下,这里就是拍卖会的地点。

    “陆师傅,这场拍卖会可不简单,但凡有资格参加的人都是江南省的名流。”欧阳少天咂舌道,“而且此次拍卖的东西主要是各种灵药,据说还有法器。这场拍卖会举行的相对秘密,我也是仗着师傅的名头,才弄到了一份邀请函。”

    “灵药和法器,是有些意思。”陆峰呢喃道。

    他本意只是打算来看看武道会上的陆宏远,而武道会明天才会举行,在此之前如果能在拍卖会上买到一些罕见的灵药,对他的修炼也有不少好处。

    拍卖会场外,早已停下了一辆辆豪车,陆峰和欧阳少天却是打的来的,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欧阳少天手持邀请函,径自走了进去。

    “等一下,欧阳少天?那位传说级神医的弟子?”安保人员有些惊讶,然后看向陆峰道,“这位是?”

    “这位是我的朋友,我带个朋友参与拍卖会,没问题吧?”欧阳少天道。

    “自然没问题,欧阳先生,请。”安保人员也都是有眼色的人,很恭敬地道。..

    至于陆峰,却并没有被他们放在心上。

    在这种顶尖而隐秘的拍卖会上,每一个参加者都身份不低,而陆峰这种看起来就一身地摊货,明显就是借着欧阳少天的身份来见见世面的。

    拍卖场内,陆陆续续来了不少贵宾。

    欧阳少天的目光时不时扫视着,好像有些心事。

    陆峰隐约觉得,他好像不单单是为了参加拍卖会

    忽然间,欧阳少天在贵宾席一处停留了许久,随后竟变得有些躲闪,默默低下头去。

    陆峰看到,那里有一个女人,回头看了欧阳少天一眼。

    那女人看似二十四五岁,身穿一身红色连衣裙,身材绝佳,面庞虽不算十分出众,但也是上等了。

    “你认识她?”陆峰问道。

    欧阳少天欲言又止,少顷后,那红裙女子主动走向了欧阳少天。

    两人相视一眼,欧阳少天干笑一声,道:“汪雅姐,你一个人来的吗?”

    叫汪雅的女人却是面露讥诮之色,道:“不然你以为汪晓然会来?欧阳少天,你可真是个痴情种呢。”

    欧阳少天的脸色不太好看,道:“汪雅姐,晓然她怎么样了?”

    汪雅冷着脸,道:“别跟我套近乎,我奉劝一句,你还是死了心吧。汪家,不是你能高攀的起的。纵然你日后能成为你师傅一样的神医,也别再打汪晓然的主意了。”

    这话说的毫不客气,还夹杂着强烈的不屑。

    一向纨绔的欧阳少天,此时却没有说什么,只是不知不觉间紧握双拳。

    汪雅轻哼一声,随后看了一眼陆峰,道:“这是你朋友?你可真是没长进,净认识一些低三下四的人,就凭你,这辈子都攀不上汪家。”

    欧阳少天顿时不高兴了:“汪雅,你不要太过分,我的朋友轮不到你指指点点。”“嗯?”这时,汪雅惊疑一声,盯着陆峰看了好一会儿,似乎想起来了什么,道“你是陆峰?那个苏吴市平民窟的陆峰?”

    “想不到,燕京汪家的人,还记得我呢。”陆峰淡淡地道,只是他的心中,却并不平静。

    他从未想过,会在此时此地遇到汪雅。

    燕京,华夏的国都,还在天京市几千里外。汪家在燕京根深蒂固,那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存在。

    汪雅语气戏谑,道:“想不到当年那个傻小子,也能进入这种场合。挺走运呢,能搭上欧阳少天。”

    欧阳少天有些怒气,道:“汪雅,陆峰是我的前辈,是我的老师,你对我不敬无所谓,但不要侮辱我师傅。”

    “我侮辱他?”汪雅嗤之以鼻,“五年前我就见过他,一个平头百姓的儿子,能成什么气候?呵呵,想来也是可笑,当年他年纪轻轻,还惦记着青梅竹马呢。不过现在,陆峰啊,你也算长大了,大概应该明白汪家是怎样的存在吧?现在你想起少年时候的话,会感到十分可笑可怜吧?”

    欧阳少天又惊又疑,难道陆师傅和汪家也有什么恩怨?

    “你们俩还真是相似,同样跟汪家的女人剪不断。好在今天只是我在这里,若是汪家长辈在场,你们怕是要被赶出去。”汪雅呵呵一笑,转身欲回自己的座位。

    这时,陆峰终于再度开口:“一年之内,我会亲自去燕京汪家。”

    汪雅一脸夸张的表情:“陆峰小子,你开什么玩笑?难道,你还惦记着当年的事呢?依旧活在梦里?抑或是说,你妄想跟汪家搭上关系?”

    “不为什么,只为见故人一面。”陆峰淡淡地道。

    汪雅忍不住笑出声来,懒得再跟陆峰多说,只当陆峰是在胡言乱语、嘴上逞强。

    燕京汪家的大门,又岂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踏入的?

    陆峰若是敢去,恐怕立马会被打断腿。

    汪雅走开后,欧阳少天看着陆峰,却是轻叹一声,道:“陆师傅也和汪家的女人有什么关系?”

    不等陆峰回答,他就自顾自地诉苦了起来。

    “我和汪晓然情投意合,却因为我的身份太低,两人被迫彻底断绝了关系,汪家根本看不起我我虽然医术不错,人脉也不错。但是那些朋友,诸如苏吴苗老爷子,也只是能在力所能及范围内帮我罢了,若是我跟汪家作对,谁会帮我?但只靠我一人,恐怕正如汪雅所言,这辈子都高攀不起汪家。”

    说完,欧阳少天一脸怆然。

    陆峰能感受的出来,这个时常在学校调戏女高中生的家伙,对汪晓然是动了真心。

    “不试试,有怎么知道你不能让汪家对你心服口服呢?最后,到底是谁高攀谁,还未可知呢。”陆峰沉默少顷,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