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等我放学
    除了郑涛之外,陆峰还联系了柳家家主柳昌。

    柳家在苏吴市根深蒂固,不次于李家,以柳昌的人脉和财力,他也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控制李家的一部分股份。

    夜深人静。

    陆峰回到家中,重新适应了一下崭新的修为,随后便分出意识进入监狱之中。

    他心里始终有些疑惑,在西山时,李远帆拜托天运大师帮儿子顺利进入地府,貌似李天明死了之后都没消停。

    将这个疑惑说出来,崔大江就一本正经地道:“塔主难道忘了吗,我曾提起过李天明在生死簿上的死期还在三十年后。这个死期其实也不是不可逆转的,但只要不是在规定的时间死亡,死者的魂魄就会被困在鬼门关外,一直要到三十年后才能进入地府。”

    “怪不得,看来那李天明死了之后也要多受几十年罪了。”陆峰恍然。

    “李家这些凡人根本不足为虑,主要是那天运大师,学了一些阴损的手段,他好像还有个师傅,塔主要稍微小心一些。”崔大江道。

    狂涛大师立马主动拍着胸脯,道:“塔主放心,我和天运师兄师出同门,如果师傅要找塔主算账,我会出面和解的。当然,这也是为了师傅好。”

    “嗯,这样最好。”陆峰点点头。

    提起天运大师,陆峰不免想到了他炼制出的阴损法器。

    天运大师能炼化、使用恶鬼之气,曾经柳雨涵带的那个有问题的玉佩,就是融入了恶鬼之气。

    莫非,那块玉佩就是出自天运大师之手?..

    这么一想,陆峰越觉得有可能,八成是柳欣的朋友从天运大师手上得到了玉佩,用来害人。

    那个朋友既然认识天运大师,很可能还有其他害人的东西。

    陆峰有些担心,于是给柳欣打了个电话,把情况说明了一下,让柳欣多加小心。

    清晨,李远帆之死犹如一记重磅炸弹,在苏吴市的上流圈内传开。

    李氏集团的一些实权者,纷纷暗中做出各种动作,打算趁机瓜分这块巨大的蛋糕。

    早上七点钟,章勇军就找到了陆峰家门口。

    “陆少,我手上现在总共掌握了李氏25%的股份,其中一半是我连夜收购到的。”章勇军植入主题,道。

    “做的不错。”陆峰道,“我拜托郑家和柳家也动用了一些关系,他们总共搞定了0%。

    “没想到,早就听说陆少和柳家、郑家关系匪浅,这次我真是跟对人了。”章勇军大喜。

    接着,他又话锋一转,道:“不过就算我们总共掌握了25%,依旧不能确保控制李氏。李远帆的直系、旁系亲属,加起来总共控股大约55%,幸好我下手早,昨晚已经把能收购的都收购了。”

    “只要我们能控股50%以上,那就万无一失了吧。”陆峰呢喃道。

    “话是这么说的,但现在要继续增加我们的股份,已经很难了。”章勇军有些无奈,“尤其是李远帆的堂弟李晓力,在李氏地位不低,并且趁乱从其他人那里弄来了不少股份,现在一个人独占30%。这家伙胸有成竹,打算一举成为李氏的主人。”

    “李晓力么?”陆峰默默记下,道,“不用担心,准备一下李氏的股东大会,我先去上学了。

    章勇军愣了一下。

    啥?

    上学?

    现在可是争夺李氏主导权的时候,您老还惦记着上学呢。

    “陆少,别开玩笑,上学能有这事重要吗?”章勇军干笑一声。

    说完,他的手机响起。

    “是李氏的其他股东”章勇军见电话比较重要,当着陆峰的面就接了。

    “呵呵,章勇军,你可真是个人才啊,浑水摸鱼摸得不错么。怎么样,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你是打算霸占李家的家业?”

    手机另一头,传来一个十分不善的声音。

    章勇军淡淡地道:“李二叔,实话跟你说,我现在是为陆少做事,这次我的资金也都是陆少提供的。”

    “陆少,哪一个陆少?让他来见我。”

    “你来见陆少还差不多,李二叔,我劝你一句。李远帆一死,你们这些中小股东如何战队很关键,一旦站错了队,恐怕要血本无归。”

    电话另一头的声音沉默少顷,认真地道:“联系一下陆少,我们要见见他。”

    章勇军看向陆峰。

    陆峰道:“可以见,不过等我放学吧。”

    说完,陆峰就走出了家门。

    章勇军哭笑不得,对着手机道:“李二叔,陆少说他要先去上学,要不中午放学时间我们安排个时间吧。”

    李二叔:“章勇军,你特么在逗我?上学?”

    “没逗你,陆少年轻有为,这种大事我不会跟你开玩笑的。中午十二点半,琴河会所吧,刚好那里距离陆少的学校不远。”章勇军正色道。

    接着挂了电话,跟上陆峰:“陆少,我送你。”

    二人驱车刚到市一中门口,却被一辆黑色的辉腾拦了下来。

    看到这辆车,章勇军面色一改:“是李晓力!”

    陆峰瞥了一眼这个李晓力,看似李远帆年轻几岁,面色温和,但掩盖不住心底的傲气和锋芒。

    “呵呵,章勇军,原来你当了陆峰的狗。”李晓力意味深长地道。

    “李晓力,注意你说话的态度。”章勇军呵道。

    陆峰摆了摆手,让章勇军不必动怒。

    “我正好奇,郑伟邦一向自负,怎么会甘心当一个少年人的走狗呢?陆峰同学,看起来也是有几分本事的,光是这种气度,都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李晓力笑吟吟地道,表面是赞,实则语气中夹杂着戏谑和不屑。

    郑伟邦现在只是郑家明面的主人,而陆峰才是幕后的掌权者。

    这事,尽管陆峰没有说出来,但李晓力只要想查还是能查得出来的。毕竟郑伟邦几乎是把郑家所有基业交给了陆峰。

    而郑伟邦昨天连夜收购李氏的股份,事出反常,极可能成为李晓力的敌人,所以李晓力理所当然地查到了陆峰这里。

    原来,郑伟邦和章勇军都是在为陆峰做事。

    也就是说,陆峰成为了李晓力最大的竞争对手,并且的确有可能掌控整个李氏集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