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李远帆,死!
    就在天运大师最虚弱的时候,陆峰一脚踹在供桌上。

    这供桌本是用来祭奠李天明的,都是实木,上面还摆着香炉之类的东西。

    这么大一坨,整个砸在了天运大师的身上,把他压得好像死狗

    “塔主不要亲手杀他,让狂涛来就好了。”崔大江赶忙提醒道。

    陆峰点了点头,狂涛大师和天运大师两人旧识,他们之间也是该做个了断了。

    狂涛大师也没有留情,亲手掐住天运大师的脖子。

    “师弟,啊,不要啊,你冷静点,大家都是同门兄弟”天运大师没有反抗能力,只能哀求道。

    狂涛大师稍微迟疑了一下,不论如何,二人都是出自同门。

    “师弟,你我二人联手,把这陆峰解决,李远帆至少得给我们几千万。”天运大师觉得有戏,诱惑道,“之后回师门,我再教你天骨功,对了,炼制恶鬼之气的方法,我也可以给你”

    提及此,狂涛大师看了一眼碎掉的骷髅玉佩,终于一狠心,手上暗劲涌动,把天运大师的脖子扭断。

    “天运师兄,善恶终有报。”狂涛大师呢喃自语。

    自从成为三界监狱的一员,他也明白了这世上真的有鬼、神,做缺德事是要遭报应的,天运大师死不足惜。

    天运大师一死,附近剩下的就只剩下李远帆和他的一群保镖了。

    受到林巧巧媚术的影响,这伙人还一副痴呆的样子。

    “塔主,怎么处置李远帆?”狂涛大师很恭敬地道。

    陆峰想到李远帆几次要报复自己,于是果断地道:“杀了他。”

    话音刚落,李远帆猛地甩了甩脑袋,很不巧地清醒了。

    “哎呀,媚术的效果过了。”林巧巧有些无奈地道,“我现在的修为太低了,所以媚术的持续时间很短,不一会儿就自然解开了。”

    除了李远帆之外,一众保镖也纷纷醒来。

    李远帆刚好听到陆峰说要杀了自己,再看到地上天运大师的尸体,不免浑身寒毛倒数:连天运大师都死了?难道狂涛大师更胜一筹?不对,我们刚刚为什么陷入了昏迷?这陆峰有古怪

    “李家主,不好意思。”狂涛大师镜子走向李远帆,道,“虽然我们曾经合作过,但你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所以,我会送你去和你儿子团聚的。”

    “啊,狂涛大师,陆峰,放过我啊。我知错了,我把李家的家产全都给你们。”李远帆意识到自己陷入了死境,大呼着求饶。

    狂涛大师用询问的目光看向陆峰。

    “李家的家产?如果我想要,不需要你给我。”陆峰冷冷地道。

    此言一出,狂涛大师毫不迟疑,一巴掌拍在了李远帆的脑袋瓜子上。

    李远帆,死。

    这位在苏吴市呼风唤雨的一线富豪,躺在地上,双眼瞪大,满是不甘。

    李家的保镖个个大气都不敢喘一个,他们虽然人多,但没一个敢跟狂涛大师为敌的。

    陆峰扫视在场的保镖,淡淡地道:“今天这事,你们知道怎么解释吧?”

    “李家主和天运大师自相争斗,导致两人全部意外身亡。”保镖们都很机灵,道。

    陆峰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对同伴道:“走吧。”

    李远帆的死,被这么多人目击,陆峰总不可能杀光所有人。

    不过,这些保镖们都不傻,绝不会把实情说出来。这么一来,李远帆也是白死。

    陆峰一行人刚要下山,保镖中却走出来一个平头男子。

    “陆少请留步。”平头男不卑不亢地道。“鄙人章勇军,不是保镖算是给李远帆打工的。”

    “怎么,有事?”陆峰道。

    章勇军脸色认真,问道:“李远帆已死,李氏集团必将重新洗牌,陆少不打算分一杯羹吗?”

    陆峰若有所思,他看得出来,这章勇军是个人才,冷静而有心计。

    章勇军继续解释道:“实不相瞒,我只是李氏一家分公司的管理者,持有一小部分李氏的股份,跟李远帆关系不错。这次本来只是好奇过来看看天运大师的手段,没想到碰到了意外。不过既然李远帆死了,或者的人总得做些打算。”

    “你接着说。”陆峰来了几分兴趣。

    章勇军说:“李远帆父子都死了,他的股份必然会被其他的亲属瓜分。而我算是外人,估计分不到什么好处。假若,陆少愿意,大可以把李氏集团据为己有,我也愿意为陆少做事。”

    陆峰心中了然,略作思索就答应道:“好,从今天起,你就跟着我做事吧。”

    “多谢陆少。”章勇军大喜,“我今晚就去做些安排,争取尽快帮陆少接手李家的资产。”

    陆峰应了一声,这才下山去。

    李氏是一个大蛋糕,而章勇军自己一个人很难吃到蛋糕。所以,他想要帮陆峰独享蛋糕,到时候,章勇军也能享受到极大的好处。

    一般人碰到今天这种事,恐怕都吓死了,哪还有心思想这么多?

    正是因此,陆峰对章勇军多了几分看重,这是个可用之才。

    趁着李远帆的死讯还没有传开,陆峰第一时间给郑伟邦打了个电话。..

    “陆少,您怎么有空这么晚给我打电话呢?是不是有什么吩咐?”郑伟邦小心翼翼地道。

    “你去想办法收购李氏集团的股份,最近我要用,资金方面,随便动用郑家的资产。”陆峰直入主题地道。

    郑伟邦有些迟疑,他虽然已经把陆峰当做了老大,但也觉得陆峰这个吩咐太莽撞了。

    贸然大量收购李氏的股份,风险极大,而郑家的产业本就不如李家,搞不好反而把自己陷进去了。

    除非,李家要大洗牌。

    “李远帆死了,我要吞并李氏。”

    陆峰接下来的一句话,让郑伟邦打了个哆嗦。

    “我明白了,陆少。”

    郑伟邦的心情有些激动,不愧是陆少,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足以震惊苏吴市的动作。

    吞并李家,这种事,郑伟邦做梦都不敢想啊。

    一旦成功,他郑伟邦的身份也能水涨船高,毕竟他可是陆峰的元老级手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