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和解费
    陆峰并没有锁门,所以门一下子就被外面的人推开了。

    虎哥自己真的怕这里有什么陷阱或是埋伏,所以让小弟走在前面。

    小弟们欲哭无泪:老大你自己不随便闯进去,就让我们闯啊?搞不好先进去的就成了炮灰。

    门一开,虎哥就看到了蜷缩着躺在地上的胡牛。

    “虎哥,别过来!”胡牛看到老大,连忙大呼。

    “停!”虎哥手臂一挥,让小弟们不要轻举妄动。

    郑涛发现陆峰一脸淡定地坐在沙发上,怒上心头:“陆峰,你好大的胆子啊。我真是很好奇,你到底哪里来的底气,敢这么猖狂?”

    虎哥还算冷静,他发现老胡居然被伤了,有些忌惮,于是一字一顿地道:“陆峰,你想怎样?”

    “没什么,只是不想被一些苍蝇经常骚扰,我比较喜欢一次性把事情解决完。”陆峰一边说着,一边起身。

    “虎哥快闪开,他是明劲小成。”老胡大呼。

    虎哥身子一个哆嗦,明劲小成?!

    他自己知道老胡的实力,自然清楚明劲小成意味着什么。

    那根本不是普通人能理解的高手,一拳能打死一头牛。

    老胡接着又想到了更可怕的管子恒,于是又道:“虎哥,要不咱们还是认栽吧,这陆峰不是一般人。”

    “不是一般人?”虎哥的脸色有些难看,他知道老胡不可能乱说。

    难道,区区一个高中生,是他虎哥都不能轻易得罪的人物?

    “陆峰,你可知道得罪我的下场?”虎哥一直都是欺负别人,怎能接受被别人欺负?此时还是一脸狰狞,不愿意服输。

    郑涛也厉声厉色地道:“虎哥,跟他废话干什么?我们这么多人,直接一起上,把陆峰弄死便是。我郑家和虎哥站在同一阵线,根本无惧一切。”

    听到这话,虎哥也多了几分底气。

    没错,郑家好歹也算是苏吴市的二线富豪家族,资产雄厚,人脉不错,而虎哥自己的势力也不小,双方联手,黑白通吃,怕什么陆峰?

    “兄弟们,动手!”虎哥一咬牙,挥手下令道。

    客厅角落里的狂涛道人,顿时犹如魅影一样闪到了陆峰眼前。短短一天,他已经认清了自己的身份和处境。

    “我看谁敢送死?”狂涛道人气势如虎,暗劲强者,一吼就让虎哥打了个寒颤。

    虎哥手下的老胡已经很强了,然而在这个陌生人的身上,虎哥感受到了比老胡还危险的气息。

    几个冲的快的小弟,当场被狂涛道人踩在脚下,犹如死狗。

    正在这时,郑涛的电话响起。

    “小涛,你在哪里?”

    “爸,我和虎哥一起玩呢,前几天有个叫陆峰的家伙跟我抢女人”

    “孙婷?孙家已经完了,你还在乎孙婷干什么。等等,你说谁?陆、陆峰!?”

    “是叫陆峰啊,怎么了。”

    “你小子坑爹啊,赶紧不许乱来,我这就过去。”..

    电话另一头,郑家之主郑伟邦身上冒出冷汗。

    他刚得知孙驰的所有产业全部破产,只因为在家长会上得罪了陆峰。

    现在,自己的宝贝儿子居然在找陆峰的麻烦,真正的坑爹啊!

    郑伟邦连忙亲自赶往陆峰家中,并且查到陆峰的手机号,打了过去。

    虎哥带着一众小弟,对狂涛道人有些忌惮,还在气势汹汹地围着陆峰。郑涛则是有些云里雾里,他不太清楚父亲为何好像很忌惮陆峰。

    “陆少,你让开一点,免得受伤。”狂涛道人把几个小混混踹开,伴随着骨折的声音。

    咔——

    虎哥的脸色有些沉重,这种强者,竟一副把陆峰当做主人的样子?

    “陆峰,我小看了你。”虎哥深吸一口气,脸上浮现狰狞之色,“但就算你能打,又能打得过子弹吗?”

    声音未落,漆黑的枪口指向了陆峰。

    狂涛道人看到虎哥居然动用了手枪,面色一改:“陆少小心。”

    “你可以试试,是你的枪法准,还是你的脑袋更硬。。”陆峰淡淡地道。

    淬体境的修行人,虽然仍是血肉之身,会被子弹打伤,但因为反应力超常。虎哥当着陆峰的面开枪,陆峰不可能躲不开。

    虎哥死死抓着手枪,有些不敢赌。但他纵横苏吴市多年,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又何曾受到这种耻辱?

    郑伟邦的电话,也已经打到了陆峰这里。

    陆峰并不知道这个号码是谁的,习惯性地接了。

    “陆少,我是郑伟邦,请饶我儿子一命,十分钟内会出现在你面前。”郑伟邦大气都不敢喘一个,他生怕自己步了孙驰的后尘。

    陆峰没有太大情绪波动,把手机扔在一边,对虎哥道:“胡牛是你的人,今天你想带他走,想完好无损地离开这里么?”

    虎哥的头上浮现一丝冷汗,想开枪,但又不敢。

    郑涛刚刚隐隐听到好像是父亲给陆峰打电话,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颤声道:“虎哥,好像不对劲,我爸要来给陆峰道歉。”

    “什么?”虎哥大惊。

    虎哥微微失神之际,他的手上却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打中,当时手枪就落在了地上。

    狂涛道人冷笑一声:“就凭你这种手段,也配对陆少动手?”

    “虎哥,我们栽了他是暗劲强者。”胡牛躺在地上,满脸骇然。

    隔空打物,唯有暗劲武者才能做到。

    虎哥身子一个哆嗦,暗劲武者,那岂不是比胡牛还要强了无数?

    客厅内,一片安静。

    “陆峰,我们就此和解吧,大家以后再无恩怨。”虎哥一脸严肃地道。

    “和解?你们两次对我下手,怎么就没有恩怨了?和解费呢?”陆峰笑吟吟地道。

    “你要多少钱。”虎哥冷静了下来,道。

    “千儿八百万的吧。”陆峰随口道。

    “你怎么不去抢!”虎哥急了眼。

    “两千万。”陆峰又道。

    虎哥:“你欺人太甚。”

    “三千万。”

    “陆峰,你不要得寸进尺,真当我在苏吴市白混的吗?”

    “四千万。”

    局面僵持之际,郑伟邦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破门而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