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按个手印
    狂涛道人抓着半截匕首,额头上瞬间充满冷汗。

    床上这个看似不堪一击的男人,一根手指还贴在匕首的侧面。

    屈指一弹,匕首断。

    狂涛道人好像僵尸一样被定住了,他不是被惊呆了而停顿,而是真正的动弹不得。

    “呼呼”

    他大口喘着粗气,只觉得似有一座大山压在自己身上,随时都会让自己身体崩溃。

    “你、你”狂涛道人牙齿发颤,近乎不能说话。

    暗劲高手,竟敌不过对方一指之威?

    “让你主动走,你不走,非要我送你走。”陆宏远轻轻叹了口气,“你该庆幸自己还没碰到陆峰,否则现在你已经死了。”

    刹那之间,狂涛道人的身体就冷汗湿透。

    他纵横江湖多年,虽然也见过比自己强的高手,但从未见过这种匪夷所思的手段。

    面对这个样貌平平无奇的男人,他甚至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滚。”

    陆宏远一掌拍在狂涛道人身上,紧接着,狂涛道人就好像垃圾一样飞起来,精准地穿过窗户。

    噗通!

    好在这栋老房子不是小区,卧室就在二楼,狂涛道人没有被摔得多重。

    不过,当他艰难地站起来时,却浑身瑟瑟发抖,连走路都有些困难。

    “我、我到底遇到了什么人啊?”狂涛道人眼中的惊恐挥之不去。

    对方只是随便一掌,就让他五脏错位,肋骨几乎全断。

    暗劲武者,一般人就算拿钢管砸半天都没事,现在狂涛道人却觉得自己差点一命呜呼。

    不敢久留,狂涛道人一边拿出手机,一边颤巍巍地走出巷口。..

    “李家主,你的委托,我恐怕完不成了跟钱无关,哪怕你把整个李家给我都没用。”

    说完,狂涛道人直接挂了电话。

    这哪里是刺杀啊,根本就是送命!

    偏偏这时候,狂涛道人看到了一个最不想看到的人,陆峰。

    他撑着重伤的身体,好不容易才走出巷子,不知道陆峰什么时候也出来了。

    见识了陆父的厉害,狂涛道人哪还敢找陆峰的麻烦?吓得赶紧就溜。

    再说陆峰,出门之后,一眼就看到了巷子口的狂涛道人。

    陆峰知道狂涛道人实力高,打起了几分精神,不过又发现对方身子颤巍巍的,像是受了重伤。

    反正陆峰也不怕狂涛道人,于是跟了过去。

    “哎哟喂,你爸刚打过我,你也要来?!”狂涛道人欲哭无泪,“陆峰,我、我们以后恩怨两清,我再也不会找你。”

    陆峰十分狐疑,这狂涛道人以前不是自信傲气得很吗,怎么看见我像是老鼠见了猫?

    “陆峰,你、你别过来,你想怎样?”狂涛道人想逃,但伤得太重。

    “你在这里干什么?”陆峰问道。

    “我、我”狂涛道人很委屈,还不是被你爸打的,你还好意思问!

    陆峰更加奇怪,不过他也不会轻信狂涛道人的话。

    看到狂涛道人被打的半死不活的样子,陆峰心生一计,手中出现了一张质地柔软的纸张,上面写满古文字。

    此物,就是三界监狱的认罪书。

    不论是谁,只要在认罪书上签个字或者按个手印,就会光荣地成为三界监狱的一员,受到塔主的管束。

    进来容易,但要出去,就必须销毁认罪书。

    认罪书归塔主保管,只有塔主才能决定是否销毁认罪书。也就是说,进入监狱只要签个字就好,但要出去,那就必须陆峰同意了。

    “来来来,在这上按个手指印。”陆峰拿着认罪书,道。

    “啊?这是什么?”狂涛道人本能地避开一点。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按个手印又不会死人。”陆峰故作凶狠的样子,道,“赶紧按,不然我打死你。”

    狂涛道人只想仰天痛呼,我这是遭了什么孽啊,沦落到这般田地。

    好在只是按个手印,狂涛道人也实在想不出这个动作能有什么危险,于是伸出拇指,在认罪书一角按了下去。

    “诶,这是什么法器?还会发光?”狂涛道人都不用印泥,就在认罪书上留下了指纹,认罪书上还闪烁起一下金光,很是玄奥。

    “会发光,是不是很神奇?”陆峰笑呵呵地道,“等一下还有更神奇的。”

    狂涛道人觉得陆峰没有杀意,总算是安心了一些。

    然而接下来,他忽然觉得一阵微妙的吸引力在身边出现,然后天旋地转,面前一黑。

    下一刻,他就呼吸到一阵令人压抑的空气。

    “这是哪里?”狂涛道人一脸惶恐。

    “哟?有新人来了?好久没新人了呢。”

    “欢迎你,新人。”

    监狱内,很多囚犯都嚷嚷起来。

    狂涛道人一下子听到这么多奇怪的声音,不由得浑身发毛。

    “这里是你的新家,我的私人看守所。”狂涛道人耳边回响起陆峰的声音,但他却看不到陆峰的人。

    之后,一个崭新的牢房打开,狂涛道人不受控制地就飞了进去。

    咔嚓!

    牢门关死,狂涛道人摇了摇脑袋,呢喃道:“一定是在做梦”

    关好了狂涛道人,陆峰直奔医院而去。

    之所以把狂涛道人收走,一方面是因为这家伙的确不是好人,另一方面是因为陆峰觉得自己需要一些小弟、帮手。

    有时候遇到一些麻烦事,陆峰自己不便出手,而监狱内的一些老住客要么身份敏感要么太强,更不能随便现身。

    像狂涛道人这种暗劲高手,反而比较容易行事。

    当天夜里,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

    子平道人被陆峰放出监狱空间,悄然进入了陈宁的病房。

    以子平道人的修为,要避开医院的监控易如反掌,陈宁的病房又是单间,没有别人可以看到。所以子平道人很放得开,轻轻挥手,一阵清风拂过,陈宁就陷入了绝对的深度睡眠,全然不知道发生什么。

    嗖嗖!

    子平道人的食指上,各自出现一道真元化作的青色丝线,渗入陈宁体内。

    这些真元丝线不断游动,从内到外,修复着陈宁千疮百孔的身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