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刺杀
    家长会暨百日动员大会,虽然比较重要,不过陆峰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张小薇却是面露难色,补充道:

    “你可能还不知道,前几天你把赵飞龙打伤,他的家长告状高到了学校;而且到处都是传言说你被抓进看守所,人品有问题;还有全市的模拟考试,你也缺考了。因为这些,学校可能会把你开除。”

    “又开除?”陆峰有些不满。

    张小薇无奈地耸了耸肩,道:“之前李艳就老要开除你,但没开成。这次,连校长都惊动了,赵飞龙被你打得鼻子都塌了,情节很严重。这个档口,你还有许多不好的传言,明天唉,你有个心理准备吧。”

    “我知道了。”陆峰点了点头。

    他心里也猜出来了,这次学校应该是动了真格。

    进看守所,这对学生来说是个大污点。最主要的是,赵飞龙被打的的确很惨。当然陆峰也没觉得自己错了,自己欠打找谁?

    陆峰唯一担心的是陆宏远,明天万一在家长会上自己被开除,陆宏远脸上也不好看。

    以前,因为陆峰成绩不好,陆宏远就没少受到其他家长和老师的挤兑,这次岂不是更让他难堪?

    回到家中,陆峰一直一个人修炼到天色发黑,陆宏远才回来。

    “爸,白天去接哪个朋友了啊,这么晚才回来。”

    “一个天京的故友,我答应他去办一件事,明天要去天京市。”

    “那明天的家长会呢?”

    “你自己去吧。”

    父子俩人的对话依旧很简单干脆。

    陆峰心想,不去也好,自己一个人做什么事都能放得开。

    “对了,明天我不在,我有个叫管子恒朋友,会找到你,你叫他管叔叔就好。最近你得罪了人,我担心还有危险,所以我不在的这几天,我让他陪你。”陆宏远一边说着,一边去收拾行李。

    陆峰有些意外,虽然平时陆宏远一副老实憨厚的样子,但心思很细腻。李天明死了,李家要报复陆峰,陆宏远显然也是知道的。

    不过陆峰也不清楚那个管子恒是怎么样的人物,只当做是跟陆宏远差不多的长辈。

    夜色渐深,几乎所有人都已经入睡。

    陆峰却在这个时候,从床上爬了起来,准备去医院帮陈宁治好伤势。

    子平道人的手段毕竟太过惊人,不能被外人看见,只能现在悄悄去医院一趟了。

    与此同时,陆峰家附近的巷子中,一道黑影悄无声息地出现。

    几天前,就是在这里,李天明被雷劈死。

    这黑影不是别人,正是狂涛道人。

    想到当日的意外,狂涛道人唏嘘不已:“想不到李少会被打雷劈死,这世上真的有天吗?坏事做多了,真的会被雷劈吗?”

    他自然不会把雷电和陆峰联系起来,只能认为这是偶然,或者是报应。

    狂涛道人觉得因果报应也许真的存在,所以默默决定,干完这一票,以后自己就金盆洗手,带着足够的金钱享受人生。

    “狂涛大师,一定要让陆峰死!”李家家主李远帆特意打来电话确认情况。

    “放心吧,李家主,既然我亲自出手了,没有人可以活下来。”狂涛道人承诺道。

    “事成之后,我多给你两千万,我可怜的儿子啊。”李远帆的声音中满是恨意。

    儿子惨死,他本想以杀人的罪名让陆峰吃枪子。动用了各种关系,事实也按照李远帆的期望一样发展,不出意外的话,陆峰这辈子完了。

    但没想到,就在白天,陆峰突然被无罪释放。

    李远帆惊怒之极,特意去找公安局局长打听,结果局长解释说:打雷劈死人这事传得太开了,陆峰如果真的被定为杀人罪,很可能引起群众的质疑。另外,不知为何,省城的一些人物也在暗中施压。所以即便李远帆收买了局长和其他一些人员,也不能强行给陆峰定罪。

    无奈,李远帆只能选择最简单直接的方式为儿子报仇。

    不能让陆峰死在牢房,那就直接杀,刚好狂涛道人就在这里。

    有钱能使鬼推磨,能用钱买陆峰的命,李远帆十分愿意。

    “李家主,不说了,我到地方了。五分钟内,给你回复。”狂涛道人小声丢下一句,然后就朝着陆峰家里的窗户靠近过去。

    他精通一些特殊的道法,杀人的方式也很多,但最快最有效的手段,还是正面一刀抹杀。

    以他暗劲境界的实力,要悄无声息、不留痕迹地进入普通人家,杀一个高中生,易如反掌。..

    即便陆峰是明劲武者,也只有一死。

    轻易翻过窗户,狂涛道人落入了一间简陋而老旧的卧室。

    有人?

    倏地,狂涛道人被吓了一跳。

    虽然房间没有开灯,但他能看得到,一个身形单薄的中年男子坐在窗前,默默抽着烟。

    这么晚了,居然有人还没有睡觉。

    狂涛道人知道,这是陆峰的父亲。既然撞上了还没有睡觉的陆父,他不介意顺手多杀一个人。

    陆宏远也看见了狂涛道人。

    神经半夜,陌生人闯入家中,陆宏远却并没有震惊和失态,只是轻轻吐了一个烟圈。

    香烟上的火星,在昏暗的房间内显得有些刺眼。

    狂涛道人很惊疑:这家伙不会是个傻子吧?还是没看见我?我这么大一个活人站在他面前,一点反应都没有?

    狂涛道人懒得多管,手中出现了一把闪烁着寒光的匕首。

    匕首反射出一道月光,落在陆宏远的脸上。

    这张好似被刀锋打磨过的面庞上,没有流露出多少情绪的波动。

    “现在走,还来得及。”陆宏远终于发出声音,语气淡漠。

    什么?

    这货真的是傻子吧?

    狂涛道人的脸皮抽搐了一下,一个居家中年男人,说出这种神经病一样的话,简直是不把他狂涛道人的名号放在眼里。

    “有这个说话的力气,还不如赶紧呼救。”狂涛道人嗤笑道,“虽然也没有什么用”

    声音未落,匕首十分迅猛而精准地刺向陆宏远的咽喉。

    管你是傻子还是弱智,杀了再说,赶紧解决陆峰,拿钱走人。

    暗劲高手的动作,何止是快?

    然而这匕首还没碰到陆宏远,狂涛道人本人连同匕首,却好像卡住了一样,顿在原地。

    呯!

    那把足以轻易切断铁皮的匕首,当场断为两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