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不治还能多活一会儿
    陶昌被推进急救室之前,监狱空间内的子平道人也看见了。陆峰很少会限制他们观察外界。

    这一看,子平道人就忍不住惊呼了一声:“普通人竟中了锁心蛇毒”

    “那是什么?”陆峰在心底随便问道。

    “这是一种修仙者培育出的罕见毒素,不会立即致命,几乎无从察觉也很难解除。普通人的手段解不了,如果贸然处理,反而会丢了性命。”子平道人解释道。

    很快,急救室外陆续跟来了一群人,大多是苏吴大学和教育局的领导。

    这位泰山北斗级的老教授突然发病,可苦了后面这群人了。

    陶昌不单单是普通的教授,在国内的影响力很大,那是跟政界大佬坐在一起喝过茶,谈过政策的人物。

    这样的人,如果在苏吴市出事,遭殃的人可不少。

    众人坐立难安,一脸担忧。

    不多时,急救室里面就出来走出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道:“病人的情况不太好,要在二十分钟内进行手术。但病症还不能完全确定,出现意外的可能性较大,但如果放任不管,没有任何生路”

    “啊?!”一个面貌普通的中年女人当时就慌了,“张主任,您可一定要让我父亲醒过来啊。”

    女人是陶教授的女儿陶秀竹,白大褂则是远近闻名的心血管专家,张智。

    “我会尽力的。”张智道,“手术确定要做吗?”

    陶秀竹也已经四十多岁了,还算冷静,道:“我能决定,要做。”

    陆峰见状,却是暗暗摇了摇头。

    子平道人有仙医之名,他的话肯定不会错。如果贸然手术,陶昌这条老命丢定了,还不如不处理,反而能多活一段时间。

    陆峰正在犹豫要不要出手救人一命,医院的院长已经亲自赶来,道:“既然还有二十分钟,那就等等吧,我联系一下一个朋友,说不定他有万全之策。”

    “难道院长说的是欧阳医生?”张智小声道。

    院长点了点头,露出憧憬之色。

    他也是偶然得知神医弟子在世俗都市间修炼,才结识了欧阳少天。

    不过,这位神医传人不缺名利也不缺钱,要让他出手十分困难,院长也只能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打了个电话。

    “欧阳医生”

    “谁啊?烦不烦,说了不要老打我电话!耽误本帅哥和小妹妹们谈情说爱,你赔得起吗?”

    “欧阳医生,这次有个重要的人物突发怪病,真的”

    “每天生病死的人多了去了,我总不能每个都去救。以后,就当没我这个人。”

    欧阳少天很果断地挂了电话。

    陆峰听力远超常人,虽然电话声音不大,但他也听得一清二楚。

    欧阳少天浪荡随性,拒绝也在意料之中。

    “唉,既然欧阳先生不愿意出面,就只能我们自己手术了。”院长长叹一声,有些无奈。

    “陆峰,你刚刚摇头干什么?”段芊芊看到陆峰的神色,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陶教授有点危险,医院恐怕解决不了。”陆峰小声道。

    声音虽小,但还是被陶秀竹听到了。

    她的老父亲命悬一线,这个外人还在旁边说风凉话,即便陶秀竹有教养,也忍不住呵斥道:“医院能不能解决,也容不得你指手画脚。”

    张智也很生气,道:“我虽不能保证让陶教授平安,但也是最有希望让陶教授醒来的,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知道什么?”

    被这么一番指责,陆峰有些不快,道:“如果我猜得不错,你是认为陶教授恶性心脏病突发,所以才要手术?如果按照你的计划手术,人没事都会死在手术台上。”

    “放肆!”张智大怒,他在医学界的尊严,何曾受到过如此质疑?..

    段芊芊暗暗拉了拉陆峰,小声道:“你平时口不择言就算了,在这里可别乱说。”

    “我没乱说。”陆峰脸色认真。

    他本人对于陶昌这种老学究还是有些尊敬的,也不想亲眼看着陶昌死在这里。

    不过他的这种表现,却让医院、苏吴大学的领导都感到了愤怒。

    陶秀竹更是气的脸色涨红,道:“我看你只是一个高中生,为什么心肠这么狠毒,诅咒我父亲吗?”

    “算了,没时间跟他废话,要赶紧给陶教授手术。”张智瞪了陆峰一眼,道。

    说完就进入了急救室。

    陆峰淡淡地道:“十分钟之内,张智开刀之前,我还能把陶教授救醒。否则,换做神仙来都没用。”

    “年轻人,太过狂妄可不好。”院长冷声道。

    段芊芊欲哭无泪,心说我这么就遇到这种人了呢,说话都不经过大脑的。人家张智就算真的治不好,也轮不到一个高三学生插嘴啊。

    生怕在这里丢人现眼,段芊芊拉着陆峰要走。

    可急救室的门却又开了。

    张智脸色难看。

    “张主任,怎么了?”陶秀竹的心沉了下去。

    “目前情况比较复杂,症状难测,好像又不是心脏的问题,所以手术不能贸然进行了。”张智硬着头皮道。

    刚刚那个高中生说陶教授不是心脏问题,他嗤之以鼻,结果进去发现症状忽变,真的被对方说准了。

    “那现在怎么办?”陶秀竹皱着眉。

    “先保守治疗试试吧,我要重新确立治疗和手术的方案”张智正色道。

    这时,陶秀竹把目光落在了陆峰身上:“你真的能救醒我父亲?”

    她如何能听不到张智的言外之意?这个病查都查不清,没得治,只能等死了。

    与其等死,还不如赌一把。

    “给我十分钟时间,任何人不能来干扰我。”陆峰淡淡地道。

    话音落下,不少在场的医生不怒反笑:“装什么啊,小伙子该不会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吧?”

    张智冷哼道:“大放厥词,赶紧让保安把他带走。”

    张智自己对陶教授的病束手无策,结果别人却出来说能治,这简直就是故意打脸。

    院长也很恼火,道:“年轻人,你真以为这件事好玩?院内这么多专家,难道不如你的胡言乱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