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李天明的报复
    尽管崔大江跟薛蝶表明了利害,但她还是铁了心要亲自杀了李天明。

    另一边,狂涛大师的阵法已经画得差不多了,崔大江不得已,手上突然冒出来一个像是陶瓷壶的东西,道:“既然你不答应,那我就只能强行将你收入阴魂壶中了。”

    阴魂壶,乃是鬼差独有的一种法宝,专门用来对付一些不听话的魂魄。

    鬼差把魂魄暂时收入阴魂壶中,下次回地府,再放出来。这样,不管魂魄愿不愿意去下面,也都没得选了。

    然而,崔大江刚拿出阴魂壶,却苦笑了一声:“完蛋,我被镇妖塔封印近二十年,修为暴跌,真元没多少,催动不了阴魂壶。”

    法宝在手,却没有能力发挥作用,崔大江急了,催促道:“薛蝶,你速速前往鬼门关,否则你就没了!”

    薛蝶毕竟还没有变成恶鬼,尚有人性,此刻忍不住泣不成声:“多谢鬼差大人垂怜,李天明罪恶多端,坑害的女人不止我一个,然而,你说的因果报应何在?恶有恶报?呵呵,等到李天明九十岁再来报应吗?”

    这番话,却让崔大江哑口无言。

    “鬼差大人,我意已决。今夜零点,我定然可以化作恶鬼,哪怕被其他鬼差消灭,在此之前,我也要以恶鬼之身,让李天明血债血偿。”薛蝶态度果决。

    “你化作恶鬼之后,必将失去理智,如何保证不会误杀无辜?”崔大江劝道。

    薛蝶的声音中有些绝望和哭腔:“我本想安分做个普通人,只想找个相爱的人,更未曾贪图他李家半点财富,然而李天明”

    “唉,这世上,又怎会又绝对的公平?”崔大江轻叹道,“你现在去地府报道,来世可以生在一个好人家。”

    “今生尚且如此,来世又有什么值得期待的?”薛蝶的眼神中渐渐失去理智。

    “崔大江,你答应她,一定会帮她让李天明血债血偿,让她安心投胎去。”陆峰的声音,在崔大江心底出现。..

    塔主和囚犯心心相连,崔大江并没有惊讶于陆峰在关注这边,而是惊叹这句话本身。

    “答应薛蝶?我作为鬼差,只能跟魂魄、恶鬼接触,不能对活着的凡人出手,如何让李天明血债血偿?更何况,生死簿上李天明的死期还在三十年后”崔大江心神回应陆峰。

    “就当作是我的承诺,我帮她完成心愿。”陆峰认真地道。

    崔大江微微一怔,心一横,不管怎样先把薛蝶安抚好,于是正色道:“薛蝶,你安心投胎,我和一位仙官大人保证,会让李天明血债血偿,如何?”

    薛蝶的眼神中恢复几分清明,有些不信。

    “我不会骗你的,快去地府吧”崔大江好言相劝。

    薛蝶忍不住落下两行眼泪:“可笑,我活着的时候,没人为我撑腰,死后却要鬼差大人伸冤。”

    “大阵,起!”

    却在此时,房间内的狂涛大师喷出一口带着精血的冷水,落在地上的阵法图案上。

    这个仿佛用血水绘制的硕大图案,顿时绽放出血红的光芒。

    光芒充斥房间,薛蝶的魂魄竟像是被染红了一样,显现出了形体。

    原本魂魄也好、恶鬼也罢,普通人的眼睛都是看不见的,但是在阵法红光下,薛蝶无处遁形。

    李天明双眼瞪大,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是你,真的是你这个贱婢!”

    崔江无奈地摇了摇头,终究还是晚了。

    他是鬼差,自然不受阵法影响,外人也看不见他。

    只不过,以他目前的能力,也已经不可能把薛蝶救出来了。

    虽然这只是简化版的灭魂阵,但也足以让薛蝶的魂魄变成碎屑

    “大师的本事,真是绝了。”李天明看到薛蝶,并没有丝毫留情,道,“请大师快把这个女鬼灭了,还我平安。”

    狂涛大师淡淡一笑:“易如反掌。”

    “李天明,你好狠,好狠啊。”薛蝶发现自己在阵法的红光下不能动弹,而且魂魄好像被巨大的力量拉扯着。

    “呸,下贱的女人,死了还要来恶心我!”李天明怒骂道,然后给狂涛大师使了个眼色。

    狂涛大师脚掌对着下方的阵法纹路重重一跺,顿时所有红芒都向薛蝶的魂魄集中而去。

    下一刻,这道魂魄就被被冲击得碎裂,渐渐化为乌有。

    崔大江目睹这一切,只能暗暗摇头叹息。

    陆峰人未到,却觉得心底被一股怨气塞住了一样。

    如果狂涛大师再晚一点,薛蝶就已经答应崔大江的要求,乖乖去鬼门关了。

    这李天明何其狠毒,薛蝶生前死在他手里,死后却再因他而形神俱灭,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

    “塔主,对不起,我的所有能力都无法对活着的凡人施展,阻拦不了他们。”崔大江有些自责。

    “小崔,你回来吧。不论如何,我也算是答应过了薛蝶,要帮她了却心愿。”陆峰的语气有些沉重。

    崔大江正掉头要走,却听李天明说道:“对了,大师,最近我还有个小麻烦,想请大师帮忙。当然,报酬不会少的。”

    “李少请讲。”狂涛大师面色平静。

    “有个叫陆峰的小子,再三惹怒我,甚至阻挠我追求女人。”李天明咬牙切齿地道,“不过这小子身份似乎不低,跟柳家关系不浅,我不好找机会对他动手。”

    “李少是想让我玩阴的?”狂涛大师会心一笑。

    李天明的嘴角也露出阴狠的弧度,道:“以大师的道行,要让一个高中生悄无声息的死掉,而且不牵扯到我李家,应该不算难事吧?”

    “好办,李少先把他的详细资料查清,包括生辰八字。我在南洋学了一些秘术,正面杀他、或是隔空杀人,手段多得是”狂涛大师十分自傲地道。

    “大师先在我这里住下,明天我就把他祖宗十八代的资料全都找给你。”李天明的眼神中,浮现很辣之色。

    只不过,他不知道,这一切被陆峰尽收眼底。

    崔大江得知李天明的报复计划,这才离开别墅,快速赶回了陆峰身边。

    他看到陆峰的心情不太好,于是主动钻回了镇妖塔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