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跪下
    柳昌口中的王经理,乃是琴河会所明面上的管理人,王禹。王禹毕竟是跟着苗老爷吃饭的,所以柳昌也给王禹几分面子。

    没曾想,王禹听到柳昌的话,却故作不知,反问道:“李少闹事?怎么可能。我看,是这个陆峰挑衅李少吧?”

    李天明轻笑一声,很是得意。

    听到这话,柳昌脸色一改,心知肚明:怪不得李天明敢在琴河会所打人,一定是跟王禹关系不浅。

    眼下,连会所的总经理王禹都在帮着李天明,柳昌终于有些不太淡定了。

    他虽然不介意和李家撕破脸,但在琴河会所内,如果王禹要硬对付一个高中生,柳昌也无权阻拦。..

    “王经理,陆峰是我的客人。”柳昌深吸一口气,语气不再友善。

    “管他是谁,在琴河会所闹事,甚至羞辱李少,就该喂鱼。”王禹冷哼一声。

    下一刻,十多个保镖就把陆峰包围了。

    陆峰旁边,还有欧阳少天、夏月和柳氏姐妹。

    “不要伤了那三个美女。”李天明大声道,“还有另一个家伙,刚刚还瞧不起苗老爷呢,一并丢进河里。”

    李天明说的另一个家伙,自然就是欧阳少天了。

    “你确定要对我动手?”欧阳少天淡淡看着李天明,道。

    李天明仰头大笑:“你是哪里来的草包,有胆子这么跟我说话?”

    “我是陆峰的小弟。”欧阳少天笑吟吟地道。

    “我呸,你他么在逗我吧?”李天明啐了一口,“王禹,弄死这两个家伙。”

    自始至终,陆峰都脸色平静,没有说什么。

    本来他是打算自己处理这事的,不过刚刚欧阳少天说这事用不到大哥出手。

    这会儿,欧阳少天正拿着手机,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

    “动手。”王禹根本不把这两人放在眼里,仿佛在下达一个很平静的命令。

    然而这个命令,却足以让普通人死在琴河中。

    不过保安刚收到吩咐,欧阳少天就在手机上按了一下。

    免提。

    原来,电话一直都在通话状态。

    “叫援军么?呵呵,可笑。”李天明嗤之以鼻。

    电话另一头,传来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

    “跪下。”

    平静的两个字,让王禹瞬间浑身被冷汗充斥:“苗、苗老爷?”

    会所的保安,也都不敢贸然行动。

    “我让你跪下,没听见吗?你要打的谁,就跪在谁的面前。”苗老爷接着道。

    王禹甚至都没敢多问,扑通一声,对准陆峰跪了下去。

    全场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

    怎么回事?

    为什么,王禹因为一个电话,直接就跪了?

    刚刚,他不是还要废了陆峰吗。

    “苗老爷子也是个敞亮人啊,呵呵,改天,我会带你拜见我大哥的。”欧阳少天哈哈大笑,道。

    “多谢欧阳先生了。”苗老爷的声音再次传来。

    王禹的脸色变得惨白,他这才明白,原来欧阳少天是苗老爷的贵客。

    他王禹虽然是会所明面上的管理者,但终究只是苗老爷的狗腿子罢了

    连苗老爷都对欧阳少天这么客气,王禹又怎敢叫嚣?

    想到陆峰还是欧阳少天的大哥,王禹近乎绝望,颤声道:“陆先生,是我狗眼看人低,有眼不识泰山”

    不用苗老爷吩咐,王禹就趴在地上不断道歉。

    “王禹,你干什么呢?”李天明不敢相信,质问道,他还没太搞清楚状况。

    “李天明。”电话里传来苗老爷的声音,“我和你们李氏的合作,全部终止。”

    “什么?”李天明犹如受到晴天霹雳。

    他李家有底气跟柳家叫板,就是因为和苗老爷的合作,现在居然说终止就终止了?

    王禹还跪在地上,不敢起来。

    宴会厅内的宾客,许多都只闻苗瀚的大名,却未见其人。

    而今,他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苗瀚是苏吴市第一人——只需要一句话,就能让王禹这种枭雄都跪地不起,让李家的公子屁话不敢说

    何其恐怖。

    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了陆峰身上。

    这个高中生,或许才是最可怕的。

    “王禹,自己把你的腿砸断,跪到明天来见我。李天明,从今以后,李家人不得踏入琴河会所半步。”苗老爷最后吩咐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咔!

    电话刚断,王禹竟真的当场把自己的腿打断了。

    李天明大口喘气,他最大的倚仗化为乌有,怎能继续留下?一行人一语不发,灰溜溜地离开会所。

    陆峰望着李天明的背影,眼中却是浮现几分杀意。

    这份杀意,并非源于李天明的报复,而是因为李天明身上的魂魄。

    刚刚,陆峰借助鬼现符,果真看到了崔大江所说的魂魄,留在李天明身边不散。

    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因为怨念,已经出现了化鬼的趋势。

    女鬼发现陆峰竟然能看到自己,飘飘然飞了过来,诉说自己悲惨的经历。当然了,鬼怪发声,凡人是听不见的,陆峰也是借助了崔大江的手段才能和女鬼交流。

    原来,这女鬼是个大学生,叫薛蝶,单纯地和李天明相爱,最后却怀了孩子,被李天明当做玩物。

    中午她在河边和李天明商量孩子的事,怎料李天明一脚把她踹开,自己开车走了。

    当时薛蝶滚向琴河,李天明看都没看一眼。

    她控制不住平衡,不慎失足落水,就没再上来。

    得知始末的陆峰,心中不免燃起滔天怒火。

    待的李天明走后,女鬼怨念太深,依旧缠在他身边不散。

    不过,此时的李天明似乎身上带着某种护身之物,使得女鬼不能靠的他太近。

    “若非李天明有护身之物,恐怕早就被女鬼缠的要死要活了。”崔大江在监狱内感慨道。

    “小崔,你不是说薛蝶是投河自杀吗?”陆峰安安用心神和崔大江交流。

    “我这个生死簿上就写个大概,而且准确来说,李天明踹人,没有把薛蝶直接踹到河里,说是薛蝶投河也不算错。”崔大江道,“不过不论间接还是直接,薛蝶的确是李天明害死的,他还在到处沾花惹草。”

    陆峰陷入了沉默,李天明做出这种禽兽之事,却没有受到任何惩罚,也难怪薛蝶会冤魂不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