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手到病除
    驱鬼符,并不是什么难画的符,陆峰得到了崔大江提供的信息,在心底比划了几下就学会了。

    “驱鬼符,可祛除一切跟恶鬼有关的事物,这种程度的恶鬼之气很弱,随便在她后背上画个符,然后我打一道真元进去,就能将其除掉了。有朱砂吗?呃,貌似来不及找了,那就用塔主的血来画吧。”崔大江接着道,“哦对了,塔主还是童子之身吧?不是童子之身不行。”

    听到这话,陆峰有些尴尬:“这个问题让本塔主很难以启齿啊”

    之后,他就咬破食指,在柳雨涵的身上开始画符。

    柳雨涵被陆峰碰到,心里小鹿乱撞,觉得对方的手指在后面来回划动,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

    不过这种感觉持续并不久,她就感受到一股温热的力量落下,先前陆峰划过的纹路缓缓散开,甚至房间里出现了一阵青光。

    这种温热的力量,实际上就是崔大江的真元。

    虽然崔大江被关押,但少量的真元还是能动用的,他通过陆峰之手,用真元催动驱鬼符生效,顿时青光闪烁。

    这种场景,引得柳欣和欧阳少天都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治病的手段?我怎么从没听说过?”欧阳少天无比震惊。

    更让他震惊的是,伴随着金光出现的,还有一股股若隐若现的黑气,在驱鬼符的作用下,恶鬼之气变成一阵肉眼可见的烟雾,脱离柳雨涵的身体,渐渐飘出、化为乌有。

    这种场景在普通人眼里,就跟看电影一样,连欧阳少天都觉得神奇。

    更让他不敢相信的是,柳雨涵随后就站了起来,丝毫没有生病的样子。

    “姐,我好像病好了。”柳雨涵活动了一下,惊喜交加。

    “好了?真的好了?”柳欣上下打量了妹妹一眼,觉得妹妹的精神状态的确恢复了曾经的样子。

    陆峰也是长舒一口气,道:“还好,没让柳老师失望。”

    柳雨涵吐了吐舌头,问道:“陆峰?你是我姐的学生吗,才高三,居然懂医术。”

    欧阳少天有些难堪,强词夺理道:“恐怕是碰巧而已。”

    “欧阳医生的承诺,不会反悔吧?”陆峰笑吟吟地道。

    欧阳少天脸色涨红,半晌才硬着头皮道:“我欧阳少天虽然好色,但也是个带把的爷们,绝不会出尔反尔。”

    “好,明天早晨,我一定会去操场看欧阳医生秀肌肉。”陆峰哈哈大笑。

    欧阳少天有些待不下去了,道:“柳老师,我先走一步了。”

    说完也没等柳欣回答,灰溜溜地走了。

    他的脑中,却还不断回想起刚刚陆峰的手段,在震惊中回不过神来:那种能力,绝不是医术,太神奇了。这世上,真的存在连我都没接触到的人物么?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这陆峰,不简单。

    欧阳少天一走,柳欣就有些忍不住想哭,道:“陆峰,真是太谢谢你了”

    “柳老师不用客气,举手之劳罢了,更何况,柳老师对我一直这么好,我难得能帮一次忙,千万别说谢。”陆峰随后捡起玉佩,微微眯了眯眼,道,“倒是这玉佩,柳老师要好好查查底细。”

    “你是说,小涵的病跟玉佩有关?”柳欣蹙眉道。

    如果是平时有人说一块玉佩能治病,姐妹俩肯定觉得没道理,但这是陆峰亲口说的,绝不会有假。

    “这玉佩里存在一些阴邪之物,不定期爆发,让柳雨涵就会受尽折磨,这次更是险些要了她的命。”陆峰脸色认真。

    柳欣沉吟道:“这块玉佩,是别人送的。”

    “送这东西,是有心,还是无意?”陆峰道,“若是那人明知道此物有问题,就是故意害你们的了。”

    柳欣沉默了许久,才小声道:“我也不确定,是我一个朋友送我的,说是在佛寺求来的护身符。我又送给小涵了,没想到反倒害了她。”

    “你的那个朋友,以后小心点,但愿她并不知道玉佩有问题。”陆峰语气严肃。

    柳欣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既然病都解决了,我也不多留了。”陆峰对两女道别。

    柳欣原本想要给陆峰巨额诊费,但看到陆峰的眼神,终究还是觉得谈钱反而是看不起了陆峰,于是提议道:“陆峰,这样吧,今天是我生日,刚好有一场宴会,老师请你也来,当做答谢。”

    “我也要去!”柳雨涵抢着道。

    “你的病好了,当然可以。”柳欣对妹妹很宠溺。

    柳雨涵心情大好,顺势就替陆峰答应了下来,道:“陆峰,我们晚上七点见喽,地址是琴河会所。”

    “两位美女邀请,我能不去吗?”陆峰也没有推脱。

    陆峰离开后,柳雨涵就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爸,小涵的病被治好了。”

    “什么?真的好了?你请到了那位神医弟子?怎么没提前跟我说一声,让我也去拜会一下人家。”电话另一头,传来一个充满磁性的男子声音。

    “请是请来了,不过并不是欧阳医生治好的,是我的一个学生,叫陆峰。”

    柳父愣了一下后道:“不论怎样,一定要好好答谢他,我这就去你那里。”

    “他已经走了,我邀请了他去生日会,到时候,爸再见见他吧。”柳欣道。

    “好。”柳父很认真地答应道。

    琴河会所,乃是苏吴市最高端的一家会所,据说其后台很硬,没人敢在里面闹事。所有上流人士开设宴会、会议,或是谈生意等等,首选之地就是琴河会所。

    陆峰有些意外,柳欣只是过一次生日,居然都把宴会地点选择在了琴河会所。..

    不过想想也是,光是她住的别墅,没有几千万都拿不下来。

    “柳老师平时在学校里一直都给人温柔低调的印象,没想到是个隐藏的小富婆啊。”回家的路上,陆峰心中感慨万千。

    至于为什么没去学校?

    反正时候已经不早了,下午只剩下半节课,去了差不多都要放学了,还不如直接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