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江诗晴
    陆峰眼看时间已经接近两点,愈发心急。

    好在琴河就在市一中旁边,他赶在两点之前到了。

    放眼望去,琴河望不到尽头。陆峰有些头疼,崔大江光说有人在琴河投河自杀,但这么长的河,谁知道她在哪里跳?

    终于,陆峰的视线中,再次出现那古装少女,在岸边怔怔地站着。

    在她附近,时不时有人驻足,显然是被这样惹眼的少女所吸引。

    更有一些颇有自信的男人,主动上前搭讪、示好,但都被少女无视

    “滴滴!”

    这时,一辆玛莎拉蒂停了下来。

    一个衣冠楚楚青年男子走出来,双眼放光,走到了江诗晴面前,风度翩翩地道:“这不是上次我在酒会上遇到的美女吗?”

    江诗晴柳眉微皱:“我不认识你。”

    青年男子笑着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江诗晴道:“上次忘记介绍了,我叫李天明,瑞轩科技集团的副总。”

    李天明在这偌大的苏吴市内,也算得上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今天,看到这样一个天仙一样的少女,怎能放过?

    陆峰有些想笑,这种钓妹子的套路,实在是老掉牙。

    李天明如同一个绅士注视着少女,脸上带着自信阳光的笑容,没有人可以拒绝他的帅气和财力。

    然而下一刻,少女却把名片扔回李天明手里,冷冷地道:“滚!”

    李天明惊得双眼瞪大,随后怒不可遏:“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着,他的双手就朝着少女的身上抓了过去,软的不行来硬的。

    不过,他刚有所动作,陆峰就把他的手腕牢牢捏住了。

    陆峰手上的力度极大,让李天明有种手腕要被粉碎的感觉,呲牙咧嘴地叫道:“你、你放手”

    “撩妹还用强?”陆峰向下一压,把他像死猪一样丢在了地上,也不多看一眼。

    陆锋既然已经走了出来,于是就顺口问道:“妹纸啊,你不是打算跳河的吧?”

    附近的一些吃瓜群众或是对美女有意思的人,忍不住捧腹大笑:

    “人家李天明好歹也是开着豪车,翩翩有礼地来搭讪。这小子倒好,穿着校服,毛都没长齐,还学人家把妹。”

    “关键是他搭讪的方式真心奇葩啊,问人家是不是跳河?会被打死吧。”

    “毕竟一个高中生,不像是有家世背景的人,敢出来说话就已经很不错了。”

    先前一些被无视的男人,都有些幸灾乐祸。刚刚李天明得到了个“滚”,这个高中生至少得挨一巴掌。

    然而众人做梦都没想到,始终面色淡漠的少女,却有些跟他相熟的样子,道:“是你?跳河我怎么会跳河。”..

    “不是轻生就好。”陆峰目光扫视琴河河面,一片平静。再一看时间,已经是两点了。

    少女两度见到陆峰,有些说不上来的似曾相识,于是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陆峰。”

    “我叫江诗晴。”

    两人互相说出姓名后,陷入了短暂的安静。

    明明什么都没说,但陆峰却没觉得尴尬,只是越发觉得对方的容貌倾城,一身古风长裙没有半点不协调。

    这时,附近的人都惊掉了下巴。

    这个小美女站在河边这么久,来搭讪的人少说得有十几个,甚至连李天明这样的公子哥都出现了。

    结果,却是一个其貌不扬的高中生获得了美女的兴趣?

    这不可能吧,没道理啊!

    不少人都有些痛心疾首,李天明更是咬牙切齿,无法接受,厉声厉色地道:“你是什么人?一副穷酸样,还不滚开。”

    “你有病吧?”陆峰瞥了他一眼。

    被这么一瞪,李天明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他的保镖去刚帮他准备鲜花,现在不在身边,万一这小子再打人,那还不得疼死?

    终于,李天明强压怒火,心想:这小子自称陆峰,应该就是一中的学生,以后再找他算账不迟。

    不过李天明还没对江诗晴死心,重新站了起来,想设法套出她的个人信息。

    正在这时,一辆略显老旧的奥迪a缓缓靠近这里。

    比起李天明的座驾,这辆奥迪a就廉价了许多,然而上面挂着的车牌号,却象征着省城的一些大佬,引得地上的李正明都感到忌惮。

    “我家人来接我了,再见,陆峰同学。”江诗晴转头对陆峰道。

    “大小姐,你怎么到了这里?害得老爷担心死了。”车上下来一个西装男子,看到江诗晴的样子,他一头雾水。原本自家的小姐是活泼可爱的性格,现在却有些内敛成熟,连衣服都变了。

    “我也不清楚,像是梦境指引我来到这里,脑中还有个叫玉嘉山的地方。”江诗晴同样不明白,她回头给陆峰留下一个告别的眼神,之后就上车离开了。

    车开走没多久,她那双动人的眼眸中,却是微微一闪,像是一梦惊醒:“我这是怎么了?”

    这样的眼神语气,才更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活泼少女。

    西装男在一边开车,一边嘀咕道:“小姐的经历,像是中了邪一样,莫非是江家的仇人在暗中作梗?”

    “啊?”江诗晴一脸茫然,俏生生的眨了眨眼睛,道,“叔,我爸不会怪我离家出走吧?呜呜,我真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可要帮我解释啊。”

    “这应该跟小姐本人无关,别担心。这世上其实的确存在一些反常的事件,老爷会调查的。”西装男心中惊疑,这才是小姐原本的样子才对,刚刚真是太怪了。

    奥迪车离去,李天明才回过神来,盯着陆峰,道:“她是什么人?你跟她什么关系?”

    陆峰只是担心江诗晴要投河自杀才来这里的,但人已经被接走,他自然不会继续留下,不理会李天明就回了学校。

    李天明愤愤地回到车上,眼中闪过狠色:“刚刚那个江诗晴来历不浅啊,陆峰看起来只是个穷学生,两人不可能有瓜葛的。既然如此,小子你敢打我,别让我查到你的底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