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自己砸断腿
    季越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你今天如果不跪下认错,就别想走了。

    马晨他们也是心中暗爽,虽然前面他们吃了点亏,但陆峰之前的一系列举动,只会让他的下场更惨。

    季越把他爸爸都抬出来了。

    这下,看你怎么收场!

    怎么收场?

    陆峰没有多想什么,只是不紧不慢地走向门口。

    “让开。”陆峰淡淡地道。

    这是他最后一次顾忌同学情分。

    不过,季越并没有动,依旧把胳膊拦在门口:“如果你不……”

    话没说完,陆峰就随便一巴掌捏住了季越的手腕。

    “啊啊!”

    顿时,季越发出一阵杀猪似的嚎叫,还伴随着一阵骨头碎裂的咔嚓声。

    “你放手!”

    季越尖吼道。

    “好。”

    陆峰真的放手了,季越像死猪一样被扔在了地上。

    季越一只手被捏得粉碎,脸上充满惊恐和怒火:“陆峰,你行,你行!你这是不把我爸放在眼里!”

    “你爸?就算你老子在这里,我照打不误。”陆峰淡漠地道。

    “好好,你给我等着!”季越强忍着疼痛,呲牙咧嘴地道。

    接着,他就用一只完整的手掏出手机,想要去给老爸打电话。

    不过受到这种痛苦,他一只手连手机都有些拿不稳。

    “你要找季强?行,我帮你打。”陆峰淡淡地道。

    季越气的要死:“陆峰,你这是在找死!”

    陆峰没有理会他,拨了季强的电话。

    嘟——

    “喂?陆先生?”

    电话不到三秒就被接通了。

    季强下午刚奉夏月的吩咐帮陆峰买车,特意存了陆峰的号码。

    此时,他看到陆峰打来,受宠若惊。

    “打通了,你要跟他说话吗?”陆峰拿着手机,看着季越道。

    季越心中惊疑不定,这家伙,真的知道我爸的号码?话说,他主动打电话给我爸,不怕我爸把他弄死?

    管不了这么多,季越一把抢过陆峰的手机,捏着哭腔道:“爸啊,我被人打断了手!你快帮我报仇啊!”

    说着,他还狠狠盯着陆峰,道:“等会儿,我爸就带人来把你的腿给打断!”

    “行,不管你爸说什么,我都会满足他。”陆峰不紧不慢地道。

    手机另一头,季越惊道:“儿子,你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在用陆先生的手机?陆先生呢?”

    “什么陆先生,他叫陆峰!”季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道,“就是他,在明珠酒店把我打伤了。你儿子的这条胳膊,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用啊!”

    “什么?”季强吓得差点把手机砸了。

    他根本无心去关心陆峰为什么打季越。

    原因?无所谓了。

    既然陆峰打了儿子,就一定更是季越惹到了陆峰。

    完蛋了。

    季强恨不得瞬间移动过来把儿子亲手打死。

    手机里传来他的大吼声:“孽子,把手机给陆先生!”

    “啊?爸,你什么意思啊,他打了我啊,还有,你怎么一直叫他陆先生?”季越无法理解。

    季强都要哭了。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养了这么一个儿子。

    不过,他毕竟经历过大风大浪,于是当机立断,一狠心,吼道:“孽子,现在,给陆先生跪下!”

    “啊?!”季越彻底懵了。

    你儿子被人打断了手,你反而让我跪下是几个意思?

    “跪下,否则,以后永远不要进家门,我会冻结你的所有银行卡。”季强的语气毋庸置疑。

    一直以来,他都很宠溺自己唯一的儿子。

    但这一刻,他明白了,这种宠溺,足以要了儿子的命,足以毁了他打了半辈子的家业。

    陆峰,那是被夏月称为“老板”的人物,只要陆峰一句话,他季强的所有财富,都会化为泡影……

    现在,季强唯一想做的,就是获得陆峰的原谅。

    “跪下!”

    当第三声跪下说出来后,季越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他的双眼中,充满不甘、不解、乃至恨意。

    迫于父亲的压力,他跪了下来,但跪在自己曾经最看不起的穷小子面前,他无法理解和接受这个现实。

    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

    “你刚才跟陆先生说什么了?你要把陆先生的双腿打断?”季强的声音,继续传来。

    季越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爸,你什么意思?”

    “当着陆先生的面,把你自己的两条腿砸断!”季强阴声道。

    “爸?!爸爸?!”季越要疯了。

    季强一字一顿地道:“你知道,陆先生是什么人吗?”

    “你知道?”季越扯着嗓子嘶吼。

    “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夏月是公司的老总,陆先生,是夏总的上司。”季强深吸一口气,道。

    听到这话,季越顿时哑口,呆在了原地。

    他就算是再怎样傻,也明白了陆峰身份的恐怖。

    原来,即便是自己引以为傲的老爹,想要和陆峰说句话,都得夏总牵线才行……

    是的,他自己和陆峰,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季越的身体有些发抖。

    “孽种,还不动手?自己打断两条腿!”季强还在手机另一头大声喊着。

    “爸,我下不了手啊。”季越浑身发抖,泪如雨下。

    这时候,陆峰才不紧不慢地道:“季强,今天我只是废了季越一条胳膊,作为惩戒。这,也是看在你为集团矜矜业业工作的份上。今后,管好你自己的儿子,若是我知道有人再仗着公司的名号到处嚣张,就不是一条胳膊这么简单了。”

    听到陆峰的声音,季强如临大赦,连忙道:“是是,陆先生,我一定好好教育他。”

    接着,季越才双手瑟瑟发抖地把手机递给了陆峰。

    包厢内,所有人都噤若寒蝉,脸色充满震惊。

    他们没太听清手机里说了什么,但大概知道,陆峰给季越的亲爸爸打了个电话,接着,季越就跪了,跟个孙子一样。

    没有人,敢再对陆峰说一个不敬的字。

    “呼呼……”

    马晨的呼吸十分急促。

    直至此时,他才意识到,从一开始,买别墅也好,买车也好,乃至陆峰的每一句话,都从来没有装比过。

    人家是,真的牛比。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