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 谁打的
    早就到了?

    听到陆宏远的话,慕容逸的老脸抽了一下。

    他们想尽办法,故意设局,就是为了引诱陆宏远前来送死。

    结果,陆宏远却不请自来?

    “陆宏远,我不论你在哪里,总之,如果你不来慕容山庄,你连给儿子收尸的机会都没了。”

    慕容逸接着阴声道。

    陆宏远并没有回答,通过手机,慕容逸只能听到哗啦啦的大雨声。

    嘟。

    电话挂断。

    慕容逸在房间内,望着窗外的大雨,心中没来由不安起来。

    …………

    后山,淅沥的雨点声,好似要将武者们的信心逐渐瓦解。

    宗师之死,对他们的打击太大。

    吉冈仁健深吸一口气,抓着剑柄的手,更加用力:“我们大意了……”

    15名武者渐渐聚拢在一起,与陆峰迎面而立。十五敌一,却无人敢轻举妄动。

    他们无法确定,陆峰是不是还有余力。

    也无法确定,下一个会是谁死。

    尽管,最终陆峰一定会被杀死。但这个过程中,他一定可以拉好几个垫背的,没有人愿意当出头鸟,成为陪葬者。

    嗖!

    陆峰扬了扬手中的玄阳剑,眼神中充满挑衅和戏谑。

    抱团?

    聚在一起,就以为可以没事了吗?

    剑光如游龙,笔直地窜向那批武者之中。

    吉冈仁健作为其中的最强者,只能疯狂舞动东瀛剑,把陆峰的这些近乎实质化的剑光,逐渐斩破。

    “不能拖下去了,否则死伤更惨。”

    吉冈仁健高呼一声。

    这一声,激起了众人的血性。

    没错,反正这一战势必要获胜,怎能因为怕死,就让陆峰肆意妄为?

    鲍钟也是发出一声嘶哑的低吼,双脚下,地面瞬间崩裂,整个人的气势都攀升了一节。

    毫无疑问,先前他们都怕死,所以没有竭尽全力。

    而此时,所有人都打算以命博命了……

    轰咔!

    巨大的裂缝,瞬间蔓延向陆峰,险些将陆峰埋入土中。

    雨水疯狂涌入裂缝中,泥浆飞射……

    其他的十三名玄境武者,劲力冲击的上身衣衫碎裂,如同一群野兽,扑向陆峰。

    陆峰眼眸一缩,几乎掏空了丹田,庞大的真元,在玄阳剑上已然实质化,犹如青色火焰,在大雨中尤其耀眼。

    呼哧!

    一件横扫,真元化作巨大的弧光,切割着一切。

    大量武者,纷纷吐血纷飞。

    如此恐怖的剑招,一般的玄境武者,根本难以承受。

    若非陆峰这一招是超大范围的攻击,如果这些力量全部发泄在一个人身上,任何玄境武者,都会变成肉末。

    不过,即便应对十多个人,这一招,还是打的不能武者吐血,肢体断裂。

    但借着这个机会,吉冈仁健也动了。

    他就如同隐藏在雨水中的忍者,身形诡异地闪烁。

    陆峰出剑,就是最弱的时候!

    东瀛剑上,尽力无穷。

    属于宗师强者的力量,尽数汇聚于东瀛剑中。

    东瀛第一剑,全力一招,光是其剑上的波动,都引得附近的山林坍塌,大量树木纷飞……

    噗!

    这一剑,终于得手了。

    修长的东瀛剑,深深没入陆峰的肩膀。

    吉冈仁健大喜。

    纵然你有万般本事,终究只是个晚辈,在我东瀛第一剑面前,只有束手赴死!

    唯一遗憾的是,这一剑没有命中陆峰的要害。

    不过,只要能重创敌人,已经很值得了。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吉冈仁健却忽然发觉,陆峰的嘴角,浮现一分的笑意。

    吉冈仁健的心,顿时沉了下去,这一刻,他浑身寒毛倒竖。

    咔!

    陆峰虽然肩膀被贯穿,但却全然不顾,满是鲜血的手臂,却猛然反转,一把捏住了吉冈仁健的胳膊。

    唰!

    另一只手,玄阳剑轻轻一转。

    鲜血纷飞,一条带血的胳膊,飞向空中。

    吉冈仁健发出一声绝望的哀嚎,满脸狰狞。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他终于明白,对方的意图。

    原来,这小子不仅仅是来不及反应,而是早就打算好了——既然没有反应的时间,那就任凭东瀛剑刺穿肩膀,大不了,以此换你一条手臂!

    吉冈仁健满头冷汗,他没想到,这个十八岁的少年,会如此狠辣果决。

    断臂处,鲜血直流。

    “吉冈先生!”崎谷神社的其他东瀛人,纷纷围上来。

    “无妨!先杀了他是关键!他受了重伤,更难反抗。”吉冈仁健咬了咬牙,眼中充满恨意。

    作为一个剑客,手臂如同生命一样重要。

    然而,他的这条手臂,却被对方斩断了。

    好在,东瀛第一剑的名号,不是浪得虚名……

    吉冈仁健的左手,重新拔出一把剑,这把剑,崭新得好像从未使用过。

    “没想到,你能把我逼到这种地步。”

    吉冈仁健冷冷地看着陆峰,左手手腕快速转动,剑在空气中飞速旋转,迅猛而精准。

    这般手段,让其余武者,都有些目瞪口呆:“左手剑?!”

    吉冈仁健嘴角微微一勾:“你以为,卸我一条手臂,就能逆转局面了?我的左手剑,才是最厉害的……原本,这张底牌,是打算留给你父亲的。想不到,你也能有幸体会到。”

    陆峰默然,只是用真元封住了肩膀上的血窟窿。

    “你死后,我会让你和陆宏远葬在一起。”吉冈仁健舔了舔嘴唇。

    然而正在这时候,一阵突兀的脚步声出现。

    啪啪……

    脚步引起水声,虽然轻微,但在此时,却显得尤其刺耳。

    “什么人?”十多个武者的目光,全部凝聚在了来者身上。

    “陆宏远!”吉冈仁健眼中充满杀意,“把崎谷神社的长生药交出来,可以让你死得轻松一点。”

    如同平日一样,陆宏远穿着简单而随意,显得有些不修边幅。

    没有理会众人的注目,陆宏远只是看了一眼陆峰,说:“伤的不重吧?”

    “没事……你怎么来了?”陆峰道。

    “没事就好。”陆宏远淡淡回了一声,“你一个人去慕容家,我怎么能放心?”

    说完,他才冷冷地扫视了一眼其他武者,眼神渐渐变冷:“我儿子的伤,谁打的?”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