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7章 神秘组织
    陆峰丢下这话后,便是拉起陈宁的胳膊,道:“站稳了。”

    话音一落,他和陈宁就纵身翻越围栏,落在浦江之中。

    啪啪啪!

    陆峰脚踏水面,快速掠过江面,靠近对岸。

    “铁手,两分钟内,我要看到你。”

    人在远去的时候,声音传了过来。

    铁手精神紧绷,不敢有违。

    以他现在重伤的状态,只要陆峰愿意,随时都能把他揪出来,然后抹杀……

    李容水看到陆峰的举动,下巴差点都掉了。

    尼玛?

    这是什么情况?

    直接在水面上飞驰?

    怎么做到的?

    这小子会在水上用轻功,那我请来的封锁他的小队,还有什么用?

    李容水的心沉了下去。

    他找人来封锁、来抓捕,总不可能在江水里还藏着人吧?

    眼看着陆峰安然抵达的江水对岸,消失在夜色之中,李容水浑身已经被汗水浸湿。

    “老李,别怕,他是我朋友。”万凤赶忙提醒,道。

    李容水哪敢信?

    这个叫铁手的家伙,摆明了是要杀人灭口啊。

    “真的,他是我请来的杀手,不会害我们的。”万凤语气坚决,她也相信自己和铁手的感情。

    李宣忍不住大呼道:“杀手哥,你快去追杀陆峰啊,别让他逃了。”

    “追你妈个b啊,就是因为你们一家蠢货,老子差点被宰了。”铁手一巴掌对着李宣甩了过去。

    啪咔!

    铁手心里郁闷的要死,也没有控制力度。

    他一巴掌甩下去,李宣的脑壳当时就炸了。

    武道宗师出手,李宣的脑袋就算是带着钢盔,也得被拍成烂泥。

    血肉和鲜血崩飞,溅到万凤和李容水的脸上,惊得二人顿时噤若寒蝉,眼中满是惊恐,犹如噩梦。

    终于,万凤像是疯了一样,双手不断撕扯着铁手。

    “铁手,你这个畜生!你杀了我儿子,你杀了我儿子啊!”

    铁手很不耐烦,骂道:“要不是老子睡过你几次,念及旧情,第一个死的就是你!”

    万凤打了个寒颤。

    李容水刚刚按下了通讯器,呼叫外面的小队人员。

    他听到铁手的话,也是抓光一样,大吼道:“万凤,他说什么?你不是说他只是你的朋友吗?”

    “嘿嘿,你老婆真棒。”

    铁手咧嘴一笑,左右手同时化作手刀,对着二人的颈椎砸了下去。

    当场暴毙。

    一阵急剧的脚步声快速靠近,铁手随手打旁边的汽油桶,掏出李容水的打火机。

    呼!

    烈火冲天,一切都被烧为灰烬。

    按照陆峰的要求,铁手也是快速踏水而走,来到了浦江对面。

    “陆、陆先生,我来了。”

    铁手很快就在一颗大树下找到了陆峰,颤巍巍地道。

    刚才陆峰拿出的奇怪琵琶,还有陆峰本人的实力,让铁手彻底没有任何反抗的念头。

    只有乖乖就范,或许才有一线生机。

    “这东西,你从哪儿弄来的?”

    陆峰把玉石碎片拿了出来,道。

    铁手的眼神中流露出几分忌惮,欲言又止,像是不敢说。

    “想活着,就必须证明自己的价值。”陆峰提醒道。

    铁手咬了咬牙,终于是解释道:“其实,我一直都是跟着‘阎王恨’做事的。也就是说,明面上我是个独行者,实际上被阎王恨收为了小弟。”

    陆峰对此没有觉得很意外,阎王恨乃是天榜第一,要让铁手这种人臣服,应该不难。

    “玉石是一个神秘组织要我带给阎王恨的,这个神秘组织以前就和阎王恨有过一些基础,但具体信息我丝毫不知。玉石有什么用处,我也不清楚,不过他们对玉石非常重视,此物应该很重要。最近,阎王恨好像是在闭关修炼,不方便出现,所以我就充当了快递员的工作。只是没想到,东西被你截下了。”铁手接着道。

    “如果你没有把玉石顺利带给阎王恨,下场会怎样?”陆峰问道。

    “应该会被杀吧。”铁手苦笑一声。

    “以后你若是安心跟着我,我可以让你不死。”陆峰考虑再三,铁手和阎王恨、神秘组织有些关系,以后说不定有用。于是决定先留着铁手,便拿出了认罪书。

    “这是什么?”铁手心里慌慌的。

    “按个手指印吧,你没有追问的余地。”

    陆峰说完,铁手为了活命,也只能签下了认罪书……

    有了认罪书的限制,陆峰也就可以确定铁手有没有说谎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铁手作为阎王恨的小弟,甚至连阎王恨的闭关地点都不知道。

    只是按照约定,他要在七天后到达某个固定地点,阎王恨就会自己来拿走玉石。

    对于阎王恨这位天榜第一,陆峰不免提起了几分兴趣,还有些想见识一下。

    这家伙收集洪荒禁钥,是因为偶然,还是因为知道洪荒禁钥的真实作用?

    陆峰本人也不介意多凑几块洪荒禁钥,试试凑齐之后会发生什么,能不能和传说一样,掌控三界呢?

    “嗡嗡嗡……”

    这时,手机的震动,打断了陆峰的思绪。

    段菲菲。

    刚接通电话,陆峰就听到了段菲菲那幽幽的声音:“我说陆大帅哥,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呃,抱歉,晚上遇到了一点私事。”陆峰尴尬地笑了笑。

    “哼,还有不到20个小时你就要去迎新晚会上表演了。我们明明说好了,今晚有一次排练,你就算不需要练习,至少也来熟悉一下流程吧。结果,等了一晚上,也没见到你个人影。”段菲菲气呼呼地道。

    “作为补偿,明天我一定会卖力表演的。”陆峰承诺道。

    “我自己倒是无所谓,只是其他排练的同学不高兴,就你一个人没来,不少人已经对你表示不满了,甚至怀疑你的表演能力。要不是我今晚镇压了一下,排练早就乱了套了。”段菲菲正色道,“总之,明天的正式表演,你可千万不能缺席!”

    “放心,保证准时到达!”陆峰答应地很干脆。

    “那就这样了,你如果敢缺席我就让我爸把你抓起来。已经快12点了,我要睡觉了,晚安~~”段菲菲再三叮嘱后,也就挂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