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你看这水
    

    李宣心中充满期待。

    他已经想象到了陆峰被绑起来的场景,也想好了等会儿如何折磨陆峰。

    然而,万凤却发现有点不对劲。

    铁手告诉她人就在码头,结果她和儿子都进来这么久了,铁手都没主动露面迎接。

    而且,万凤发现码头的栏杆旁边,好像有两个陌生的人影,并不是铁手。

    “儿子,你看,那是谁?”

    万凤拉了拉儿子,小声问道。

    李宣定睛一看,大惊失色:“陆峰?怎么是你?!”

    本以为陆峰是会被绑起来等死,他哪想到陆峰跟个没事人一样在江边看风景?

    万凤也是吃了一惊,铁手明明说抓住了陆峰,可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她低头一看,才发现地上直挺挺的铁手尸体。

    万凤当时浑身一颤。

    铁手死了。

    在她眼里超出人类理解的强者,就这么死了,而陆峰却活着,难道说,人是陆峰杀的?

    “呼呼……”万凤大口呼吸了几下空气,心脏扑通乱跳。

    正是因为对铁手有足够的信任,她才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李宣啊……”陆峰望着李宣,叹息道,“你为什么没有记性呢?如果你不是东海大学的学生,你早就被我一巴掌拍死了。”

    “陆峰!!你、你嚣张什么?!”李宣发出尖锐而疯狂的嘶吼。

    万凤心里有些发慌,赶紧去拉住地上的铁手尸体,使劲摇动:“铁手?你怎么了?不会真死了吧,快醒醒啊……”

    她意识到,一定是陆峰要求铁手打电话的。

    也就是说,陆峰主动引诱他们母子过来,八成是为了斩草除根。

    万凤对着铁手的尸体晃了好一会儿,但他并没有醒来。

    正在这时后,又一个中年男子从走了过来。

    李容水!

    他觉得老婆的行动有些古怪,跟踪到这里,就猜出了万凤一定是在暗中对付陆峰。而且,好像被陆峰反将了一军。

    李容水发现到处被破坏的样子,也是心底发怵,气的骂道:“蠢女人,你瞒着我干了什么?”

    “我、我要为儿子报仇,有什么问题吗?”万凤大吼道。

    李容水很是恼怒:“慈母多败儿,这话真是不假!如果不是你一直太宠溺李宣,他怎么会这样?这次,你显然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我不管我不管,老李,你今天不想办法把陆峰杀了,我就也不活了,我还要儿子和你断绝父子关系。”万凤如同一个泼妇。

    她抱着铁手的尸体,想到曾经的温存,更是心酸,对陆峰的杀意暴涨。

    李容水脸皮一阵抽搐,他总觉得,自己的老婆和地上躺着的男人好像关系不一般……

    “一家三口都来了啊,呵呵。”陆峰笑了笑,道,“你是李容水?”

    “是我。”李容水赔笑道。

    尽管他身居高位,资产雄厚,但也看得出现在的局面。

    这个叫陆峰的年轻人,绝对有着不可思议的手段,否则,不能把万凤惊吓成这个样子。

    活了半辈子,李容水很明白,该服软的时候就要装孙子。

    “你比你的老婆儿子聪明许多。”陆峰不紧不慢地道,说完,看着地上的铁手,意味深长地道,“还继续装睡呢?”

    万凤闻言,很是惊疑,装睡?难道铁手没死?

    铁手依旧一动不动。

    陆峰拿着玄阳剑,对着铁手的脖子就捅了过去。

    顿时,铁手双目睁的浑圆,好似泥鳅一样挣脱了出去。

    “陆峰、你、你,你怎么知道我是假死?”铁手额头上满是冷汗,颤声道。

    他本来强行屏住气息和心脉,打算撞死蒙混过去,然后伺机逃走。

    没想到,原来一切都在陆峰的掌控之中。

    陆峰只是不屑一笑,在他面前装死,简直就是在搞笑的。

    鬼差最基本的能力就是管理死者,刚才铁手虽然看起来是死了,断了气,但魂魄完整,并未离体。

    所以,陆峰就猜测他是在假死。

    没死正好,陆峰也想询问一下洪荒禁钥的信息。

    “陆峰,你已经被包围了。”正在这时,一直装怂的李容水,突然露出得意的笑容,同时还扬了扬手里的传讯器。

    “爸……”李宣大喜。

    李容水一副掌控一切的样子,道:“真遇到正事的时候,还是得我啊,女人,终究不能成事。我早猜到了,你妈不会善罢甘休,不过以她的智商,估计也想不到什么上乘的计策,不外乎是买凶杀人之类的。所以,我在来这里之前,就提前联系了一支警-员小队。现在,小队已经把码头封锁起来了。”

    万凤也是长舒一口气,道:“老李,还是你靠谱。”

    “哼,以后没有通知我之前,不许胡作非为。”李容水冷哼一声。

    “好的嘛,我知道了,我这不是心急想给儿子报仇嘛。”万凤故作可怜地道。

    李容水看着陆峰,道:“陆峰,好像你把万凤请来的杀手制伏了?不过很遗憾,你终究逃不出我的五指山。本来,我最近挺忙的,也不想惹事上身,但既然来了,索性就把一切做个了结吧。”

    铁手的脸色很古怪,心说:就你们一家三口,还想找陆峰了结?到底是谁了结谁啊……

    “李容水,我收回刚才说的话,我还以为,你是个聪明的人呢。你如果现在跪下,给我磕三个头,以后对我唯命是从,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陆峰道。

    李容水感到不可思议。

    这小子,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吗?

    只要他一声令下,小队冲进来,随便找个借口都能把他崩了。

    “你让我对你唯命是从?让我以后做你的小弟?你很有野心啊……”李容水哈哈大笑,指着滚滚流动的浦江,道,“你看,这浦江浩浩荡荡,江水中,蕴藏着无数人的野心。你的野心,恐怕要随着大江而去了。”

    “铁手,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终于,陆峰目光一寒,下令道。

    铁手眼神一亮,好像找到了争取宽大处理的方式。

    顿时,他就脚掌一踏,出现在了李容水旁边。

    “我看不出浦江的内涵,我只是看得出来,江底,沉了不少枯骨……”陆峰不禁发出一声感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