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治伤≠救命
    即便陆峰的话是乱说的,也等于是对史密斯的羞辱。

    作为全球范围内有名的专家,史密斯的话从来没有人质疑,也没人敢质疑。

    史密斯说陈宁将死,那就真的活不了几分钟了。

    “陆峰,请你冷静一点。”赵主任面子也挂不住,重复道。

    “我说第三次,让我进去。”陆峰一字一顿地道

    陈宁危在旦夕,他无法再保持完全的冷静,更不想和这些人多说什么。

    史密斯冷哼一声,道:“这位同学,你这么做只会加速病人的死亡,是谋杀!甚至,我可以要求警方来制止你。我治不好的伤员,也不容你来伤害。”

    “收齐你那浅陋的见识吧。”陆峰没好气地道,“以你那点医学上的见识,怎能理解华夏古老的救人手段?”

    说完,陆峰直接把几个医生推开,闯入病房内。

    “大胆!”

    赵主任厉声呵斥。

    虽然陈宁死定了,但也不能让外人在医院里胡闹啊。

    否则传出去,谁还敢来市二院?

    不过陆峰进去之后,顷刻间就坐在了陈宁的病床旁边。

    这间房里只有陈宁一个,没有其他病人。

    几个医生生怕陆峰乱来,导致病人暴毙,也不敢贸然靠近。

    “陆峰,你冷静一点,陈宁的母亲还在这里,你有什么资格干涉这件事?”赵主任耐着性子,道。

    陆峰看向了陈母。

    陈母都要哭了,她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事?

    陆峰淡淡地道:“阿姨,他们都说陈宁死定了。反正也是死,倒不如让我试试。”

    “胡闹!”史密斯气得咬牙切齿,“你简直是对病人太不尊重了!”

    “尊重?你有脸说尊重二字?”陆峰一边从身上摸出一个布袋,一边不屑地道。

    这个布袋里,装着一套金针。

    金针是子平道人所有,这会儿,子平道人把东西直接从监狱空间仍在了陆峰的口袋里。

    陆峰把布袋拿出来,快速排出一排金针。

    史密斯也不懂陆峰是在干什么,不过嘴上却是愈发不满,道:“你什么意思?是在教训我?”

    “我说的有什么错?”陆峰冷冷地道,“陈宁虽然危在旦夕,但他一直在坚持,一直在努力地活下去。他还没死呢,你们这些当医生的,就先给他宣告了死刑?”

    史密斯觉得不可理喻,理直气壮地道:“他伤势太重,无法挽救,必死无疑,即便还能坚持几分钟,医生也没必要再做什么了,只能静静地接受这个事实。”

    “这就是我跟你的不同,你是来治伤的,我是来救命的。”陆峰说完,几根金针就落入了他的指缝之中。

    治伤?

    救命?

    史密斯默默念叨着这两个词语,嗤之以鼻。

    有什么区别?

    他正要再反驳,却听陆峰开口道:“闭嘴吧,本来陈宁还能坚持半个小时,你来帮他治病,不知道用了什么药,反而加速了他生命体征的削弱。你以为,没有证据,我就看不出来。”

    这话说完,史密斯顿时浑身冒出冷汗。

    的确,他刚才在看病的时候,不知道哪个操作出了问题,陈宁的心跳更加衰弱了。

    他当时以为这是巧合,但没想到被陆峰说准了。

    难道,这个年轻的华夏男生,真的有什么神奇的救人能力?

    正想着的时候,陆峰已经把陈宁身上盖着的东西掀开了。

    “开玩笑,大家快阻止他啊!”赵主任大惊。

    陈母终于站了出来,道:“不要!让他救我儿子。”

    赵主任面露难色:“大姐,你不要让我们为难啊……”

    “陆峰说的没错,我儿子自己还在努力活着,他自己都没放弃,你们却先放弃了。你们反正救不回来了,就让陆峰试试吧。”陈母双眼落泪。

    “可万一陈宁反而更快死亡了呢?”史密斯反问。

    “如果他死了,我赔命。如果你没这个胆气,那就闭上嘴。”陆峰道。

    这话,顿时让所有人都哑口无言。

    下一刻,陆峰手中的金针,就落在了陈宁身上。

    在一般人眼里,陆峰只是手掌快速拂动,几根金针就笔直而精准地扎在了陈宁身上的几处。

    尤其是小腹附近,那些令人触目惊心的刀上旁,几根金针稳稳地竖立在这里。

    众人看的一头雾水。

    这是在干嘛?

    史密斯更是觉得无法理解。

    人都要挂了,拿着几根针乱插,有什么用处?

    这样,只是加速死亡吧。

    陆峰并不理会外人的目光,若不是这地方人多眼杂,他直接让子平道人出来救人,效果更好,甚至能连伤口都看不见。

    不过没办法,为了尽可能表现的合理,他只能借助针灸的手段,同时以自身真元,修复陈宁内脏的致命伤。

    虽然这种简单的处理不能完全让陈宁恢复,但至少可以暂时脱离危险。之后,只要偶尔来帮他做几次康复,就可以活蹦乱跳了。

    唰唰唰!

    镇妖塔内,子平道人不断指点陆峰,把金针落在最佳位置,并且控制好真元的纯度和力量。

    真元本身就是天地灵气修炼而来,也是一种生命的力量,对修复损伤本就有很大的帮助。

    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修行人受到外伤时,只要用真元封住伤口,就会立即止血,乃至很快恢复。

    而陈宁这次受到的都物理性的损伤,还不是癌症之类的,所以并不难处理。

    陈宁的呼吸,逐渐变得平稳起来。

    “这……”赵主任见状,目瞪口呆。

    在外人眼里,陆峰只是在做针灸,根本不知道真元的存在,也不清楚这套针灸法的精妙所在。

    他们只能看得出来,陈宁好像再是锤死的状态了。

    太……不可思议了。

    “难道,这是传说中的……金针度穴?”赵主任深吸一口气,惊奇而激动地道。

    “金针度穴?那是什么?”史密斯很不解。

    “是华夏传说中的一种针灸术,我也不知道,毕竟只是传说。”赵主任解释道。

    史密斯摇了摇头,道:“不可能的,这不科学。陈宁的伤是致命的,也不可逆转,没人能救活他。”

    话音刚落,一直躺在床上像僵尸一样的陈宁,居然缓缓睁开了双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