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踢爆
    “你刚才说什么?”

    陆峰把张义按在墙上,冷冷地道。

    张义的脑袋上,满是汗水。

    “让我跪下来?夏月是你的女人?”陆峰又问道,语气淡漠。

    张义的身子有些发抖,但是,在一群女人面前,他还是硬气了一下:“哼,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话没说完,陆峰就又提着他的脑袋,不断对着墙狂砸。

    砰砰砰!

    咚咚咚!

    终于,张义受不住了,鲜血、眼泪、鼻涕互砸在一起,抹了一脸,哭嚎道:“我错了,大哥,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打夏月的主意了。我、给你跪了啊,哥……”

    说着,他就趴在地上连磕三个头,哭的十分悲惨。

    包厢内的女郎们,不禁大跌眼镜。

    她们眼中的帅气保安,现在却跟个落魄的傻比一样,不堪入目。

    “站起来说话。”陆峰低头看了一眼张义,问道,“吴玲也是你安排的吧?”

    张义小鸡啄米似地点着头,道:“是,是的。我让吴玲约夏月出来,如果你也跟着来,我就趁机把你打废……当然,这是原本的计划。”

    啪!

    陆峰使劲抽了一下张义:“好大的胆子啊。”

    “哥,我有眼不识泰山。”张义差点哭出来。

    在他的计划中,只要不出意外,陆峰会被吴玲安排到单独的包厢,然后会被女郎捅得半死。

    而后,张义就可以找吴玲和夏月好好玩玩了。

    吴玲本就对他很有好感,若能趁此机会,把两个女人一起搞定,那才美滋滋。

    一切都计划得很好,可偏偏最大的意外出现了。

    那就是,陆峰太强了,以至于张义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带我去隔壁。”接着,陆峰想起夏月说不定有危险,命令道。

    张义一个不字都不敢说,屁颠屁颠地在前面开路。

    来到隔壁,张义用脚把门踢开,看到夏月和吴玲面对面坐着,相谈甚欢。

    陆峰见状,稍稍松了口气,看来,吴玲虽然张义看上的女人,但她本身和夏月的确是合作关系。

    “张……张义?!”吴玲被开门声惊了一下,看到门口血淋淋的张义,吓得猛然站了起来。

    “别、别紧张。”张义干笑一声。

    说完,他目光不安地望着桌上的东西,然后压低声音对陆峰说:“陆哥,那瓶红酒,被我做了手脚……”

    张义心里慌得要死。

    酒里面被做了手脚,连吴玲都不知道。

    幸好,两女还没有喝这瓶红酒,不然张义毫不怀疑,自己一定会被陆峰活剥。

    啪哐!

    “夏总,你弟弟要干什么?”吴玲有些惊疑不定地问道。

    夏月同样是不明所以,她记得陆峰是在隔壁等候的。

    “张义?你怎么变成了这样?是他打的你?”吴玲颇为严肃地看着张义,有些心疼地道,“如果是,我不会放过他的。”

    张义欲哭无泪,心说,就是他打的,那能怎么办?

    “小玲,这都是我自找的,你就别问了,总之,今天散了吧。”张义硬着头皮,说。

    “那怎么行?难道让你被白打?”吴玲气冲冲地说着,还拿起纸巾帮张义擦血。

    然后,她就很严厉地盯着陆峰,说:“即便你是夏月的弟弟,如果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也不会跟你善罢甘休的。”

    陆峰呵呵一笑:“你让张义自己说。”

    张义想死的心都有了。

    如果只是被陆峰打一顿,大不了认个栽。

    可是,如果让吴玲知道自己暗中的所作所为,好不容易泡到手的妹子,那就没了。

    张义余光看着陆峰,终究是不敢隐瞒,有些尴尬地道:“小玲啊,其实是我想报复陆峰,才设了这个局……结果,反而是我自己吃亏。”

    “什么?!”吴玲不敢相信,“张义,你不是骗我的吧?”

    “我没骗你……”张义低了低头,有些说不出口。

    吴玲深吸一口气:“为什么?”

    “因为……夏月……”张义在陆峰面前也不敢扯谎,只能硬着头皮,如实道来。

    听完这些说辞,吴玲的脸色顿时拉了下来。

    刚才还心疼张义的要死,此时却起的胸口不断起伏。

    “张义!”

    吴玲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在她眼里,张义不同于那些纨绔的公子哥,几乎就是完美的男人。她身边什么样的男人都有,却唯独对张义情有独钟。

    何曾想,张义让她提前约夏月出来谈生意,原来是为了私欲?为了泡妹?

    原来,张义在打其他女人的主意。

    “你利用我,想去玩弄其他女人?”

    吴玲的眼里含着泪水。

    说完,她就提起桌上的红酒瓶,想要灌醉自己。

    “小玲,不能喝啊!”张义连声呼道。

    “难道,酒里有毒?”吴玲更加不可思议。

    张义傻笑一下:“不算是毒,就是一点催-情的东西……”

    听到这话,吴玲对张义终于没有了半点好感。

    这个死男人,竟然在红酒里面放催-情药?

    原来,这狗东西是想要今晚把她和夏月全部醉晕,然后趁人之危。

    “有我一个,你还嫌不够!张义,以后永远别让我看见你!”

    吴玲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接着竟抬腿对着张义的裤-裆下猛踢了过去。

    高跟鞋尖锐的鞋头好像深深没入其中,陆峰看到都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啊——”

    张义发出杀猪似地嚎叫,在地上疯狂打滚。

    “夏总,今天的事抱歉了,合作的事,改天我再亲自联系你。”吴玲对夏月道歉说,然后才怒冲冲地离去。

    夏月看着地上打滚的张义,暗暗摇头,道:“惹谁不好,惹女人呢。”

    “这一脚踢的,挺重啊。”陆峰咋了咂咋舌头,也不管张义的死活,带着夏月回家了。

    …………

    时间一晃而过,两天后,周日。

    “陆峰,你要去哪里?我安排车送一下你吧。”夏月看到陆峰似乎要出门,说道。

    “不用了,今天这事,我一个人比较方便。”陆峰说道,“夏月姐还是处理公司的事吧。”

    说着,陆峰就到外面叫了一辆出粗车。

    “师傅,去慕容山庄。”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