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三 第九十七章 穷凶极恶
    此时血中广和常阳的状态,正在全神贯注的参悟之中,当他们感觉到有所不妙的时候,自然会出于本能的以保住自己的性命为优先。

    魂宣积压了许久的灵力,再加上挟裹着他冲击聚灵境成功时所散发的威能,一旦冲击过来自然是非同小可的,这也使得血中广和常阳出于本能的想闪避过去。

    做为血饮门和天魔门的天骄弟子,血中广和常阳的实力一点都不弱,可他们下意识的想闪避到一旁时,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无法动弹了。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可以发现在血中广和常阳的身边,各有六面近乎于透明的冰镜将他们周身上下封锁起来,就像是将他们的身体固定在了一个狭窄的空间内一样。

    这样的手段,唯有魂宣才能够施展出来,他刚从大道符文中所领悟出来的,不就是这个利用冰镜封闭起来的密闭空间吗?

    魂宣先前通过冰叶所领悟的,是“寒”字诀,而眼下通过冰花所领悟的,则可以用“封”字诀来命名了。

    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魂宣刚刚领悟“封”字诀,用来对付的居然会是血中广和常阳!

    就在不久前,他们三人才一起联手合作共闯冰蜂群封锁的时候,其表现完全可以用配合默契来形容,谁知道魂宣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呢?

    魂宣这可是挟裹着刚刚晋升聚灵境之威,再加上“封”字诀的无上妙用,而血中广与常阳却是从全神投入到参悟中乍然惊醒,相当于先机全失,又如何能够与魂宣相抗衡呢?

    此时可以看到,魂宣在发出长笑声的同时,嘴角浮现出一丝极为狰狞的狞笑,只到这一刻才算是代表了他真正的本性!

    做为天魔宗的弟子,几乎就没有一个是善茬,特别是丧魂门,为了炼制丧魂幡,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够将丧魂幡的威能发挥到极致呢?

    当然是用活生生的活人来提取阴魂,才能够将丧魂幡的威力彻底发挥出来,特别是幡鬼的培养,更是要为之付出极大的代价,拿修真者来做为祭品。

    魂宣晋升为聚灵境之后,他的能力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就算是丧魂幡中的幡鬼,也可以同时蕴养三只。

    因此在魂宣看来,要想通过活祭的方式得到幡鬼,眼下正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还有比血中广和常阳二人更适合用来做为祭品的吗?

    血中广和常阳都有着气血境大圆满的修为,他们一旦被炼制成幡鬼,绝对算得上是品质最佳,这由不得魂宣不动心。

    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魂宣要上什么地方去找两个气血境大圆满的好手来做祭品?

    但是在九死塔内,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无法无天之地,只要魂宣手脚干净利落一点,谁又能够知道血中广和常阳是死在他的手中呢?

    魂宣的修为境界获得了提升,同时又领悟了“封”字诀,他已经有着必杀血中广和常阳的把握,这才毫不犹豫的第一时间就动了手。

    唯一让魂宣没有料到的是,他并不知道段飞正在这个时候闯冰蜂群,使得他刚刚一动手,就被段飞看在了眼里。

    很快,被“封”字诀所束缚的血中广和常阳,在巨大的灵力压迫之下,身体开始出现收缩,皮肤被压到极致后炸裂开来,全身上下鲜血淋漓,一旦肉身撑不住了,他们的神魂会被硬生生挤出来,然后被魂宣祭出的丧魂幡吞噬掉。

    如果落得这样一个下场,那简直比死无全尸还要惨!

    至于段飞,他本来还是稳稳当当的向前闯去,可是见到魂宣的举动之后,顿时怒火中烧。

    说到底,段飞有着嫉恶如仇的本性,见到魂宣如此丧尽天良的举动后,又怎么可能没有触动?

    特别是血中广,就算他与段飞的交情并不深,可终究是有着同门之谊,段飞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落得如此下场呢?

    就在这一刻,段飞毫不犹豫的爆发了正气火神通,开始全力冲击冰蜂群的封锁,打算将魂宣的恶行给拦下来。

    可惜的是,这一刻河岳体的神通还处在冷却期,否则的话段飞只要爆发河岳体,以河岳体的绝对防御力,他根本用不着在意冰蜂群,可以笔直的向前冲去,从而更快的接近魂宣!

    而随着段飞闹出来的动静一大,自然也惊动了魂宣,这也使得魂宣脸上的笑容变得更为狰狞了。

    魂宣可不想自己的恶名就此暴露出去,这倒不是说他有着廉耻之心,只是担心惹来天魔门和血饮门的麻烦罢了。

    不过,都已经动手了,魂宣自然是不会收手的,大不了顺手将段飞也干掉好了,就当是一劳永逸。

    反正在魂宣的心目中,段飞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没仇没怨也要想办法找机会将他解决掉,更何况是在眼下这样的一个局面呢?

    段飞如果调头就逃,在魂宣看来也许会麻烦一些,但是像他这样主动冲过来,那可就纯粹是自己找死了,魂宣毫不介意的会成全他!

    心中恶念更炽之后,魂宣下手就更为狠辣了,他凭借着境界上的优势,又占据了出其不意的先手,使得血中广和常阳没机会将他们的真本事发挥出来,只能够任由魂宣宰割。

    段飞前冲的速度虽快,可有着冰蜂群这个大麻烦,使得他无法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也就在封住血中广和常阳的封闭空间内,灵力重压突然提升了数倍,这是魂宣毫不客气将他的聚灵之威展现了出来,使得血中广和常阳再也撑不下去,整个身体的血肉、骨骼抗不住重压,就此炸裂成血肉模糊的一团。

    与此同时,血中广和常阳的神魂,也被硬生生从他们毁掉的身体内挤压了出来。

    魂宣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随着他祭出丧魂幡向下一压,血中广和常阳的神魂顿时被吸纳到了丧魂幡内。

    完成这一切之后,魂宣目露凶光的盯着段飞,发出了一阵疯狂而得意的哈哈大笑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