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三 第二十七章 寻灵鱼钵
    ,精彩无弹窗免费!

    祝无双明显是把段飞当作了空气,收好尸袋之后顺势拍了拍手,将沾到自己手上的灰尘拍掉,然后紧了紧黑袍,继续一副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中的模样,迳直向着神庙废墟外而去。

    眼见着祝无双还是这么一副不愿意搭理的样子,段飞干脆将心一横,继续跟在祝无双的身后而行。

    哪怕祝无双的心境修为再怎么不沾因果,可段飞一直紧紧盯着她,并且紧跟在她的身后,她真的能够做到始终视段飞如同空气吗?

    至少在一开始的时候,祝无双像是真的毫不在乎一样,就这么向前而行,连回头看段飞一眼都没有。

    一直行进到百余里之外,祝无双突然停下来掏出一件古怪的物事,托在手中对比了一下方位,像是在确定接下来要向什么方向而行。

    段飞见到祝无双手中所托之物,看似如同一个圆钵,钵中有着水波荡漾,而且有一条金色的小鱼在钵中上下浮游。

    金色小鱼看起来很灵动,可鱼头鱼尾的方向始终保持不变,不论祝无双托着圆钵在手上如何转动,小鱼的头尾都能够起到如同指南针一般的作用。

    这样的圆钵属于极为罕见之物,甚至养魂境的大能都有可能终其一生没有见过,但是段飞的脑海中却是灵光一现,很快就想到了万物志中的一段记载。

    于是段飞忍不住向祝无双追问道:“祝师姐,你居然懂得动用寻灵鱼钵这门秘法?这可是佛门东海宗的不传之秘啊!”

    听到段飞所言之后,祝无双总算是不再把他当作空气了,而是回过头来看了段飞一眼,淡淡的开口道:“你懂的还真不少!”

    要知道所谓佛门东海宗,并非是越州的佛道宗门,而是来自于九州之中的海州,因为比邻东海而闻名,其鼎盛时期在海州的地位可一点都不比难陀寺在越州的地位差。

    不过,这都是至少五千多年前的事了,东海宗因为海上的一场巨大异变而覆灭,早就已经断了传承与道统。

    至于寻灵鱼钵的秘法,在东海宗也属于极为偏门的神通,是东海宗高僧用来寻灵探宝所用,效果比起寻灵兽还要好得多。

    只不过佛门一向把四大皆空挂在嘴边,动用寻灵鱼钵多少显得太过功利了一些,因此修行这门神通的僧侣并不多,外界知道这门神通的那就更少了。

    现在距离东海宗覆灭都已经有五千余年之久了,段飞居然还能够把寻灵鱼钵这门秘法认出来,这就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了,难怪一直把段飞当作空气的祝无双,也忍不住要和段飞搭一搭话了。

    段飞的“见闻广博”,完全来自于万物志中的记载,谁叫数千年前天魔宗有一位前辈大能,在前往海州游历的时候,曾经与东海宗的一位高僧一起被困在一处神秘的秘境之中,最后还是通过寻灵鱼钵的秘法,找到秘境中某个特殊的灵能节点,才能够顺利的脱离秘境,而这一过程全都记录在了万物志之中。

    像寻灵鱼钵如此特殊的秘法,段飞在看过之后也就有了极为深刻的印象,现在看到祝无双施展出来后,自然是能够一口道破了。

    祝无双的修为境界终究还没有达到可以无视一切外物的程度,因此她不得不正视段飞,毕竟段飞的表现确实与众不同。

    眼见着祝无双终于搭话了,段飞面现得意之色,笑着道:“小弟也是在机缘巧合之下,偶尔听说过这门秘法,倒是祝师姐懂得施展这门失传已久的佛门秘法,才让小弟感到万分惊讶啊!”

    祝无双淡淡的扫了段飞一眼,道:“以段师兄的本事,惊讶倒还不至于,更多的应该是感到好奇吧?”

    段飞闻言后微微一笑,回应道:“惊讶也有,好奇也有,毕竟祝师姐的所言所行,可一点都不像是阴葵门的弟子啊。”

    祝无双还是以淡淡的语气道:“段师兄还真是好奇心旺盛!阴葵门既然安排小妹进入九死塔,就算这其中确实有着不同寻常之处,似乎也用不着段师兄来多管闲事吧?”

    段飞哈哈一笑,轻轻点头道:“就当是小弟生性喜欢多管闲事吧,不知道祝师姐可否将其中的秘密坦言相告呢?”

    祝无双扫了段飞一眼,道:“你确定想卷入其中?不怕招惹到麻烦?”

    段飞毫不在乎,继续笑着道:“在这九死塔内,怕的是没有机缘,谁又会在乎麻烦呢?”

    祝无双微微点头,但还是一副淡淡的语气道:“越是未知,就越是凶险,希望段师兄不要为今天的决定而后悔!”

    此时段飞哪有半点后悔的样子,笑着道:“还请祝师姐指教!”

    祝无双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在组织语言,片刻之后才道:“这一次我进入九死塔,确实是带着全盘计划而来,而且这计划并不仅仅与阴葵门有关,还事关不知道多久以前的一桩秘闻,一旦完全如计划那样的发展,说不定有机会揭开与九死塔有关的秘密。”

    “九死塔神秘无比,宗门这么多前辈高人投入毕生的精力去探索,也很难有大的收获,哪怕这次借助了外来的力量,可一旦真要破解了九死塔的秘密,哪怕只是极小的一部分,那也算是前所未有的机缘,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事后收获又会是何等之大?”

    祝无双坦言她的计划关系到九死塔之秘,她真的能够高端到如此地步吗?

    段飞倒不是怀疑祝无双在夸大其辞,而是怎么也想不明白,真要是这样的大事,为何安排祝无双来执行?

    祝无双固然是极为优秀的天骄弟子,但是她真的能够完成无数前辈高人都没能够完成的壮举吗?

    段飞在心中疑惑之余,忍不住向祝无双问道:“祝师姐,你真的是阴葵门的弟子吗?”

    祝无双没有丝毫的犹豫,而是淡淡的道:“可以说我是阴葵门的弟子,也可以说我不是阴葵门的弟子,这其中涉及到一些个人**,段师兄还要继续追问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