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三 第二十六章 枯骨,袈裟!
    ,精彩无弹窗免费!

    段飞看着祝无双如此淡然的模样,免不了会有几分尴尬。

    至于祝无双,段飞在不在对她来说似乎没有任何的区别,她在看了段飞一眼之后,就继续打量着神庙废墟,仿佛神庙废墟比段飞有吸收力多了。

    祝无双越是表现的如此神秘,段飞对她就越是有好奇心,当下段飞也不讲什么客气了,就这么紧紧盯着祝无双,想看她到底要干些什么。

    还有,祝无双被段飞如此紧盯之后,她还能够视段飞如无物吗?

    不得不说,祝无双九百九十九点的精神力数值果然不是盖的,她被段飞牢牢盯着之后,依然像是没有看到段飞一样,在神庙废墟门口打量了半天后,就迳直进入到了废墟之内。

    如果换了一个普通人,身旁有一个人总是牢牢盯着他,多少会感到有一些不自在吧?可祝无双却能够把段飞当作空气一样。

    当下段飞也不作声了,而是跟在祝无双的身后回到了神庙废墟内,想看看祝无双到底想干些什么。

    神庙废墟的正殿比起段飞先前打坐练功的后殿要残破的多,只剩下一个基座还勉强有着以前的几分轮廓。

    这座神庙在没有变成废墟之前,也算不上有多么的辉煌,哪怕是主殿,整个基座占地也就一百多平方米的样子,现在更是只剩下一个土台。

    祝无双就站在这样的一个土台之上,一双大眼睛微微的闭了起来,就像是在感应着什么一样。

    段飞知道以祝无双的性格,不可能是在故弄玄虚,难不成在这个被所有人都认为已经没有了内涵的神庙废墟内,还能够隐藏着什么不成?

    段飞四下里打量了一下,依然没觉得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干脆静下心来,且看祝无双到底要干些什么再说吧。

    又过了片刻之后,祝无双像是真的感应到了什么,在土台上移动了一下方位后,就顺势盘膝坐了下来。

    随即就见祝无双从黑袍中伸出双手,紧紧的贴在了地面上,然后灵力涌动,仿佛是化为光华一样渗入到了地下。

    看着祝无双从黑袍内伸出来的双手,这还是段飞首次看到她的身体肌肤,给段飞的感觉仿佛这双手很是柔弱,和小孩子的手掌差不多大小,而且肌肤卡白,不带着一丝血色,就像是多年未见阳光一样。

    这个祝无双,不会一直都用黑袍笼罩着自己的全身吧?

    不过,别看祝无双的身形显得娇小柔弱,但是她气血境大圆满巅峰的修为却是货真价实的,手掌中涌出灵力后显得气势很足,只不过是片刻之后,土台就开始整个的晃动起来。

    以祝无双的实力,能够撼动土台并不稀奇,真正古怪的是她在动用灵力后,应该是动用了某种特殊的秘法,只见她身前的土地就像是稀泥一样的软化起来,真要有什么东西从地底下钻出来,也许会轻松的如同穿出水面吧?

    又过了片刻,随着软化的地面越来越宽广,渗入到地下也越来越深,还真的像是翻起了波浪一样,有着一物从地下突然破“浪”而出!

    段飞一直紧盯着祝无双,此时自然看的很清楚,破浪而出的居然是一具淡金色的枯骨,而更为古怪的是,在枯骨身上还披着一件大红色的袈裟,并没有因为深埋在地下而显得有丝毫残破。

    这具枯骨,应该是某位佛门高僧圆寂后所留下来的,否则的话枯骨不会呈现出淡金色的样子,至于那件大红色袈裟,毫无疑问应该是一件佛门至宝,足以经受得起时间岁月的洗礼。

    谁能够想到在神庙废墟的地下,居然还埋着这样一具高僧枯骨呢?

    历年来曾经来过神庙废墟的天魔宗弟子着实不在少数,可没人能够发现地下有着如此古怪,就算段飞也是一样。

    这倒不是说天魔宗其他弟子没什么本事,而是高僧枯骨确实有古怪,也不知道这位高僧在生前是不是动用了某种秘法,袈裟法宝裹住他的身体后,就像是化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甚至还能够彼此帮忙掩盖气息。

    气息全无的枯骨与袈裟,一旦深埋到了地下,除非是掘地三丈,否则谁也无法发现地下还有这样的异物存在。

    可祝无双却是一个例外,她就像是早有准备一样,知道地下有这么一具高僧枯骨的存在,甚至还懂得动用秘法将之召唤出来。

    要知道高僧枯骨破“浪”而出的那一瞬间,明显是枯骨自己奋力扑出的,而不是祝无双将之挖出来。

    同时从另一个方面,也能够证明祝无双是早有准备的,那就是高僧枯骨刚刚从地底冲出来的时候,就见祝无双抖手一挥,居然抛出一个炼骨峰所独有的尸袋,将高僧枯骨给装了起来。

    祝无双的一整套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样简洁,如果不是段飞一直紧紧盯着她看,估计也看不清楚高僧枯骨的模样吧?

    一直到目前为止,祝无双所施展的种种手段,可一点都不像是阴葵门的弟子,而且她动用尸袋的手法如此熟练,难道这不应该是炼骨门的独门绝技吗?

    段飞因为祝无双的神秘,一直很想摸清楚她的来历,谁知道从现在的情形来看,祝无双反而是变得越来越神秘了。

    祝无双毫无疑问算得上是天骄层次的弟子,但是仅凭她个人的实力,不可能对九死塔内的情形了解的如此透彻,而且布下这么大的一个局!

    这背后到底牵扯到了什么样的存在?为祝无双撑腰的到底是阴葵门还是另有其人呢?

    而祝无双敢当着段飞的面做这些,就代表她并不怕自己的行为曝光,也就等于她执行的计划是极为周密的,就像是摆在桌面上的阳谋一样,根本用不着担心实施不了。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的段飞,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心,忍不住向祝无双问道:“祝师姐,你到底有何计划?不知可否相告?”

    祝无双淡淡的扫了段飞一眼,要紧不慢的将尸袋扎好口,收到了笼罩她全身的黑袍之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