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三 第二十一章 土著部落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别以为不沾因果的一视同仁是一种慈悲,如果活生生的生命与土木粪石都没有任何区别,那才是最让人感到害怕的!

    试想一下,在不沾因果的人眼中,活生生的生命和一堆烂泥一样是没有任何价值的,那么推而广之,又有什么事情是他们做不出来的呢?

    种族灭绝、世界末日等,也算不上是什么大事,只看有没有这个需要!

    真要与这样的人相处,你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好在祝无双还没有灭情绝性到如此极端的程度,这使得段飞看着她的时候,还不是那么的可怕。

    但是祝无双有着这样的性格趋向,这使得段飞对她的来历产生了怀疑,毕竟在天魔宗这样的魔道宗门,怎么可能培养出这样的弟子来?

    祝无双出现的又是如此突然,要说这其中没有古怪的话,又怎么可能呢?

    也就在段飞心生疑惑之时,祝无双在前面引路,很快就顺利的从鹰愁峰的后山离开,从她沿途之中的表现来看,她真的是对鹰愁峰十分熟悉。

    哪怕段飞在进入九死塔之前接受过专门的特训,也不可能对某一个特定地方熟悉到这种程度。

    唯一的解释,就是鹰愁峰正是祝无双此行的目标,她才会在事先就准备的如此充分。

    不论是鹰蛋还是雏鹰,应该都是祝无双的目标,而且她的目标绝不仅仅只是如此,应该还有着更多的计划。

    如果说其他人进入九死塔是为了寻找机缘,那么祝无双就是有备而来,有着极为明确的目标,甚至在事先就已经有了全盘的计划。

    但是段飞相信,不论祝无双计划的再怎么周密,现在他们在鹰愁峰的相遇,应该是出于一个意外,毕竟大家传送进来的地点是随机出现的,谁能够事先就料到会碰到谁呢?

    如果祝无双有着完整计划的话,那么她接下来会怎么做?她不可能一直和段飞联手行事吧?

    果然,在离开鹰愁峰之后,祝无双就很是淡然的向段飞道:“段师兄,鹰蛋既然已经到手,那么你我之间的协手合作就此告一段落吧,接下来还是各行其事为好。”

    话音一落,祝无双完全一副不想搭理段飞的样子,就这么迳直而去,简直是把段飞当作了空气。

    以祝无双那种接近于不沾因果的性格,段飞在她的眼中,应该与飞羽鹰没什么区别,告辞的时候还能够打一声招呼,就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

    段飞找不到理由非要跟着祝无双一起行事,但是在心中思索了片刻之后,他就向着祝无双拱手行了一礼。

    “祝师姐,你我就此别过也好,不过小弟有一事要提醒你,此去向西千余里的地方,有一片森林存在,在森林中异相频现,种种匪夷所思之事实在是超乎想象之上,为安全着想,还请祝师姐小心行事,尽量避开那片诡异的森林为好。”

    此时段飞看不到祝无双的神情变化,但是却听到了她极为冷淡的一声回应:“哦,知道了!”

    祝无双的话音刚刚一落,就见她头也不回的迳直而去,所行方向并非是段飞所说的森林方位,而是斜斜向着另一处地方而去。

    段飞故意说森林中的事情太过诡异,就是想试探一下祝无双,看一看她的心境是不是真的那么超然,而事实也证明,不论段飞再怎么说的天花乱坠,祝无双也毫不为之动心,而是无比坚定的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事。

    祝无双进入九死塔,肯定是有着事先制定好的完整计划,但是段飞暂时还看不出来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过,现在只不过是刚刚进入九死塔,就算祝无双真要干什么大事,那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成功的,而段飞也有自己的任务要完成,只要祝无双的行事不与他冲突,又何必去管祝无双到底要干些什么呢?

    于是段飞收拾好心情,继续向着东方而行,去寻找自己的机缘再说。

    接下来的一天一切都风平浪静,段飞没有碰到任何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情,到了夜间他想找一处地方稍稍休息一下的时候,才算是遇到了一种很是特殊的土著智慧生命。

    这种智慧生命是一种类人猿,文明程度顶多也就进入到原始的部落时代,还没有形成完整的语言系统,更别说是文字了。

    这种土著人类在前人的记载中曾经多次出现,如果他们生活在一个正常的世界,那么随着时间岁月的流逝是有可能进化的越来越文明,但是九死塔的世界极为特殊,几乎相当于每隔二十年就重启一次,使得这种土著人类根本没有进化的机会,这么多年以来都没有任何的改变。

    土著人类虽然没有大智慧,却有着一颗敬畏之心,除了崇拜大自然的各种力量之外,他们在见到修真者之后,也是将其当作神灵来膜拜的。

    比如说见到段飞之后,土著人类会自动的下跪敬拜,并将部落中最好的瓜果时鲜奉上,视段飞如同神灵。

    这种土著部落在九死塔的世界中极多,段飞也不知道眼下的这个部落到底如何称呼,但是能够感觉到他们的善意,也就顺势在部落内留宿一夜,而土著人类则是将他们“最豪华”的茅草棚贡献了出来,以表示他们对神灵的敬意。

    段飞为了“礼尚往来”,也出手展露了一些“神迹”,比如说破石开路啊,或者凭空点火为这个土著部落留下了一个可以数月不熄灭的火种啊,都足以让整个部落的土著人类口中叽哩呱啦的喊着敬语,然后全族向着段飞跪拜。

    这些土著人类太过纯朴了,与他们呆在一起几乎没有任何的压力,但是对于段飞来说,他却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世界,居然是在九死塔内!

    九死塔内的世界,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如果是虚幻的,为何又是如此的真实?

    就在这么一个似真似幻的夜晚,段飞觉得自己在心境上似乎有了一些进步,他也越来越习惯这个穿越后的世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