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三 第二十章 不沾因果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面峭壁和苍背鹰的鹰巢,从地面位置上来说,完全就是背靠背的,有着一种老死不相往来的感觉,而位于这面峭壁上的巢穴,自然就是属于飞羽鹰的了。

    飞羽鹰的习惯与苍背鹰不一样,它的巢穴就是在悬崖峭壁上真正开凿出来的洞穴,与苍背鹰搭建起来的鹰巢完全是不同的风格。

    但是顺利来到飞羽鹰的巢穴后,还是有着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在飞羽鹰的巢**,并不是所有的飞羽鹰全都被吸引出去参战了,而是还有一只飞羽鹰留守在了巢**。

    这只飞羽鹰之所以没有离开,是因为有一只鹰蛋即将孵化出来,虽然外面的战况极为激烈,对于这只飞羽鹰有着极大的吸引力,但天生的母性光辉,还是使得它选择了留下来。

    飞羽鹰的领地观念极为强烈,否则的话也不会为了地盘之争而与苍背鹰在鹰愁峰上斗的不死不休,因此眼见着段飞和祝无双侵入巢穴,它立刻就尖啸一声扑了上来。

    这个时候祝无双的表现可就相当奇怪了,她并没有向飞羽鹰出手,而是侧身向着旁边一闪,把飞羽鹰让给了段飞去对付。

    飞羽鹰的单体作战能力并不强,以祝无双气血境大圆满巅峰的实力,想要解决飞羽鹰一点也不难,为什么她非要让给段飞出手呢?

    这只飞羽鹰叫个不停,如果不将它解决掉,天知道它的叫声会不会将其他的飞羽鹰给召唤回来?

    为了避免麻烦,段飞先是祭出冰蓝剑,随着一道寒芒剑光掠过之后,飞羽鹰身上的羽毛十有**被冻结起来,使得它的身体自然是随之一僵。

    段飞接下来可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在祭出离火剑之后,随着火红色的剑光向前一刺,就将飞羽鹰给刺了个透心凉。

    随着飞羽鹰的尸体落地,祝无双从一旁绕行而过,走到洞穴的一角蹲了下来。

    在祝无双的面前,是一只即将孵化出来的飞羽鹰,现在蛋壳表面已经出现了极为明显的裂痕。

    也就在祝无双蹲下来的片刻之后,有一片小小的蛋壳被顶开,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从里面探了出来,以一种极为好奇的眼神,打量着眼前这个完全陌生的新世界。

    这是一只刚刚孵化出来的飞羽鹰,参考成年飞羽鹰的个头,哪怕是刚刚孵化出来的雏鹰,个头也不比狼狗小,虽然毛茸茸的可以卖萌,但是看到它如同小指般精细的鹰喙,恐怕这一嘴啄下去就是一个血窟窿啊!

    雏鹰探出脑袋后,开始不停啄着蛋壳,明显想把蛋壳破开后好获得自由身,而祝无双看到后,则是轻轻的曲指一弹,顿时就将蛋壳轰成了齑粉。

    雏鹰先是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就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显然想去体验一下外面的新世界。

    但是祝无双却直接挥手一拂,雏鹰瞬间就消失不见,而段飞则是在一旁看的清清楚楚,祝无双随身带着一个灵兽袋,她这次是直接将雏鹰收到了灵兽袋内。

    不论是灵兽袋还是乾坤戒,都属于价值不菲的空间法宝,一般气血境的弟子是没有那个身家能够拥有的,但是对于祝无双来说,这些空间法宝却像是她手中的小玩物一样,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灵兽袋的价值,一点也不弱于炼骨峰的尸袋,运用得当的话可以为自己随时增添一个强有力的帮手,但是对于祝无双来说,她用灵兽袋把雏鹰装起来,却似乎是在做一件极为平常的事。

    这一下段飞有些明白了,为什么祝无双在他脑海中留下的人形剪影是灰色的了,因为从祝无双的言行举止来看,她颇有一种不沾因果的作风,似乎不论在她眼前发生什么事,她都会拿出一种置身事外的态度来。

    这种处事方式,与佛门的作风倒很是相似,可祝无双明明是阴葵门的弟子,代表的是天魔宗女子一脉,却有着这种佛门习性,这其中真的没问题吗?

    不论祝无双做了什么,她都表现的极为淡然,将雏鹰收到灵兽袋之后,她就转过身来,淡淡的向段飞道:“雏鹰我收走了,接下来如果搜索到鹰蛋,按约定就是属于段师兄你的了。”

    段飞对此自然不会有异议,毕竟真要把雏鹰给他,他又没有灵兽袋在身,难不成还要拴着这只雏鹰在九死塔内闯荡不成?

    随着段飞向祝无双点了点头后,祝无双也就不再多话了,而是很平静的绕过飞羽鹰的尸体,带着段飞继续在其他的巢**搜索起来。

    接下来的飞羽鹰巢穴,可就再无意外发生了,只不过是片刻之后,段飞就收获了飞羽鹰的鹰蛋两枚,而祝无双也捡起了一枚。

    如果继续在鹰愁峰上搜索,明显还能够有着更多的收获,但是祝无双却在这个时候淡淡的道:“好了,差不多也是时候收手了。只要苍背鹰和飞羽鹰始终保持着平衡,它们应该还能够在鹰愁峰上生活的很好。”

    看着祝无双一直这么淡然的模样,段飞心中的好奇心更盛了,他忍不住在一旁问道:“祝师姐,你到底是动用了什么手段,让苍背鹰和飞羽鹰撕杀的如此惨烈,这才给了我们可乘之机?”

    祝无双似乎一点卖关子的打算都没有了,她直接淡然的道:“不过是一种对鹰类妖兽有奇效的催情药物,经过改良之后能够让它们不受控制的兴奋,但是药效似乎有些过头,使得苍背鹰和飞羽鹰太过兴奋,估计这一场大战过后,就算还有不少成年鹰兽活着,但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鹰愁峰上应该再不会有新的鹰蛋出现了。”

    祝无双说的很是轻松,但是给段飞的感觉,却有着几分不寒而栗。

    这种不沾因果,超脱一切之外的态度,才是最可怕的啊!

    因为在祝无双的身上,已经看不出几分人味了,不论什么东西与事物,在她眼中都没有区别,是鲜活的生命也好,还是路边的碎石也好,全都会一视同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