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三 第十九章 祝无双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与段飞相逢在鹰巢内的这个人,正是那个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中的阴葵门娇小女弟子。

    段飞除了知道她的名字叫作祝无双之外,其他的可以说是一概不知。

    就连在五门大比举行之前,各门相互收集资料时,在阴葵门的天骄弟子中,也没有这个祝无双的存在,就好像她是在五门大比之后突然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当然了,能够代表阴葵门进入九死塔,祝无双毫无疑问是有着真本事的,否则阴葵门也不可能白白的浪费这么一个名额。

    至少从祝无双的表现来看,她确实是有着几分真本事的,比如说能够无声无息的潜入到鹰巢中来,就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段飞自进入鹰巢以后,祝无双就一直静静的看着他,似乎一点都不为段飞的突然出现而感到惊讶。

    祝无双全身依然笼罩在一件宽大的黑袍内,并没有将她的样貌全部都显露出来,顶多只看得出来她的体形很是娇小,而最为显眼的则是,她的一双眼睛相对来说很大,看上去很有一种卡哇伊的二次元感觉。

    哪怕是笼罩着一身黑袍,也可以看到祝无双的一双眼睛是如此闪亮,就像是天上两颗闪烁的星星照耀在段飞的身上一样。

    段飞经过最初的惊讶之后,很快就镇定下来,笑着向祝无双拱了拱手,道:“原来是祝师姐在此,看来我们的运气还算是不错,眼下刚好有两颗鹰蛋,正好一人一个。”

    祝无双被一身黑袍所笼罩,此时也看不见她是什么样的表情,但可以听到她很是淡然的道:“段师兄太客气了,以段师兄的本事,应该是小妹需要仰仗段师兄的地方更多才是。”

    说到这里,祝无双缓缓的站起身来,向着鹰巢外看了一眼,依然是淡淡的道:“这一次小妹稍稍动了点手脚,让这些鹰类妖兽太过兴奋了,相互争斗起来不死不休,这才有机会潜入到鹰巢之中,但闹出来的动静比小妹预想中要大,接下来到底要怎么做,不知道段师兄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祝无双的语气听上去很是平静,但是段飞却算是因此而领教了她的本事,难怪这一次苍背鹰、飞羽鹰的战斗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居然是祝无双在暗中动了手脚。

    这到底是因为祝无双恰逢其会呢?还是她刻意为鹰愁峰上的鹰蛋而来?

    祝无双自己不明说,段飞也不好开口相问,于是打了个哈哈道:“天魔五门一向同气连枝,今日既然有缘与祝师姐碰上了,那么这次得到的鹰蛋,自然是平均分配。如果因此而惹恼了苍背鹰、飞羽鹰,自然也是我们联手对敌。”

    这个时候段飞还真希望祝无双能够出手将她的真本事展现出来,也好摸一摸她的底细。

    至于祝无双,还是那么一副淡然的模样,轻声回应道:“好!那就如段师兄所言。”

    于是段飞也不讲客气了,将巢中的两枚鹰蛋捧起,直接与祝无双一人分了一个。

    苍背鹰的鹰蛋至少也有面盆大小,一直捧在手上是不可能的,自然要收纳在储物装备中,而段飞刻意观察了一下,发现祝无双动用的是一枚乾坤戒,这说明她虽然名声不显,但是家底却一点也不薄,否则的话也不可能有乾坤戒在手了。

    接下来段飞和祝无双搜刮了几个鹰巢,各自又取了一枚鹰蛋,虽然其他的鹰巢中应该还有鹰蛋存在,但是祝无双却摇了摇头。

    “今日苍背鹰和飞羽鹰死伤较多,如果再把鹰蛋一扫而空,恐怕这种九死塔内所独有的妖兽会就此灭绝。还有,为了保持苍背鹰和飞羽鹰的平衡,飞羽鹰的蛋,我们也得顺几枚到手才行。”

    这祝无双居然还懂得生态平衡的道理,这可是真是不简单啊,而段飞在这个时候自然不会说一个“不”字了,于是笑着向祝无双点了点头。

    “既然祝师姐已经有了全盘安排,小弟自然没有异议。看来祝师姐对这鹰愁峰极为了解,那么由祝师姐说了算,肯定是更为妥当一些。”

    祝无双倒也没有和段飞客气,迳直向段飞挥了挥手,就带着段飞一起退出了现在的鹰巢。

    段飞对祝无双很是在意,祝无双的一举一动他都在暗中观察,看到祝无双轻盈的动作之后,也就知道祝无双的实力绝对不弱,仅仅只是在速度方面的表现,就已经是血气境巅峰的水准了。

    于是段飞心中好奇心升起,仗着自己的正气点足够用,也就不在意一个正气点的消耗,用神窥之眼观察了一下祝无双。

    身体强度九百六十,速度九百八十一,力量九百七十三,精神力九百九十九,综合战斗力高达三千九百一十三!

    这就是祝无双无比华丽的数据了,特别是在精神力方面,她居然达到了气血境满值的九百九十九点,这还是段飞首次在他人身上看到满值的能力值!

    哪怕是魔轩辕,已经十分接近于天道突破的状态了,却也没有任何一项能力值能够达到满值的状态。

    这当然不是说祝无双已经超过魔轩辕了,多半是她在精神力的修炼方面有着独门秘法,这才能够达到眼下这样的境界,而这也是她的底牌所在。

    还有一点让段飞不解的是,通过神窥之眼观察祝无双之后,她留在段飞脑海中的人形剪影,居然是灰色的,即不是代表善的白,也不是代表恶的黑。

    难不成这个祝无双纯净的就像是一张白纸,从她的过往行为根本看不出来她的善恶?

    总之,随着段飞对祝无双了解的越来越多之后,反而觉得她更为神秘,实在是有着太多的地方看不懂了。

    这样的一名弟子,阴葵门到底是怎么培养出来的呢?

    当然了,抛开祝无双的神秘不谈,她接下来的表现确实显得对鹰愁峰很是熟悉的样子,只见她绕着悬崖峭壁七拐八弯的行进了一段路程之后,就来到了与鹰巢相背对的另一面峭壁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