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二 第五十二章 遇袭
    ,精彩无弹窗免费!

    葬柳谷内的阴气再怎么浓郁,其总量也是有限的,自然不可能让每一株柳木都变异为傀儡柳,现在总共有着十余株傀儡柳在葬柳谷中存活下来,已经是此地的极限了。

    在第八天,段飞正准备再找一株傀儡柳下手的时候,却是突然间神色一紧,连忙向着柳林暗处藏身而去。

    葬柳谷内柳木众多,早就已经形成了一片柳林,但是能够进化为傀儡柳的却是千中无一,想在柳林中找出傀儡柳固然很花时间,但是要想藏身在柳林中,却也是很容易的一件事。

    四下里阴气森森,整个谷内都被迷雾所笼罩,即使白日里视线也会受阻,想一下子搜遍葬柳谷全境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也就在段飞藏起来的片刻之后,一阵尖锐的破空声呼啸而来,随即就见一艘长约十丈的灰色战舟悬停在了葬柳谷上空。

    这艘战舟是标准的天魔宗制式,但是从涂装的颜色来看,应该是属于丧魂门所有的。

    葬柳谷距离血饮峰更近一些,丧魂门却把战舟开到这里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如果不是小美及时的向段飞预警,估计战舟飞过来的时候,多半会与段飞撞个正着吧?

    别看血饮门、丧魂门同属于天魔宗,但是不同的宗门之间竞争激烈,在没有外敌的时候可不会讲什么同门之情,真要与丧魂门的人撞上,段飞多半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哪怕丧魂门的人只是把段飞的行踪透露出去,对于段飞来说都会是一件极为麻烦的事情。

    能够驾驭战舟,那肯定是有金丹强者坐镇,段飞可不敢造次,于是老老实实的藏身在暗处,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天空。

    片刻之后,只见三个人影从战舟上一跃而下,轻飘飘的就落到了葬柳谷中。

    这三个人只是从空中顺势坠下,明显还不会飞行,说明他们还停留在气血境界,并非是金丹强者。

    战舟放下这三个人后,就再度加速破空而去,看来这艘战舟只是顺路来葬柳谷一趟,真正的关键还是落下来的那三个人。

    段飞估摸了一下方位,那三个人落下来的位置距离他约有百余丈开外,考虑到他们肯定会往葬柳谷的深处而去,那么只要藏好身形悄悄的跟上去,应该能够弄清楚他们来到这里是干什么的吧?

    于是段飞在分辩了一下方向后,就俏俏的潜行而去。

    差不多半柱香的时间过后,段飞隐隐听到前面传来了对话的声音。

    “阴师兄,这葬柳谷中阴气森森,果然是一处极为特殊的地方,难怪能够生长出傀儡柳这样的异物了。”

    “哈哈,说来也是巧,我在翻阅宗门旧档的时候,偶然发现了与葬柳谷有关的记载,巧好又听巴师兄你提起过与傀儡木有关的事情,这才相邀巴师兄一起来这葬柳谷走一趟。”

    “阴师兄你还真是有心了,此地阴气浓郁,又有你们丧魂门的前辈大能在这里布下阵法,种植柳木,相信这傀儡柳必定能够起到大作用啊!”

    “哈哈,真要如此,巴师兄一旦有所收获,可别忘了小弟的好处。”

    ……

    段飞在暗中听着这两人的对话,却隐隐觉得有一些不对头。

    明明是从丧魂峰的战舟上下来,但是听这两人对话的内容,好像并非是同门。

    不是同门又互相以师兄相称,这是天魔五门之间的习惯,由此看来,所谓的阴师兄应该是丧魂门的弟子了,而另一个巴师兄,却不知道是哪一个宗门的。

    还有,明明是看到三个人从战舟上下来,怎么现在只听到两个人的对话声呢?

    一想到这里,段飞瞬间就明白过来,他为什么会觉得有些不对头了。

    这三个人如果是为了傀儡柳而来,沿途之中肯定会注意分辨有没有柳木变异为傀儡柳,而段飞在这里呆了七天,斩杀傀儡柳的时候也没有考虑太多,怎么可能不留下痕迹呢?

    阴师兄和巴师兄故意大声说话,就是为了吸引段飞的注意力,而另外的第三人则是在暗中埋伏吧?

    段飞刚刚意识到这一点,就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劲风袭来。

    “好你个兔崽子,果然是鬼鬼祟祟的藏身于此,你还不速速给爷爷现身!”

    伴随着劲风而来的,是一个极为粗豪的声音,而段飞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直接脚下发力,猛的一下子横移至数丈开外。

    只听“哗啦啦”的一阵乱响,在段飞身后至少有三、四株干枯的柳木,被劲风扫中之后化为了木屑。

    段飞顺势在地上一个翻身后站起身来,这才看清楚了在背后偷袭他的人是谁。

    这是一个身高近两米的壮汉,虽然一脸的络腮胡子,但面相并不显老,显然年纪也不是很大。

    至于他手中所持的武器,则是一件长柄的弧形砍刀,看样式和小白手中的獠牙神兵十分相似。

    与此同时,段飞听到过声音的阴师兄、巴师兄两人,也以极快的速度飞跃过来,与壮汉一起呈品字型的将段飞围在了中间。

    “哟,原来是血饮门的师兄在此啊,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好,隔着血饮峰有好几千里路呢,值得师兄跑这一趟吗?”

    说话的人是一名身穿灰袍的矮个子,听他的口音应该是那位阴师兄,而灰袍则是丧魂门弟子的标准着装。

    至于另外一位巴师兄,则是一个瘦高个,他和那个壮汉一样,身上披着一件白骨色的长袍,明显是出自于炼骨门的弟子。

    虽然被对方三人所围,但是段飞没有丝毫的示弱,而是淡淡的道:“这里距离丧魂峰、炼骨峰好像更远吧?又是怎么劳动诸位师兄大驾的呢?”

    矮个子的阴师兄哈哈大笑起来,道:“这位血饮门的师兄请放心,我们天魔五门,向来都是同气连枝,刚才是不知道师兄的来历,这才贸然出手,还请师兄见谅。”

    “对了,师兄看起来面生的很,不知道如何称呼呢?小弟虽然在丧魂峰修行,但是对于血饮门的诸位师兄却还算熟悉,否则也不会大水冲了龙王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