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二 第四十九章 名额之争
    ,精彩无弹窗免费!

    随着段飞与血中广虚与委蛇一番,也就彻底弄明白了血中广的意思。

    这个血中广,明显是喜欢以智者自居,绝非是那种喜欢打打杀杀的鲁莽之辈。

    也幸亏血中广是这样的一个性格,否则的话也不会拿萧家姐弟做为筹码,要求段飞听他命令行事了。

    段飞最怕的就是碰到一个莽夫,直接喊打喊杀用萧家姐弟的性命来威胁,或者是捅报窗户纸,把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闹得整个宗门上下皆知。

    血中广不过是要主导权罢了,就算给他又如何?反正他的目的也是为了在五门大比中有一个好的表现,这正好和段飞的第二阶段任务相同。

    血中广愿意为这件事上下奔走,段飞自然也可以顺势而为,争取在这一次五门大比中获得千年以来的最佳战绩。

    于是段飞客客气气的向着血中广一拱手,道:“血师兄,以你的名望,这一次五门大比我等自然是以你马首是瞻。还请血师兄放心,但凡你有令,小弟定当遵从!”

    段飞能够如此表态,血中广自然是大喜过望,他立刻许诺,只要这一次五门大比大家表现出色,宗门必定有更多的奖励颁下,到时候少不了段飞的好处。

    并且血中广向段飞坦言,只要他们二人达成了共识,那么声势之大,足以使得其他八名弟子也不得不依附过来。

    而其他的八名弟子,其中有人与段飞算是有着旧怨,但是随着他血中广出马之后,自然能够掌控大局,也就用不着担心还会有人不识相的进行内斗,这也是为了让段飞放心。

    其实血中广就算没有做出这样的承诺,段飞也不会忌惮易不智、战无极等人。

    不过,为了能够在五门大比中有更好的表现,自然是要团结一切能够团结的力量了。

    最终段飞和血中广相谈甚欢,血中广那可是挂着满脸笑容离开段飞洞府而去的。

    团结其他弟子的事情自然是由血中广操心,现在段飞唯一要考虑的问题,就是如何提升自己的实力了。

    至于萧家姐弟的事情,血中广则是向段飞表示,他们在血饮峰上过得很是愉快,待得五门大比结束之后,有的是机会把他们送下血饮峰。

    血中广告辞后,段飞正在考虑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到他选定的地方去试炼一番,王佐就再度来报,说是方圆方师兄登门来访了。

    这是怎么了?血中广前脚刚走,方圆后脚就来,他们这是约好了的吗?

    论声望,方圆自然是远远及不上血中广的,但是方圆回归血饮峰后的表现,却完全可以用“神秘”二字来形容。

    这个方圆是如此的神秘,既然他找上门来了,那么与他谈一谈又有何不可?

    于是段飞再度出迎,将方圆迎进了屋内。

    方圆与段飞算得上是旧识,但是两者之间没有任何的私交,哪怕这一次是方圆主动前来拜访,但是看他脸上的平静样子,也不知道他心中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想法。

    段飞与方圆客套了几句,方圆脸上的神情依然没有任何变化,一张脸简直就像是僵硬了一样,看上去一点也不友好。

    不过,自从方圆回到血饮峰之后,他不是一直都是这么神神秘秘的吗?

    好在方圆没有卖关子,哪怕他一直板着脸,还是很快就开门见山的道明了来意。

    “段师弟,不知道你对五门大比的事情,了解有多少?”

    段飞闻言后一笑,道:“小弟成为亲传弟子还不到半年时间,宗门内的事务都了解不多,更别说是五门大比了。”

    方圆点了点头,还是那么一副木无表情的模样。

    “所谓的五门大比,说白了就是为了分配进入九死塔的名额而举办的。这九死塔每隔二十年开启一次,天魔五门各自能够有多少名额进入其中,全都要靠五门大比的成绩来决定。”

    段飞道:“这一点,小弟倒是听闻过,但是对于其中的细节却不甚了解。”

    方圆继续解释道:“九死塔是我们天魔宗的镇宗之宝,但时至今日,全宗上下能够进入的最高层,也不过是第三层罢了。”

    “第一层,仅供气血境弟子进入试炼。第二层,则是金丹期长老们寻求机缘的所在。第三层,更是只有养魂境的大能进入后,才有活着离开的可能。”

    “更高的第四层自然也是存在的,可是天魔宗万余年来,还从来无人能够摸到其门槛!”

    “至于这前三层能够进入的人数,那也是有着严格规定的,每一层都无法超过二十七人,因此这二十年才开启一次的九死塔,对我天魔宗任何一个境界的修士来说,每一次开启那都是无比宝贵的机会。”

    “按照五门大比的规则,获得第一的宗门,可以拥有进入九死塔的十三个名额,剩下的四个宗门,则是按照排名各自拥有五、四、三、二的名额。”

    “而且,这样的名额分配比例,是适用于整个九死塔前三层的。也就是说,哪怕是养魂境的大能,要想获得进入九死塔的机会,也要靠我们这些气血境的弟子去拼抢。”

    “若非如此,五门大比又如何能够得到全宗上下如此的重视呢?”

    段飞听方圆解说到这里,忍不住心中一动,也就插口问道:“不知道这千余年来,我们血饮门在五门大比中的最好成绩是第几名?”

    方圆看了段飞一眼,虽然还是一副木无表情的模样,但是眼神中却似乎另有深意。

    “我们血饮门,除了一千多年前的药丹师药前辈惊才绝艳,曾经带领众弟子获得过第二名的佳绩之外,其余大多数时候,只不过是争一争第四的排名,就连排名第三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说起这位药丹师前辈,与段师弟倒是颇有几分相似之处,算得上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奇才了,这也是我来找段师弟的原因。”

    方圆道明了来意,而段飞则是在心中寻思着:如果方圆所说的属实,那么要想完成第二阶段任务,至少也要取得五门大比第二的成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