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二 第三十八章 以本伤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伍少龙想靠防守把战局拖下去,那么段飞会让他明白,有时候就算你想防守,那也是守不住的!

    随着离火剑再一次的斩在黑白光墙上,只见段飞左手凌空一招,顿时多出来一柄散发着水蓝色光芒的宝剑,与离火剑配合在一起,以钟氏双流剑法的杀招,向着伍少龙攻了过去。

    这柄闪烁着水蓝色光芒的宝剑,正是段飞夺自于马光启手中的冰蓝剑,先前段飞不敢暴露马光启是死于他的手上,因此一直没有将冰蓝剑展现于人前,可现在长风真人都已经知道杀子仇人是谁了,段飞还有必要把好东西藏着吗?

    水火双剑齐挥,再配合钟氏双流剑法,可以将水火交织的威力发挥到极致,效果可就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了。

    只见离火剑的雄雄火光与冰蓝剑的水蓝色光华交织在一起,如同化为了水火两条灵力之龙,向着阴阳梭所织成的光墙冲击而去。

    这一次,黑色二色光华可就压制不住水火同辉的光芒了,只见光墙如同露出了缝隙,有着无数道水火二色的细微光芒渗透而过,像发丝一样向着伍少龙刺了过去,使得伍少龙不得不向后退让。

    阴阳梭的品质再强,但是在离火剑与冰蓝剑的共同压制之下,又如何能够做得到以一敌二呢?

    而且这还不止,随着段飞的灵力涌动,顿时还有一件斧状的法宝凭空飞出,直接落到了幡鬼的手中。

    幡鬼的战斗方式一向都是悍不畏死的,根本就不在乎反震之力,而是拼命尽全力的挥动斧状法宝向着伍少龙不停砍去,哪怕每一击都被光墙所阻,它也没有丝毫停手的打算。

    这件斧状法宝是段飞斩杀鲁一鸣后所得,仅以攻击力而论,并不在离火剑之下,而幡鬼以这样的方式发起攻击,自然是把攻击力提升到了极致,使得伍少龙疲于应付。

    本来在水火双击之下,伍少龙就不得不停的向后退让了,现在加上了幡鬼的拼命攻击,顿时超出了阴阴梭的承受上限。

    阴阳梭这件法宝虽然厉害,但是落到伍少龙的手中之前,却是受到过损伤的,而正是由于这件法宝太过精密,想将之修复并不容易,以伍少龙的门路他一直没找到修复此宝的机会。

    但了眼下这个关键时刻,阴阳梭终于撑不住了,只听一声如同玻璃碎裂般的声音突然响起,护在伍少龙身前的黑色二色光墙轰然崩碎!

    随着光墙崩碎,可以看到伍少龙手中一黑一白两件梭状宝物,瞬间碎裂成七零八落,显然是被彻底的破坏了。

    阴阳梭被毁,其反噬之力那也是非同小可的,只见幡鬼手中所握的斧状法宝,同样是在剧烈的震颤之下,从斧刃开始倒卷,最后一下子碎成了三瓣。

    与此同时,幡鬼的身体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其身形在虚实之间连续变幻数次,明显是它的身体有些撑不住了。

    段飞很是及时的一挥丧魂幡,顿时将幡鬼收到了幡内,接下来自有幡内的阴魂滋养幡鬼,为幡鬼进行疗伤。

    这一战,幡鬼可以说是出了大力的,如果不是它悍不畏死的战斗风格,要想攻破阴阳梭的防御,绝对不会这么快就奏效。

    与此同时,段飞可没打算在这个时候收手,只见他手中离火剑、冰蓝剑攻势不减,同时卷起水火二色灵光向着伍少龙席卷而去。

    伍少龙失去了阴阳梭的保护,如何还挡得住水火二剑的同时攻击?他与段飞之间又没有死仇,何必到了这个时候还要强撑下去呢?

    于是伍少龙很是果断的向后疾退而去,直接退出了血战台的范围,然后很是干脆的向着段飞一拱手道:“段师兄,在下认输!”

    伍少龙算得上是识时务了,反正以段飞的名气之大,他开口认输也不算丢脸。

    但是在伍少龙的心中,他还是颇为郁闷的,因为阴阳梭是他的底牌所在,现在被段飞毁掉,使得他的实力大打折扣,也就别想着能够从败者组中突围而出了。

    说起来还是要怪伍少龙过于小看段飞,现在的段飞又岂是只靠爆发神通就可以横行无忌了?

    别的不说,仅仅只是段飞身上所拥有的法宝之多,就不是其他弟子能够与之相比的!

    伍少龙想靠拖延战术与段飞缠斗下去,但是段飞却可以不管不顾的以本伤人,最终只能是伍少龙吃力不讨好,落得一个惨败下场了。

    至于段飞,虽然毁了一件斧状法宝,但是对于财大气粗的他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淘汰赛都是一场一场单独进行的,因此段飞与伍少龙的这一战,至少也有数万人观战,而观战人群中,萧家姐弟自然藏身其中。

    “咦?小弟,你说姐夫手中的那柄蓝色宝剑,是不是马光启马师兄的那一柄?”

    只见萧红颜一双大大的眼睛十分灵动的转动着,正小声悄悄的问身边的萧宏远,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动着什么心思。

    “嗯,应该是马师兄的冰蓝剑!难道,马师兄的神秘消失,是和姐夫有关?”

    “切!”萧红颜不屑的道:“马师兄就是个表面货,看起来很是光鲜,实际上什么本事都没有,比起姐夫差远了,就算真被姐夫干掉了,那也是他活该!”

    “可是,马师兄是长风师伯的爱徒,万一长风师伯要来找麻烦怎么办?”

    “这个嘛,姐夫可是大姐看上的人,就算是长风师伯,也要给面子!”

    说到这里,萧红颜挥了挥她的小拳头,十分霸气的道:“更何况,只要这一次我们协助姐夫立下大功,把天魔宗闹个天翻地覆,那就算是扬名立万了,到时候长风师伯还能够说什么?他又岂会真的在乎一个纨绔弟子?”

    萧宏远觉得二姐所说好有道理,一时之间无言以对,但是在萧宏远的心中,还是隐隐有着一种不安感。

    以往十余年的人生经验告诉萧宏远,往往只要是二姐认定的事情,都会向着无法预测的方向发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