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二 第三十五章 丧魂之怒
    ,精彩无弹窗免费!

    接下来的门内小比,倒也有好几场精彩纷呈的较量,但是风头全都被段飞的当众宣战给抢去了,根本无法引起太多的关注。

    到了第一小组的种子选手血中广亮相的时候,敢和他交手的弟子根本是不存在的,自然是又一个不战而降。

    当全部的第二轮较量结束之后,在所有的种子选手中,也就只有血中广和屠怀玉是接连两战都因为对手的主动投降而轻松取得了连胜。

    但是屠怀玉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得意,因为人们提起他的名字时,对于他来说并不是荣耀,而是一种耻辱。

    因为人们会说:“哦,这就是那位被当众挑战的屠师兄啊!”

    别看屠怀玉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但是骨子里却是一个极为骄傲的人,如果不能够把段飞干掉,他的念头就不会通达,怎么也快活不起来!

    从这一刻开始,屠怀玉一直盼着门内小比的小组赛快一点结束,只要进入到了最终的决赛,他就会祈祷尽快的与段飞对上,然后当众将段飞斩杀!

    只有这样,屠怀玉的心中才会觉得快活,才能够将他的郁闷心情一扫而空。

    此后的几天,门内小比的小组赛继续进行着,只要有种子选手出战,全部都是获胜而归,并没有任何的冷门爆出。

    倒是周冲的表现相当不错,虽然他只有着气血初期的修为,但是在与对手的较量中却是有胜有负,哪怕他的实力还不足以保证小组出线,但是力争中游却是问题不大的。

    这样的表现,已经算是绝世天骄的层次了,可以想象日后周冲的前途必定是十分可观的。

    当然了,比起像段飞这样能够位列种子选手,周冲还是要逊上一筹的,而以段飞现在的实力,除非是碰上气血后期的对手,否则的话他用不着动用正气火神通都能够胜出,这也使得他在小组赛的对战过程很是轻松。

    随着赛程过半之后,众人对于种子选手的优秀表现已经见怪不怪了,反而把关注的目光投到了小组第二的争夺上。

    此时外围的赌盘很是热闹,每天都有大量的投注,而这些赌盘背后最大的庄家,对于很多弟子来说也已经不算是秘密了,因此方圆的名气也越来越大,更何况他还是第十四小组的种子选手呢?

    数日之后,小组赛将全部结束,到时候会决出一共三十二人的最终人选,去争夺代表血饮门出战五门大比的十个名额。

    不过,就在小组赛进行到第七天的时候,有一桩让众人感到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小组赛正在进行的如火如荼之时,谁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事情发生,着实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而屠怀玉更是没有想到,自己就这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血战台上的小组赛正在紧张进行着,突然间天空上方阴云密布,一道极为浓厚的黑云,就像是从阴曹地府中吹出来一样,将阵阵阴风向着血战台刮过去。

    在观战席上,有一位看上去并不太起眼的血袍老者突然间脸色一变,身形一晃就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空中多出来了一朵血色红云,将突然出现的黑云强行顶住,然后一个巨大的声音在天地间响了起来。

    “魂霸先,你好大的胆子,血饮门是你随便能够闯的地方吗?就算你身为丧魂峰长老,但是在这血饮峰上,也不是你有资格耍威风的!”

    “血开阳,你在老夫眼中不过是后辈,老夫真要想立威的话,又岂是你能够阻止的?老夫明说了,既然有人敢动我丧魂峰的天骄,那就要为之付出代价,否则真当我丧魂峰是好欺负的?”

    “魂霸先,不管你为何而来,现在我血饮峰正在进行门内小比,事关五门大比这样的大事,门规森严你也是知道的,难不成你还敢视门规如无物?”

    “嘿嘿,老夫来此,就当是观摩你们血饮门的门内小比好了,你血开阳总不至于这样也要说个不字吧?老夫就在这里看着,且看看你们这里有个叫作屠怀玉的小子,到底有何本事,能够做掉我丧魂峰的天骄!”

    随着空中对话的进行,黑云在血云的阻挡之下并没有继续下压,但是一股无形的压力却凌空而至,使得正在八座血战台上对战的弟子们感到身体如同坠入到了泥沼之中,行动顿时变得迟缓起来。

    这等手段,当然是只有养魂境大能才能够施展了,而对话的魂霸先与血开阳,分别是丧魂门与血饮门长老会中的成员,当他们开口出声的时候,也就代表着丧魂门与血饮门最高层次的对话。

    魂霸先有着养魂中期的修为,资格比起养魂初期的血开阳要老的多,但是此刻是在血饮门的主场,别看魂霸先刚出现的时候很是嚣张,但实际行事却很有分寸,并没有真正做出有违门规的事情。

    魂霸先与血开阳的对话,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耳中,就算不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但是听到魂霸先提及屠怀玉的名字,那可是货真价实的事实。

    就算屠怀玉是血饮门顶尖层次的弟子,但是与魂霸先比较起来,那就实在是差的太远了,一旦被魂霸先针对,屠怀玉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此时屠怀玉并没有登台出战,但是他听到魂霸先提到自己名字时,却是不由自主的出了一身冷汗。

    魂霸先为何而来,屠怀玉是能够猜到的,但是屠怀玉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暴露呢?

    以屠怀玉的行事之谨慎,他绝对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就算是养魂境的大能,也不可能发现他做的手脚。

    可是魂霸先挟怒而来,就连门内小比的现场都敢闯,并且指名道姓点了屠怀玉的名,这就表示魂霸先有了十足把握,根本不担心事后会被追究。

    法宝丧魂幡确实是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可最终是落在了段飞的手中啊,为何背锅的却是自己呢?

    要说怀疑,段飞居然懂得丧魂门的不传之密,并真正的掌控了丧魂幡,难道不是更值得怀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