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二 第二十二章 绝地反杀
    ,精彩无弹窗免费!

    纪开学突然之间爆发出这样的战斗力,这一次段飞总应该完蛋了吧?

    至少在坐席上观战的屠怀玉是这么认为的。

    为了让纪开学在面对段飞的时候有反击能力,屠怀玉可是下了大本钱的,不仅仅将自己秘而不宣的一面法宝品质丧魂幡交到了纪开学的手中,还私下里将天魔之音的秘法传授。

    当然了,屠怀玉这么做可不是出于好心,反正纪开学就算干掉了段飞,但是在神魂大量燃烧之下,他的神智肯定会受损,最后就算不死也会变成白痴,也就不可能将天魔之音外传了。

    至于丧魂幡,这么件玩意是屠怀玉通过非正常手段弄到手的,但是他精神力修为不够,又不懂得丧魂峰的修炼秘法,使得这样一件秘宝变得颇有一些鸡肋。

    眼下交到纪开学的手中正好,完全可以利用纪开学,将这面丧魂幡所带来的一切未知后果,全都甩锅到纪开学的身上,使得屠怀玉能够抽身而退。

    屠怀玉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想利用纪开学来干掉段飞罢了,由此可见屠怀玉心中对段飞的杀意之浓!

    本来无数人认为这一战,纪开学只能够成为段飞脚下的又一块踏脚石,谁知道纪开学还能够有着这样的手段呢?总不至于最终的结果会是纪开学“爆冷”干掉段飞吧?

    幡鬼扑过来的速度极快,这时旁观的众人还无法看清楚,天魔之音到底有没有对段飞形成冲击,也就只不过是眼一花的功夫,段飞整个人就被丧魂幡给裹了进去。

    等到丧魂幡再度展开的时候,相信段飞会就此消失不见吧?

    就算段飞的爆发神通极为惊人,但是在突如其来的丧魂幡攻击之下,再也不可能创造出奇迹了。

    谁知,接下来的变化,再一次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随着丧魂幡缓缓的展开,一道鲜艳的火色剑光突然从幡下直刺而出,轻轻松松就将纪开学穿胸而过,再然后剑身上的火焰威力爆发,眨眼间就将纪开学的整个胸腔都焚为了虚无!

    在纪开学的身上,也许还有灵光符的存在,但是他在强行燃烧神魂之后,已经再无多余的神念可以动用,甚至连驱动灵光符都做不到,又何来躲避的能力呢?

    至于刺出这一剑的,除了段飞之外,还能够有谁?

    当纪开学突然亮出丧魂幡的时候,谁都以为倒霉的会是段飞,谁知道最终却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纪开学的身体强度本来就是他最弱的一环,又如何挡的住离火剑的火焰之威?这个时候自然是死得不能够再死了,而段飞的脑海中也随之响起了提示音。

    “叮咚,主人斩杀小流氓级恶人一名,获得正气点五十点,当前正气点为六十八!”

    只到这个时候,丧魂幡才完全的展开,并最终落到了段飞的手中。

    这其中的变化,没有人能够看明白,哪怕是观战的诸多聚灵境强者,也不知道段飞是如何做到绝地反击的。

    不过,已经有眼尖之人发现,丧魂幡表面上的那一道黑色幽灵虚影,此刻居然消失不见了!

    这一道虚影,代表着主控丧魂幡的幡鬼,对于丧魂幡来说就像是器灵一样的存在,就算召唤出来后不敌段飞,也会回缩到幡面上,而不会被彻底的灭掉。

    但是在这一刻,几乎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幡鬼已经不存在了,这就相当于被彻彻底底的灭掉!

    段飞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如果他不是有着如此神奇的手段,估计也做不到如此轻易就来一个反杀,将纪开学斩于当场吧?

    在观战的坐席上,屠怀玉几乎是按耐不住的一跃而起,口里更是低声自语道:“难道这就是这小子的底牌??!”

    屠怀玉是因为收到消息,知道段飞获得了血宝斋第三层的一门核心功法后,才会刻意的针对他。

    但是,这门功法到底是什么?会不会成为段飞最大的底牌,这一点屠怀玉一直都没有办法肯定。

    先前蒋新杰、鲁一鸣与段飞对战,全都没能够把段飞的底牌逼出来,现在段飞在法宝丧魂幡的压制下,居然还能够来一次大逆转,如果这不是段飞的底牌,那什么才是段飞的底牌?

    能够让幡鬼消失不见的神通,到底是什么样的功法神通?必定是和神魂方面有关的吧?

    如果段飞最强的神通是神魂方面的,那么为了对付他,就不得不另想门路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在屠怀玉身边的尖嘴猴腮年轻人,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如果这小子真有如此不同寻常的神通,那么这一次五门大比,对于宗门长辈们来说,说什么都要给他留一个位置了,哪怕只是用来对付丧魂门,也能够起到大作用啊。”

    如果丧魂幡真的对段飞无效,也就等于丧魂门的弟子在面对段飞的时候,其实力会大打折扣,再无所谓的杀手锏,又如何还能够是段飞的对手?

    再加上段飞表现出来了如此惊人的越级挑战能力,如无意外的话,就算还要经过门内小比的考较,宗门高层也肯定会安排段飞参加五门大比,从这一层意义上来说,段飞已经真正的出人头地,屠怀玉想将之压制下来都不太可能了。

    唯一的机会,就是让段飞没办法保住性命,毕竟再怎么厉害的天才,一旦陨落了,那也就什么都不是!

    这一刻屠怀玉对段飞的杀意更加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只听他冷冷的开口道:“这小子想要如此轻易的上位,还要看他有没有那个命了!”

    尖嘴猴腮年轻人则是皱眉道:“可是按眼下的情况来看,想要解决这小子又谈何容易?”

    屠怀玉的眼中抹过一丝杀意,冷冷的道:“对付非常之人,就要用到非常之法。虽然这小子怎么看都不顺眼,但也不得不承认,他算得上是非常之人了!”

    尖嘴猴腮年轻人闻言后目光一缩,缓缓的道:“真要不惜代价的对付这小子,会不会太不划算了?还请屠师兄三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