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二 第十七章 再斩一恶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样的战斗结果,相当于两败俱伤吗?

    只见在众目睽睽之下,段飞迅速的弹手抛出一枚回血丹,直接吞到了肚子里。

    这回血丹不愧为九品疗伤丹药,刚刚被段飞吞入口中,就可以看到他身上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着,几乎是眨眼间就收了口,就连鲜血都没有流出多少。

    药千寻可是一口气赐给了段飞三枚回血丹的,只要不是一击就要了段飞的性命,那么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段飞完全消耗得起,这也算是药堂弟子的一个优势吧。

    反观鲁一鸣,就算他再怎么凶悍好战,肉身终究也不是铁打的,在离火剑的威力下又能够坚持多久呢?

    也就在鲁一鸣伤到段飞的同时,他已经有小半个身子被火焰之力碳化了,而且离火剑之威还在他的身体内继续蔓延。

    此消彼涨之下,这一战的胜负,到此也就算是分出来了。

    鲁一鸣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很想挥动斧头再给段飞来上一记,可是从他身体深处传来的无力感,还是使得他手头一松,手中的斧头法宝也就此落到了地上。

    段飞在这个时候可不会有丝毫的手下留情,他立刻抽出离火剑再横向一斩,一剑就将鲁一鸣的头颅斩落!

    “叮咚,主人斩杀小流氓级恶人一名,获得正气点五十点,当前正气点为六十九!”

    听到脑海中的提示音后,也就说明鲁一鸣已经死的不能够再死了,这使得段飞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段飞上前一步,将鲁一鸣遗留下来的斧头法宝收到手中,然后抬起头来向着观战台上的坐席露齿一笑。

    段飞所看的方向,正是屠怀玉等人聚集之地,这样的举动明显是说段飞再一次对屠怀玉进行了挑衅。

    鲁一鸣是屠怀玉的打手,段飞在大庭广众之下将其斩杀,也就相当于当众打了屠怀玉一记响亮的耳光,足以让屠怀玉大丢面子。

    还有,鲁一鸣手中的斧头法宝,也是屠怀玉借给鲁一鸣的,但是这一刻却成为了段飞手中的战利品。

    就算屠怀玉身家丰厚,借出去的法宝都是他暂时用不上的,但是接二连三的变成段飞手中的战利品,对于屠怀玉来说那也是十分重大的损失。

    此时在旁人看来,段飞能够胜过鲁一鸣,除了有回血丹可以疗伤之外,还在于他有一攻一防两件法宝可以同时动用,哪怕明面上的实力不如鲁一鸣,但是在攻防两端都能够与鲁一鸣周旋一二,也只有这样才能够最终找到机会将鲁一鸣干掉。

    如果鲁一鸣手中也有一攻一防两件法宝,那么这一战最终鹿死谁手,那还真就说不定了。

    难道屠怀玉就不知道有可能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吗?可为什么他不干脆多借一件法宝给鲁一鸣?

    这就涉及到一个能力问题了,就算鲁一鸣能够执有两件法宝在手,但是他有能力同时动用两件法宝吗?

    因此,不论是给鲁一鸣攻击类型的法宝,还是给蒋新杰防御类型法宝,都是为了尽可能发挥出他们的长处,真要让他们同时执有两件法宝在手,反而会更加的手忙脚乱,根本发挥不出法宝的威力。

    相比较之下,段飞的爆发神通就极为惊人了,不仅爆发力强,持续力久,还能够撑得起段飞同时动用攻、防两件法宝,这等神通到底是段飞从何处学来的?

    段飞进入过血宝斋第三层,现在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哪怕无人知道其中的细节,却已经有不少人在猜测,会不会是段飞在血宝斋加上法宝阁所获得的好处实在太大,这才使得他斗志昂扬,接连两次发起了生死战?

    要知道就算是战堂的那些战斗疯子,也做不到连续发起生死战啊。

    到了这个时候,就算屠怀玉的养气功夫再好,眉头也不由得微微皱了起来。

    屠怀玉的五官棱角分明,算得上是一名美男子,可是随着他的眉头皱起来,神情顿时变得极为凶悍,原本的王霸之气,也化为了一种极为阴狠的煞气。

    这就是屠怀玉的真面目了,他可以说是天生的枭雄!

    尖嘴猴腮的年轻人依然坐在屠怀玉的身旁,但是这个时候他也笑不出来了,而是感叹道:“看来这小子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棘手,现在已经不是我们安排人手找他的麻烦了,而是他会不断的挑衅我们!”

    浑身充满血煞之气的年轻人同样在场,他的目光一直牢牢盯在段飞的身上,目光中所蕴含的狂热,显然是把段飞当作了最值得出手的猎物!

    “如果这小子向我发起挑战就好了,我一定会让他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战堂战斗方式!”

    尖嘴猴腮年轻人摇了摇头,道:“这小子又不蠢,向你发起挑战那不是送死吗?现在我也弄不明白,这小子到底有着什么消息渠道,不仅仅知道了我们的存在,就连每次被他挑战的对手,偏偏总是能够恰到好处的胜出,难道这才是他真正的底牌吗?”

    也就在屠怀玉等人猜测段飞到底有着多大本事的时候,段飞已经通过小美对鲁一呜进行搜魂,知道了不少屠怀玉狗屁倒灶的事情。

    别看屠怀玉总是一副高高在上,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可他实际上极为暴虐,与鲁一鸣一起没少干过灭人满门,通过杀人来发泄情绪的勾当。

    甚至于,他们还和刑堂弟子勾搭,暗中以折磨刑堂的犯人为乐,这其中种种非人的行径,简直就是笔墨难以形容。

    段飞说到底,还是一个生性善良、疾恶如仇的性格,见不得这样的恶人行径,哪怕现在还没有能力收拾屠怀玉,但是为了对付他的狗腿子,却是可以不留余力的。

    接下来段飞向坐席上观战的众弟子扫了一眼,突然伸手指向其中一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洪声喝道:

    “刑堂纪开学,可敢提受我的生死战?后天己时,我们就在这血战台上一决生死!!”

    段飞此言一出,全场顿时一片哗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