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二 第十二章 胜负已分
    ,精彩无弹窗免费!

    段飞挡到第三枚子梭射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扛不住连续攻击的冲击力了,不仅脚步踉跄的向后退去,手中的离火剑也被震荡开来,导致自己正面门户大开。

    接下来还有五枚子梭,可是不会有丝毫留情的,而是连续不断的射来!

    好在段飞也是有着防御型法宝护身,随着他心念一动之际,锅盖大小的灵光盾顿时凭空出现,直接挡在了段飞的身前。

    就像离火剑轻易破不开立地金钟的防御一样,子母九连梭想要破开灵光盾的防御,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随着一连串“叮叮叮”的撞击声响起,灵光盾上爆起了一团团的火花,虽然没能够穿透灵光盾,但是强大的冲击力,还是使得段飞不停的向后退去。

    眼见着最后一枚子梭也没能够攻破灵光盾,蒋新杰只能够暗中叹了一口气。

    自己的杀手锏,终究还是拼不过法宝之威啊,除非段飞在爆发之后后力不继,无法激活防御法宝的全部威力,否则的话子母九连梭就取不了段飞的性命。

    不过,动用子母九连梭也不是全无收获的,毕竟段飞激活灵光盾肯定要消耗灵能,自然会影响到他的爆发神通,只要能够继续坚守下去,等到段飞的爆发期一过,最终的胜利还是属于自己的!

    但是蒋新杰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段飞是不能够以一般修士的标准来衡量的,正气火属于修炼浩然正气经所激发的天赋神通,只要段飞身上充满了正能量,不论他怎么消耗灵能,也不会影响到正气火神通的威力。

    倒是蒋新杰不断的祭出各种灵兵,再加上为了维持立地金钟的威能,他的灵能倒是消耗极快的。

    如果蒋新杰的战斗经验极为丰富,那么趁着段飞被子母九连梭击退的良机,还能够施展别的手段乘势攻击,但是对于蒋新杰来说,失去了子母九连梭这个杀手锏之后,他就只能够采取最开始的策略,一直稳守不动,等着段飞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再凭借境界上的压制进行反击。

    此时在段飞的心中,也很是惊讶于子母九连梭的威力,想不到蒋新杰还有这样的杀手锏。

    不过,看到蒋新杰接下来依然是一副一心防守的架势,段飞也就知道蒋新杰心中打的是什么算盘了。

    正气火的爆发神通,可是足足能够撑上十分钟的,现在还不到两分钟的时间,真要拼消耗的话,估计先一步撑不住的,应该是蒋新杰吧?

    眼下进行的可是生死战,只有尽可能快的将蒋新杰解决掉,才能够杜绝一切意外的发生!

    蒋新杰不就是靠着一件防御型的法宝硬撑吗?段飞就不信这件法宝的防御能力能够持续不断的坚持八分钟!

    只见段飞身形一晃,再度冲上前去,手中离火剑挥舞如飞,凭借速度和力量上的压制,再一次攻的蒋新杰喘不过气来。

    立地金钟闪起一道又一道的金光,看似牢不可破始终保护着蒋新杰毫发无伤,可实际上蒋新杰却是越来越觉得不妙。

    这个段飞在爆发之后,怎么还能够坚持这么久?这到底是什么类型的爆发神通,可以让一名血气初期的修士提升到这等程度?

    再这么任由段飞连续不断的攻击下去,会不会是自己先坚持不下去了?

    心生惧意之后,蒋新杰开始向后退避,但是他的速度及不上段飞,退避又有什么用?只能够让自己的气势越来越弱。

    此时在座席上观战的那几名顶尖弟子,其中身上血煞之气最浓的年轻人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还在战斗之中就未败先怯,这种没用的家伙死定了,用不着指望他了!”

    尖嘴猴腮的年轻人在一旁点了点头,道:“看起来是这样了,想不到一名气血后期的亲传弟子都逼不出那小子的底牌,他真的厉害到如此程度了吗?”

    此时从开战到现在还不到五分钟,可蒋新杰已经有着气喘吁吁的模样,明显是强弩之末。

    段飞可不想和蒋新杰继续缠斗下去了,直接在脑海中向小美下令,启动除恶新秀的称号功能!

    随着除恶新秀的称号功能启动之后,段飞的战斗力再度暴增一成,这顿时成为了压垮蒋新杰的最后一根稻草。

    蒋新杰一直到现在都还在咬牙硬撑,就是指望段飞的爆发神通坚持不了太长的时间,谁知道段飞不仅坚持下来了,还能够再度来一个小爆发呢?

    坚持到现在,蒋新杰的灵能已经所剩无几了,而灵能供给不足,就算是法宝也发挥不出威力,立地金钟的防御顿时出现了破绽。

    钟型虚影的护体再不是那么无懈可击了,只见离火剑的剑尖,挟裹着段飞的最强爆发之力,一下子穿透防御,刺到了蒋新杰的身上!

    离火剑的法宝之威,可不仅仅只在于剑身的锋锐,而是剑身上蕴含着火焰之威。

    这种火焰,完全是由灵能所点燃的,可以说是水浇不灭、沙盖不熄,一旦沾上身就如同附骨之蛆一样,可以由点及面的燃起熊熊大火。

    特别是像蒋新杰这样,灵能几乎消耗一空,身体完全就是不设防的,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如同被点燃的稻草堆,短短片刻之间就整个的被卷入到了火焰之中。

    还有一点让蒋新杰看上去特别惨的是,由于立地金钟的防御力并没有完全消散,使得火焰就像是在一个钟形的封闭空间内不停燃烧,让蒋新杰体会到了一种逃无可逃,从头到尾都被点燃的剧烈痛苦!

    好在这种痛苦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只不过是短短的片刻功夫,蒋新杰就被彻底的焚为了灰烬,死的不能够再死了。

    至此,这一场生死战胜负已分!

    不过,就在蒋新杰被焚为灰烬的同时,段飞的身形却是突然一晃,如同无力站稳一样,单膝半跪在地上,手中的离火剑也如同拐杖一样插入地面,勉强支撑着段飞没有倒下。

    更有甚者,段飞张口就喷出了一口鲜血,神情更是变得萎靡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