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二 第八章 生死战
    ,精彩无弹窗免费!

    段飞现在所想的,就是打算在立威的同时,能够顺便赚一些正气点就更好了,因此他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是不是蒋新杰在暗中对付段飞已经不重要了,但是蒋新杰可是公开找过段飞麻烦的,因此段飞想立威的话,最方便拿来开刀的,不就是蒋新杰吗?

    蒋新杰曾说过要让段飞“走着瞧!”,但是段飞会告诉他,用不着走着瞧,而是马上就可以瞧!

    反正就快要举行门内小比了,段飞并不介意在这个时候打响名头!

    工堂与药堂的地盘都在地火谷内,想过去串门实在太容易了,而蒋新杰不久前才在法宝阁门口堵过段飞的门,现在他马上就能够体验到,被别人堵门是什么样的一个滋味了。

    段飞在闯入工堂的地盘后,一路横冲直撞十分招摇,就算他不知道蒋新杰住在什么地方,但是路遇工堂的一名弟子时,随手一把就将他抓了过来,还没等这名弟子回过神来,就是一记耳光抽了过去。

    这一记耳光用力极猛,直接把那名工堂弟子的牙齿都抽飞了一半,只见他一脸惊恐神情的捂着腮帮子,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得罪了段飞这位新贵。

    段飞在血饮门下闹出来的动静实在太大,早就已经是名人了,绝大多数的门下弟子都认识他。

    不过,段飞的地位虽然飞速提升,但是他的为人却很低调,很少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也没听说他做过什么持强凌弱的事情。

    在血饮门下,像段飞这样的表现,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好人了,因此他名声虽响,却没多少人真的怕他。

    但是段飞现在的暴虐模样,简直就像是大魔王附体,着实把那位工堂弟子吓的不轻。

    至于段飞,他本来就是为了立威而来,又岂会讲客气,直接一瞪眼喝问道:“蒋新杰在什么地方?”

    这名工堂弟子的脑子被打的有点懵,再加上牙齿掉了一半嘴巴漏风,只是下意识的“唔唔”了两声,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段飞毫不客气的又是反手一巴掌招呼过去,顿时将这名工堂弟子抽晕在地,一嘴的牙齿肯定是保不住了。

    段飞如此的凶神恶煞,哪怕是在工堂的地盘上,也无人敢上前质问他,反而是看到这一幕的人群顿时作鸟兽散,生怕落到了段飞的手中。

    但是以段飞的速度之快,这些普通弟子又怎么可能从他的手中逃脱呢?随着段飞身形一晃,立刻又将一名工堂弟子抓到手中,二话不说就抽了一记耳光!

    这一记耳光同样是不轻,抽得这名工堂弟子满嘴牙齿与血沫齐飞,还没等段飞开口问话,这名工堂弟子就张着漏风的嘴巴大喊起来。

    “摘……摘拿锅坊香,醉……醉大的一锅圆……圆子舅死!”

    由于牙齿漏风,这名弟子说起话来颇有些口齿不清,但是段飞还是听懂了,知道在他所指的方向,最大的那一座院子,就是蒋新杰的住所。

    按道理这名工堂弟子如此配合,段飞应该放过他吧?谁知段飞却是不屑的瞪了他一眼。

    “废物!连说话都说不清楚!!”

    话音未落,段飞就拎着这名工堂弟子往地上一摔,以段飞一百九十九点的力量,虽然没有一下子就要了这名工堂弟子的性命,却也把他身上的骨头摔断了十余根。

    摔断了骨头的工堂弟子软趴在地上,口中的呻吟声都不敢喊的太大,生怕段飞一个不耐烦一脚踩下来,那丢掉的可就是他的小命了。

    此时段飞环顾了一下四周,见所有的工堂弟子都逃的不见踪影了,他这才志得意满的冷哼一声,向着蒋新杰的住所而去。

    不一会儿,段飞就来到了一座相当大的院落前,刚刚靠近过去,就能够感应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很明显,蒋新杰作为工堂的大师兄,他享受的待遇是相当高端的,分配给他住所的地火资源极为丰富。

    还没等段飞闯进院落,蒋新杰就一脸怒气的推门而出,恶狠狠的盯着段飞道:“段飞,你这是何意?!!”

    段飞闯入工堂大闹,那些逃散的弟子自然有跑来向蒋新杰报信的,而蒋新杰也知道段飞是针对他而来,这让蒋新杰觉得太丢面子了,恨不得马上就给段飞一个教训,又怎么能够容忍段飞真的欺上门来呢?

    段飞这个时候同样是一瞪眼,大声吼道:“蒋新杰,你不给我面子,还指望我会对你忍气吞声不成?现在我正式向你提出血战台上的生死战!”

    “如果你没那个胆子应战的话,那就立刻跪在我的脚下,高喊三声‘师兄饶命’,我倒是可以考虑饶过你的一条狗命!”

    血战台上生死战,这就是段飞对蒋新杰做出的最激烈回应了!

    按照血战台的挑战规则,蒋新杰是段飞的师兄,他的修为境界又是气血后期,一旦被气血初期的段飞发起挑战,除非认输,否则是不容拒绝的。

    不过,段飞一开口就是生死战,这是有着必杀蒋新杰的信心呢,还是段飞准备送死呢?

    虽然旁人不知道段飞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但是谁都知道他刚刚晋升气血初期还没有多久,凭什么向气血后期的蒋新杰发起挑战?

    哪怕以往段飞在血战台上有着以弱胜强的战绩,但是跨越两个小境界,向着蒋新杰挑战,他真的有获胜的可能吗?

    不管段飞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个时候蒋新杰绝对不能够示弱,否则的话在血饮门就是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做人了。

    “好!好!!既然你小子想找死,那么老子就成全你!明天在血战台上,就算你想死的痛快一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蒋新杰一副必致段飞于死地的样子,但是段飞却不屑的扫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上次也有个家伙说过类似的话,但是他在血战台上,早就尸骨已寒了!”

    接下来,也就在段飞和蒋新杰的互相瞪视中,他们各自掏出身份号牌一碰,算是约定了血战台上的生死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