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二 第五章 药、工相争
    ,精彩无弹窗免费!

    法宝交易这样的事情,在血饮门的门下弟子之间,几乎是不存在的,毕竟法宝的价值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除非像段飞所说的这样,以物易物才算是公平。

    但是蒋新杰却哈哈大笑起来,道:“段师弟,愚兄虽然比你痴长几岁,却没机会像师弟你这样,屡屡为宗门立下大功,还未得到过宗门的法宝奖励。”

    “不过,愚兄在工堂这么多年,人脉还算是不错,积攒的身家也比较厚实,如果段师弟肯割爱的话,不论开价多少灵石,愚兄绝不二价!”

    蒋新杰说的虽然好听,但是想拿灵石换法宝,又岂有如此好事?

    段飞的脸色当即一沉,冷冷的道:“我在药堂也有些生意,灵石嘛应该是不缺的。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法宝在手?只要肯出手,灵石的价格随便你开!”

    现在段飞连师兄、师弟的称呼都省了,这是打算随时都准备翻脸的节奏了。

    至于蒋新杰,脸上的笑容也变冷了几分。

    “段师弟,还是考虑清楚再做决定如何?不要只想着眼前利益嘛!”

    “试想一下,如果你我能够建立起合作关系,足以垄断工堂和药堂的生意,到时候门下弟子中还有谁能够与我们相抗衡?”

    “掌控财富就是掌控一切,血饮门的未来必定是我们的,段师弟就一点也不为之动心吗?”

    段飞冷冷的道:“你行事如此霸道,你我之间那有什么合作,还不是一切都由你说了算。怎么,你这是觉得堂堂的药堂堂主亲传,是如此轻易就能够拿捏的吗?”

    蒋新杰的脸色更冷了,盯着段飞道:“如此说来,你是不打算给这个面子了?”

    段飞冷哼了两声,一脸不屑神情的仰首望天,显然是没把蒋新杰的威胁看在眼里。

    段飞的态度很明显,他们一个是药堂堂主的亲传,一个是工堂堂主的亲传,身份地位相当,不知道蒋新杰这种强烈的自信从何而来?又凭什么在这里装大尾巴狼?

    当然了,就算蒋新杰的心中再怎么不爽,在这个时候也不可能翻脸动手,毕竟段飞进入法宝阁是来领取宗门奖励的,现在对段飞出手,就是在打宗门的脸。

    至于事后蒋新杰会如何对付段飞,段飞用得着怕他吗?

    蒋新杰除了资格更老一点,他什么地方强过段飞了?真当段飞是小萌新,吓唬段飞两句,就能够从段飞的手头中占到便宜?

    最终,蒋新杰只能够垮着一张脸,抛下一句“等着瞧!”后,就此扭头而去。

    段飞则是同样板着一张脸,回到自己的住处后,立刻向王佐吩咐,想办法去打听一下蒋新杰的相关消息。

    蒋新杰成名已久,怎么都不应该是行事鲁莽之辈,但是这一次如此迫不及待的跑来找段飞的麻烦,实在是颇有几分不智。

    没过多久,王佐就将打听到的消息向段飞通报了一番。

    蒋新杰成为工堂堂主的亲传弟子已经超过二十年了,相对于段飞这一辈来说,他甚至可以算是血饮门上一辈的弟子。

    二十多年来,蒋新杰一直在工堂干得不错,自身的修为境界也在稳步提升,据说已经有着向气血期大圆满境界发起冲击的实力了,绝对是工堂货真价实的大师兄,在工堂无人可以与他比风头。

    相比药堂的大师兄袁超,蒋新杰无疑过的要舒坦一些,因为他用不着担心会被师妹师弟赶超。

    蒋新杰经营多年,人脉确实很广,平时的行事也不算特别霸道,而且他掌管着工堂的生意,积累的财富极为丰厚,甚至有着血饮门下第一首富的名号。

    按照蒋新杰正常的表现,他不至于如此不理智的来找段飞麻烦,这其中必定还有着特别的原因。

    可要想在短时间内弄清楚蒋新杰的真正目的,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但不管怎么说,段飞和蒋新杰已经翻脸,眼下自然是要对蒋新杰重点提防。

    药堂与工堂相争由来以久,就算段飞没有蒋新杰的人脉深厚,但是真要与蒋新杰起了冲突,药堂上下也必定会站在段飞这一边,因此段飞是绝对有资格与蒋新杰斗上一斗的。

    接下来,也就在段飞和王佐商谈其他事务时,有门下杂役来报,药堂大师兄袁超登门拜访。

    虽然袁超大师兄的位置坐的不是很稳,但是他为人圆滑,善于见缝插针,这一次应该是听闻到段飞与蒋新杰起了冲突的消息,这才特意赶过来的吧?

    袁超的资格虽然没有蒋新杰老,但是他做为药堂的大师兄,对于蒋新杰的了解肯定比常人要多。

    这么一来,段飞倒是颇有兴趣与袁超谈一谈了,于是让王佐出去将袁超请了进来。

    袁超刚刚与段飞见面,就是一连串的恭喜声,摆出了一副相当为段飞高兴的样子。

    现在袁超也算是认命了,因为不论是段飞也好还是水灵秀也好,其表现和天资都不是他能够相比的,现在这个大师兄的位置他坐一天算一天,只要与段、水二人处好关系,相信日后在药堂同样有他袁超的一席之地。

    这就是所谓的识时务者为俊杰,能屈能升那也是大丈夫!

    客套了一番之后,袁超也就直奔主题了。

    “段师弟,听说你刚刚从法宝阁中出来,就与工堂的蒋新杰起了冲突?”

    段飞笑道:“袁师兄还真是消息灵通,确有此事。”

    袁超冷哼一声道:“段师弟你有所不知,药、工二堂相争已久,光只是为了在地火谷中多占地盘,都恨不得要打出脑浆子了。”

    “那个蒋新杰欺负段师弟你入门还没有多久,对于宗门的许多事务还不熟悉,这才打小算盘想在你身上捡便宜。”

    “哼,门下各堂相争,段师弟你可是最能够代表我们药堂的天骄,如果把你给算计到了,那么在此消彼涨之下,自然是他们工堂最为得意!”

    段飞闻言后点点头道:“不错,小弟入门时日还浅,确实不怎么熟悉宗门的诸多传统,还请段师兄多多指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