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一 第九十三章 宗门厚赐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一日,又到了药千寻讲道的时间,一大早上,段飞、水灵秀、袁超三人,准时的出现在了药千寻的丹室前。

    进入到讲道的静室后,可以看到药千寻一副很是高兴的样子,他并没有直接开始讲道,而是笑着道:

    “上一次外出任务,其他各堂损失了不少门下天骄,唯有我药堂立下大功,经过门主与各位堂主的共商,现在已经定下了奖赏。”

    “神秘山谷被定名为七恨谷,从此列为我血饮门下的第一秘境,但凡在秘境中获得的一切公开收益,我们药堂可以独占两成!”

    “眼下凶险已过,七恨谷中再无生死危机,而值得开发的地方还有极多,种种天材地宝全都是外界极为罕见的,能够为我们血饮门换来大量的好处。”

    “另外,段飞这一次表现不错,被定为首功之一,将再奖励一次进入血宝斋第三层的机会,同时可以在工堂的秘宝阁中挑选一件法宝。”

    “至于灵秀,这一次协助莫长老算是立了次功,可以奖励进入血宝斋第三层的机会一次!”

    “宗门对门下弟子如此厚赐,简直是前所未有,不过这样的机缘也是你们自己争取来的,这次一定要好好把握,日后有机会定要再为我药堂争光。”

    “袁超,你身为大师兄,还需要多加努力,可别被师弟、师妹比下去了,否则你这大师兄的位置可就坐不稳了。”

    药千寻显然是心情极好,不然的话也不会如此长篇大论的说个不停,而袁超除了对药千寻恭声应是之外,看向段飞和水灵秀的眼神中,则是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这血宝斋第三层,可是只有长老级存在才能够进入的啊,能够有机会进入一次就像是进入了宝山,收获之大甚至有可能省下数十年的苦修之功。

    先前段飞夺得丹道大比的头名,已经有一次进入血宝斋第三层的机会了,现在再得一次机会,真要连进两次那绝对是有着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啊。

    至少在血饮门下,已经有数百年的时间,再无第二个门下弟子能够获得两次进入血宝斋第三层的机会。

    除此之外,段飞可是还有着进入工堂秘宝阁挑选一件法宝的奖励啊!

    做为血饮门的门下弟子,却能够拥有法宝的人,完全可以用屈指可数来形容,现在段飞有了这样的赏赐,又怎么可能不让旁人觉得羡慕嫉妒恨呢?

    连续得到如此逆天的机缘,段飞这是要一飞冲天的节奏吗?

    更为可怕的是,眼下段飞还没有突破至气血境,不过是后天修为罢了,而血饮门下从古至今,还从来没有任何一名后天修为的弟子,能够达到段飞这样的成就。

    水灵秀知道段飞在七恨谷中立下了何等大功,再加上她自己也是既得利益者,倒是能够接受段飞所获得的好处。

    但是对于袁超来说,他简直有一种被段飞身上的运气光环闪瞎了双眼的感觉,如果不是心中还存着几分理智,他恨不得现在就把段飞给宰了,再取而代之才好。

    接下来药千寻开始讲道,袁超全程都心不在焉,见到这一幕的药千寻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心中对袁超却不免越来越失望。

    袁超在丹道上的天赋其实是不错的,不然也不可能成为药千寻的亲传弟子,但是他的天赋再好,也要看和谁比了,且不说水灵秀的天赋就已经胜过了袁超,现在随着段飞的出现,更让药千寻有了一种发现瑰宝的感觉。

    再加上袁超的心境修为始终跟不上来,他这个大师兄的位置,多半是坐不稳了。

    至于这几位亲传弟子到底谁能够笑到最后,则还要看他们的修为境界能够提升到什么层次。

    就算炼丹的天赋再好,但是修为境界提升不到聚灵境,也就无法真正的成为药堂高层。

    袁超可不知道他在药千寻的心目中已经大量失分,一直到讲道结束后,他的心情才算是勉强平复下来,违心的为段飞和水灵秀送上了祝贺,至于私底下他会不会另耍什么阴谋手段,那就谁也不知道了。

    走出药千寻的丹室后,一直没什么表情的水灵秀突然走到段飞面前,冷冷的道:“你跟我走,到我的丹室去一趟!”

    水灵秀的言语中没有任何多余的情感蕴含在内,就像是在说着最为普通的一件事一样,但是这句话落在袁超的耳中,他几乎把自己的眼珠子都给瞪出来了。

    水灵秀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这完全就是一座人形冰山啊,脸上写满了生人勿近,从来都不会对任何人和颜悦色,就算是药千寻也没有见过她的笑容。

    至于水灵秀的丹室,更是从来没有外人进去过,现在她突然邀请段飞进去,这是个什么节奏?

    什么时候水灵秀和段飞的关系,已经亲密到如此地步了?

    哪怕段飞和水灵秀之间没有半点私情,但是只要他们相互走近一些,对于袁超来说那就是天大的威胁,甚至有一种被孤立的感觉。

    袁超本来就已经不是太自信了,心中一旦有了杂念之后,那杂念就像是杂草一样丛生,根本没办法扫除干净,他愣愣的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是最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段飞倒是明白水灵秀此举是何用意,微微一笑之后就向着水灵秀点了点头,然后跟在水灵秀的身后,向着水灵秀的丹室而去。

    等到林飞进入水灵秀的丹室,丹室大门顺势关上之后,袁超还是如同泥雕木塑一样的呆立着,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事实上,只不过是袁超想多了。

    当初段飞为了稳获外出任务的名额,可是与水灵秀私底下有了交易的,要将炼制宁神丹入品的心得传授给水灵秀,现在也到了要兑现诺言的时候。

    对于水灵秀来说,世俗的一切她都可以不看在眼里,唯独在丹药之道上,一旦她有了兴趣,那就必定是穷追猛打到底,不弄个明白誓不罢休。

    眼下不过是邀请段飞进入丹室炼丹罢了,又算得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