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一 第九十一章 碑文功法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附在石碑上的残魂被小美拘禁起来后,本来弥漫在空间内的负面情绪也就消失无踪了,这让段飞的心情好了许多。

    回头再看石碑,也就没有那种阴森森的感觉了,而且这石碑存在了如此久远的时间,但是从外表上看去,却没有丝毫的岁月痕迹,可见本身就有着极为不凡之处,段飞干脆走过去细看起来。

    石碑上的血红色恨字最为显眼,但实际上在碑身上还另外刻有碑文,只不过没有涂色,远看就如同碑身上的花纹一样。

    这种文字是一种极为古老的象形文字,与现有的九州文字不同,以段飞的见识,一百个字中都认不出一个来,只能够连蒙带猜的猜测一二,从而判断有可能是某种修炼功法。

    如果这样的石碑存在多个的话,应该每个石碑上都刻有一部分功法,而最先看到的那座七恨碑,很有可能在碑身上刻着功法总纲,真要全部收集起来,也许就是一套完整的功法了。

    天魔宗是怎么发展起来的?还不是因为九死塔的存在,然后通过在九死塔中的发现,对一门门或残或缺的远古功法进行推演,从而演化出现在在的镇宗功法,奠定了越州三大魔道宗门的地位。

    九死塔与七恨碑的年代谁更为久远眼下还不好说,等级高下也暂时判断不出来,但是这七恨碑的来历必定是极为惊人的,刻在碑身上的功法不说与九死塔相比,肯定要比天魔宗现在的功法高端得多。

    哪怕不能够得到完整的七恨碑功法,只要破解出其中的一部分并进行推演,就能够大有收获,那么此行就算牺牲再多的人,对于血饮门来说也是值得的。

    段飞有正气系统在身,这七恨碑上的功法再厉害也与他无关,不过要想在血饮门混下去,只要能够为血饮门提供一部分七恨碑的功法,那肯定就是大功一件。

    于是段飞仔细的观看碑文,将所有的文字都强行记忆下来,好在以他四十五点的精神力,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

    将碑身上的碑文全部背诵下来后,段飞忍不住开始思考,既然眼下的石碑如此重要,那么离开空间的门路,会不会与石碑有关呢?

    想起先前启动七恨碑的传送功能时,是由战堂的那位老者伸手抵在了一个恨字上,于是段飞有样学样,同样是伸手抵在了眼前这座石碑的恨字上。

    果然,随着段飞的手掌与石碑相触,一道空间波动如同涟漪般的扩散开来,段飞顿时感受到了空间传送的感觉,同时小美也在他的脑海中发出声音提醒。

    “主人,有一股异常的空间波动袭来,一旦卷入其中可要小心被空间乱流切割到哦!”

    好在传送很快就结束了,等到段飞回过神来的时候,很快就看到距离他有着百余丈之远的七恨碑,而他现在所站的位置,与他被传送进去之前可以说是分毫不差。

    环顾了一下四周,段飞立刻看到了脸色铁青的血重山,以及站在他身旁的战堂老者,战堂老者的脸色同样不怎么好看。

    在血重山和战堂老者的身边,则倒毙着另外三名执事长老,正是代表其他各堂来参与此次任务的。

    这三名执事长老虽然已经陨落,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极为狰狞,那种狰狞的模样使得他们的五官都扭曲了,如无意外的话,他们应该是被残魂夺舍,就此彻底丧失理智,而化为了杀戮机器。

    反观血重山与战堂老者,除了脸色不好看之外,其他一切都还算正常,看来他们两人是此行众人中修为最高的,并没有被残魂夺舍,而且出手将被夺舍的三位执事长老斩杀了。

    好在这三位执事长老中并没有莫阎王,不知道是莫阎王没有被夺舍呢,还是困在某个独立空间中没有出来?

    除了血重山和战堂老者之外,段飞还看到了第三个站着的人,正是被血饮门视为绝世天骄的周冲。

    周冲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看他的眼神却很有神采,显然没有失去理智,看来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也做到了没有被残魂夺舍。

    当然了,也有可能周冲是和战堂老者在一起的,就算遇到风险,也被战堂老者给化解了。

    段飞的突然出现,自然引起了血重山等人的注意,血重山目如电射般的扫了段飞一眼,厉声喝问道:“你没事?!!”

    段飞可不想引起血重山的误会,连忙回应道:“弟子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突然间被传送到一个很是空旷的空间内,除了一座石碑外什么也没有,弟子将石碑上的碑文背诵之后,伸掌抵在石碑上就被传送出来了!”

    血重山闻言后一喜,道:“你把石碑上的碑文背诵下来了?好,干得好!你这算是为宗门立下了一件大功,宗门绝不会亏待你的。”

    此时段飞可不敢居功,只能够继续装出一副懵懂的样子,表示他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至于血重山与战堂老者,并没有怀疑段飞的这番话,毕竟段飞是所有人中修为最弱的一个,因此他被单独传送至一个空间内也是有可能的,至于每个空间内是不是都有残魂存在,血重山他们也无法确定。

    如果段飞真的遇到了残魂,他又怎么可能安然无恙呢?因此只能够归功于段飞的运气极佳了。

    这次行动损失如此重大,如果不是发现了七恨碑上的功法,血重山真不知道要怎么向宗门交待才好。

    现在血重山和战堂老者各有所获,七恨碑上的总纲也被他们拓印了,但是他们无法保证把每一个小石碑上的功法都收集齐全了。

    现在段飞能够补充一份,确实算是立下了大功。

    相比较之下,被击毙的三位执事长老就算有着聚灵境的修为又如何?在身死道消之后也就什么都没有了。

    而且血重山和战堂老者做过尝试,他们想再度启动七恨碑的传送功能却没有成功,因此就算想去搜索其他空间内的小石碑,也没有机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