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一 第七十六章 讲道
    ,精彩无弹窗免费!

    钟复做为内门血堂的亲传弟子,却被药堂抵制,甚至公开宣布他不得到药堂来采购丹药,这绝对是当众打脸。

    现在聚集在药堂市场上的人品流复杂,各堂弟子都有,相信很快就会将这一消息传遍血饮峰上下,到时候钟复的声望自然会跌到谷底。

    当然了,以钟复的身份,就算真的被药堂抵制,他也可以通过别的渠道获得丹药,倒不至于落到没有丹药可用的境地。

    可关键是,这样的打脸方式实在是太狠了,不知道钟复知道后,会是什么样的一种心情呢?

    这个时候段飞真希望钟复就站在自己的眼前,如果能够看到他的表情变化,相信比大热天喝到冷饮还要舒爽的多吧?

    估计钟复会把段飞恨到骨子里,巴不得段飞立刻就去死,只要找到机会的话,他肯定会向段飞下手!

    而段飞同样希望如此,也好早点解决与钟复之间不死不休的任务。

    对于段飞来说,在见识到了小白目前的战斗力后,他觉得只要找到机会,干掉钟复并不算什么难事。

    门下弟子之间相争,宗门高层一向是不会插手的,反正谁能够笑到最后,就要看他们各自的手段了。

    现在段飞当众发出了自己的声音,享受着一呼百应的威风,在向众药堂弟子点点头后,就和王佐一起,慢慢逛回了丹室。

    接下来的数日时间,段飞利用药堂的资源,掌握了不少主流丹药的丹方,然后闭关尝试炼制,一旦炼制成功,就通过王佐与雷虎联系,将这些丹药私下里进行出售。

    以段飞在药堂的身份,除了一些罕见的天材地宝之外,其他的炼丹材料近乎于无限制的供应,而段飞只需要向药堂的管事人员报备一声“炼丹损耗”,也无人会来核查。

    如此一来,段飞与雷虎的丹药生意,差不多等于是无本买卖,只要段飞能够把丹药炼制出来,就代表着财源滚滚而来。

    一旦投入到炼丹之中,段飞察觉不到时日的流逝,不知不觉间,十日的时间过去,段飞又掌握了两种主流丹药的炼制方法后,药千寻亲自给亲传弟子讲道的时间也到了。

    这一日天色刚刚蒙蒙亮,段飞、水灵秀、袁超三人,就一起来到药千寻的丹室,在得到授权后进入其中。

    药千寻的丹室是整个药堂最大的一间,药堂最核心的机密全都集中在这里,就算段飞等三人是堂主的亲传弟子,有许多区域也是不能够进入的。

    别说是段飞了,就算是水灵秀、袁超二人,至今也不知道专属于药千寻的地火层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模样。

    药千寻选择在一间静室中讲道,这间静室有着极为高明的禁制保护,哪怕是养魂境的大能,也无法窥看到其中的情况。

    药堂堂主的亲传弟子,与一般执事长老的亲传弟子不一样,是属于不能外传的核心丹道,段飞等人听道之后,也一概不得外传,否则会被视为药堂的叛徒。

    历任的药堂堂主,都是从堂主亲传弟子中挑选出来的,一旦确定谁是堂主继承人,自然会得到最为核心的药堂传承,那就不仅仅是听药千寻讲道,还能够跟随药千寻进入专属堂主的地火层修炼。

    不过,段飞等三人都属于年轻一辈的弟子,暂时不用急着确认谁是堂主继承人,至于最后谁能够坐上这个位置,当然要看他们这些亲传弟子日后的表现了。

    药千寻是血饮门的丹道第一人,又是聚灵境大圆满的强者,听他讲道对于段飞来说,有着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觉得字字都是珠玑,远比自己独自摸索要收获的更多。

    匆匆两个时辰的时间一晃而过,讲道结束之后,段飞觉得自己接收的信息实在是太多了,要想完全消化还需要大量的时间,眼下他的进步速度还是及不上水灵秀与袁超的。

    接下来是各弟子的提问时间,水灵秀和袁超提出来的问题,段飞根本听不懂,因为他还没到那个境界。

    但是段飞的心态很好,哪怕是最为基础的问题,只要自己心中有所疑惑,他也不怕丢丑,大大方方的向药千寻这位丹道大能请教。

    对于段飞这样的表现,药千寻反而是十分欣赏的,毕竟心境上的修为不过关,丹道上的成就也就有限的很,现在不怕你不懂,就怕你不问。

    随着药千寻的精妙解答,段飞自然又是收获良多,觉得这一次讲道下来,自己在炼丹的修为上大有提升,估计炼制出来的丹药更容易卖个高价。

    提问结束之后,师徒之间还有闲聊几句的时间,虽然天魔宗门下一向不怎么讲人情味,但是对待亲传弟子却不一样,这属于真正的师徒关系了。

    袁超身为大师兄,有权利管理药堂的大量日常事务,向着药千寻汇报一番后,他突然话锋一转,笑着道:“段师弟,听门下弟子说,你这几日炼丹,消耗的药材数量相当大,是不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趁着这个机会,何不向恩师请教一番呢?”

    段飞心中一动,袁超突然说起这个话题,这是在打小报告吗?也许药千寻不会在乎这些,但是谁知道这位“恩师”心中到底会怎么想?

    不过段飞还是神色如常的道:“有劳大师兄关心了,小弟刚刚入门,不懂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恨不得一天当作两天来用,炼丹的时候就少了些节制。今日听恩师讲道后,实在是获益良多,算是有些明白劳逸要如何结合了。”

    “不过,小弟起步太晚,如果再不奋起急追的话,不仅跟不上师兄、师姐的步伐,还容易给恩师丢脸,所以还需要多多努力啊。”

    药千寻闻言后点了点头,却是一副不置可否的态度。

    对于门下弟子的明争暗斗,药千寻是不会管的,只有在竞争中的胜出者,才是真正的最强者,也只有这样的人继承药堂传承,才是最合适的。

    当初药千寻自己,不也是这样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