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一 第七十五章 地位逆转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从荒骨界中出来后,随着段飞的心情放松,他总算是可以好好的打量一下专属于自己的地火层了。

    地火层位于丹室的最下方,已经无比接近地火熔岩,并且经过地势改造之后,在地火层内保留了三个出火口,火势分为弱、中、猛三档,明显是用来应对不同的炼丹所需。

    有地火相助炼丹,不用分心去点燃丹火,只需要对火力进行控制就行了,自然能够在炼丹的时候做到事半功倍。

    在条件这么好的地方炼丹,成丹率至少也能够提升三成以上,难怪只有药堂的高层才能够分配到这些丹室了。

    估计药千寻的丹室条件会更好,甚至另有一些特殊之处,但是药千寻身为药堂堂主,这可是段飞羡慕不来的。

    段飞知道自己能够获得丹道大比的头名,是因为动用洞微之眼开挂的原因,如果只是凭借他真实的炼丹水平,顶多也就被破格提拔到药堂来,而不会成为药千寻的亲传弟子。

    日后炼丹,段飞不可能每次都动用洞微之眼,他也没有这么多的正气点可以消耗,因此还要更加的努力才行。

    否则的话,一旦被药千寻发现自己收了个水货弟子,多半立刻就将他逐出师门吧?

    在地火层内,各种材料都准备的十分齐全,段飞想炼丹的话随时都可以进行,他对眼下的条件也十分满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手头没有达到法宝品质的丹炉,在炼丹的时候还是会受到一些限制。

    不过法宝丹炉太过罕见了,除了药千寻之外,其余的三位执事长老也不一定能够拥有,眼下有着高阶丹炉在手,就算是条件最好的了,毕竟水灵秀、袁超用的也只是高阶丹炉。

    现在对段飞有利的是,他再想弄到丹方,就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件事了,几乎可以想炼什么丹就炼什么丹,唯一限制他的,就是他的炼丹水平够不够。

    看来,在成为药千寻的亲传弟子后,段飞还需要不断的努力,毕竟他越来越发现自己对丹药之道是真的喜欢。

    只不过一旦开始炼丹,就需要耗费时间,眼下还是以熟悉环境为主。

    于是段飞离开地火层,回到了丹室的上层,询问过值守的入室弟子后,也就知道王佐已经到了。

    以段飞现在的身份地位,轻轻松松就可以保证王佐有着足够的修炼资源,相信王佐的实力也会提升极快,一旦他将自己的天赋展现出来,那么破格成为入室弟子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不过段飞并没有打算让王佐进入药堂,毕竟以王佐的天赋,在别的堂口更容易成长。

    但是以王佐的性格,如果不是成长到拥有绝对的实力,段飞也不放心让他独自一人到别的堂口去打拼,现在还是暂时带在身边更为妥当一些。

    段飞为了告诉其他人王佐是他眼前的大红人,第一时间就去见了王佐,而王佐则是显得比段飞还要高兴,他实在是为段飞所取得的成就而真心感到骄傲!

    段飞同样是志得意满的大手一挥,向王佐道:“王兄弟,走!到我们的地盘上去巡视一圈!”

    段飞现在所说的这句话可没有半点夸张,要知道做为药千寻的亲传弟子,他在药堂的地位仅次于执事长老,那么在药堂还有什么地方是不能够去的?

    带着王佐四处转一转,说是少年得志也好,说是为了立威也好,总之是要走上一圈的,这也是为了彰显他这个亲传弟子的存在。

    此时段飞已经换上了一套会新的血袍,袖口处绣着三道金线,表示他并非普通的亲传弟子,而是堂主亲传。

    有着这样的身份,只要不碰到袁超与水灵秀,其他弟子见到段飞后,全都要称呼他一声师兄,不论他去到什么地方,那都是前呼后拥的架势,想凑上来拍马屁、抱大腿的弟子实在是太多了。

    而段飞也一直在有意无意的表示,今后王佐就是他的代言人,哪怕段飞不在,只要是王佐说出去的话,同样可以代表段飞的意思!

    这么一来,不少弟子自认为身份与段飞相差太远,想拍段飞的马屁也找不到机会,还不如去讨好王佐更为实际一些。

    这就是所谓的趋炎附势了,王佐也因此受到了非同一般的待遇,估计血饮门万余年来,还没有一个外门杂役能够像他这么威风吧?

    毕竟以外门杂役的身份,却能够得到堂主亲传弟子的绝对信任,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为什么王佐却可以?

    如果不是段飞的年纪实在太轻,几乎有人要怀疑王佐是段飞的私生子了。

    逛着逛着,也就来到了药堂外围的市场,出现在这里的可就不仅仅是药堂弟子了,而是其余各堂的弟子都有,当他们看到段飞的威风模样后,自然明白这位新贵,就是药堂的当红炸子鸡!

    到了段飞这样的层次,他也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了,总之就是一句话:不能怂!

    现在药堂市场有着这么多人,只要是段飞出现的地方,他立刻就会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要想打脸某人的话,还有比这更为合适的场所吗?

    于是段飞摆出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向着簇拥在身边的一众药堂弟子道:“听说血堂有一位钟复钟师兄,为人并不怎么样,天生就小气市侩,如果他到药堂来采购丹药,各位师弟可要小心了,直接将他拒之门外,以免血本无归!”

    谁都知道段飞和钟复之间的矛盾,而段飞如此表态,就是要将他和钟复之间的矛盾公开化,让旁人选择站队。

    钟复虽然是内门血堂的亲传弟子,但是段飞却是药堂堂主的亲传,哪怕药堂的地位及不上血堂,但是仅以身份地位而论,反而是段飞更胜一筹。

    这种身份的逆转,使得段飞就算针对钟复,旁人也无话可说,对于其他的药堂弟子来说,也不存在着站队到钟复那边的可能,于是一起在药材市场中轰然应诺。

    “段师兄说的有道理,我等自当遵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