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一 第五十三章 怅然若失
    ,精彩无弹窗免费!

    拿段飞手中的回血丹来说,虽然作用只是疗伤,但是九品品质对于未入先天的后天武者来说,却有着活死人、肉白骨的特效。

    也就是说,眼下段飞不论受多重的伤,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服用这枚回血丹后就能够保住性命!

    这种品质的丹药,在入室弟子之中,除了那些背景强大的顶尖天骄,诸如周冲这样的人物才有可能拥有之外,钟复都不一定有。

    有这样一枚九品丹药在手,再用一穷二白来形容段飞,可就不怎么合适了。

    不过,对于段飞来说是神丹,但是用来治疗蒙面女子的伤势,却不一定会有太好的效果,哪怕她连吞两枚,也不见得短时间内就能够治好伤势。

    按道理来说,蒙面女子身上应该还有更好的丹药才对,不过她先前在三名执事长老的追杀下,应该是把随身的丹药消耗一空了,否则的话也用不着请段飞相助。

    在蒙面女子疗伤的这段时间,段飞无事可做,干脆出去逛一逛,就当是和同门联络一下感情好了。

    在血战台上干掉王林后,段飞就不再是无名之辈了,虽然还远远不能与钟复这样的血堂亲传弟子相比,却也可以考虑开始经营自己的人脉。

    膳堂弟子中,能够不给钟复面子的,只有一个雷虎,如果可以和他搞好关系,相信段飞的日子会好过许多。

    因此段飞出来之后,第一个前往拜访的就是雷虎。

    雷虎还是懒洋洋的在执事处值守,这一次采办商队在外遭逢意外,他是少数知情的人,但是宗门下达封口令后,他也不敢多说此事。

    眼下要换一批负责外出采办的人,其中牵扯的关系实在太多,雷虎好不容易才安排妥当,他又是个懒散性子,自然再不想多事,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段飞在这个时候上门拜访,算是触了雷虎的霉头,因此雷虎的态度并不是很好。

    好在段飞很是识相,将这一次外出收到的一枚灵石奉上,说是要感谢雷虎的照顾,接连给他安排了两次相当不错的差事。

    一枚灵石自然不被雷虎看在眼里,但是段飞的态度很端正,总算是让雷虎觉得他顺眼了不少。

    而且雷虎仔细一回想,给段飞安排的这两次任务,都可以说是事出有因,而段飞接连两次有惊无险,也可以说是相当有趣了。

    钟复想对付段飞,这一点雷虎自然是知道的,要是钟复这个堂堂的亲传弟子却始终拿段飞没有办法,那可就更加有趣了!

    在心中寻思了一阵后,雷虎也就各颜悦色的对段飞道:“段师弟,这一次外出还真是辛苦你了,为了给你压一压惊,我就安排一件简单的差事给你好了。”

    “后山有一片牧场,段师弟负责去轮班值守好了,一个班只需要四个时辰,虽然赚取的贡献点不多,但是胜在轻松。”

    “还有,要提醒一下段师弟的是,这一次与你一起下山的张师弟,还在刑堂没有出来,但听说血堂的钟复为其上下奔走了一番,看样子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了。”

    说到这里,雷虎向着段飞眨了眨眼睛,才接着道:“如无意外,这位张师弟,一旦从刑堂出来后,多半也是要被安排到牧场去值守的,段师弟可要好生与他‘亲近’一番啊。”

    雷虎在这个时候提醒段飞,可不是出于好意,多半是想看一看热闹,但是段飞的姿态却摆的很正,客客气气的谢过雷虎,从雷虎手中接过任务之后,就向着后山的牧场而去。

    膳堂虽然会去山下采办大量的物资,但是在山上条件允许的地方,也会开办牧场、农田以便于补充整个宗门所需。

    所谓的牧场,主要是用来伺养猪猡兽的,这种异兽是最为常见的肉食来源。

    牧场不算太大,却也有着千亩左右的面积,设在后山一处水草丰茂之地,所有的猪猡兽全都是放养,也只有这样肉质才会鲜美。

    每一班负责值守牧场的入室弟子都是两人,不过猪猡兽性情温和,用不着特意照看,因此这值守的任务相当轻松。

    雷虎安排段飞来此,多少还算是照顾了一二的。

    至于雷虎口中所谓的张师弟,段飞仔细回想了一下,此人名叫张正,在下山采办的途中,他和柳云宵的关系不错,算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物,实力也不弱,看上去要比王林强的多。

    雷虎已经挑明了,这张正是钟复安排的人,只要他从刑堂出来,肯定会被安排与段飞执行同一任务,这一点就算是雷虎也阻止不了。

    不过,安排在牧场值守,这里地势开阔,张正想算计段飞就得用光明正大的手段,这也算是雷虎对段飞的照顾了。

    但是谁也想不到的是,仅仅只是下山一天多的时间,段飞的实力就有着突飞猛进般的进步,再想利用张正来对付段飞,又岂是那么容易的?

    至于眼下与段飞一起值守的入室弟子,段飞懒得搭理他,反正他随时会被张正取代。

    轻轻松松四个时辰过去,段飞完成了第一天的值守任务,十个贡献点就这么轻松到手。

    等段飞回到自己屋子时,却已经是人去屋空,蒙面女子早就不在了。

    段飞一时之间也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样的感觉,问了一下王佐,他一直在外院练功,并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状。

    不过想一想也是,蒙面女子可是聚灵境的强者,别说王佐不知道她的存在了,就算知道她并一直守在屋外,她还不是可以说走就走?

    不知道蒙面女子的伤势是不是完全康复了,也不知道她离去之后,是找机会下山呢,还是另有什么打算?

    但不管怎么说,她应该是不会回来了吧?

    按理说蒙面女子自行离去后,段飞用不着担心她的存在会暴露,心中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段飞出门前往牧场值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