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一 第四十六章 一条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四下里依然是一片酒酣耳热的热闹场面,对于血饮门门下的这些入室弟子来说,这种强抢民女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根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又岂会影响到他们的心情。

    但是在场众人中,有一个人却是例外!

    哪怕没有正气系统附身,对于本性善良的段飞来说,他也见不得这样的场面。

    没有亲眼见到也就罢了,现在却是活生生在眼前发生这样的恶行,段飞哪还忍得了?

    只见段飞铁青着脸,站起身来走到施以暴行的那名色鬼杂役身后,抬起一脚就将他踢翻在地,然后伸手掩上倒酒侍女被扯破的衣裳,示意她先行退下。

    倒酒侍女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立刻惊慌失措的逃了开去。

    这一变故,就像是给热闹的晚宴泼了一盆冷水,顿时全场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段飞的身上。

    被段飞一脚踢开的色鬼杂役酒劲上涌,猛的一下翻身爬起,直接就开口骂道:“是那个王八羔子踢老子?……”

    不过,当他看到一身血袍的段飞后,瞬间酒就醒了大半,立刻近乎于谄媚的道:“小的口贱,您大人有大量,就当小的刚才是放了一个屁!”

    看到这色鬼杂役变脸如此之快,段飞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恶感,如此欺软怕硬的家伙,完全可以用垃圾一词来形容。

    这样的人,在天魔宗多到数不胜数,而自己又能够做什么呢?

    真要想一门心思的伸张正义,也就等于向整个天魔宗宣战,现在的段飞有这个能力吗?

    如果遇事就畏缩不前,也许段飞能够嘻嘻哈哈的就这么混过去,但是他能够瞒过自己的良心吗?

    看着眼前这张谄媚的脸,段飞越来越觉得无法忍耐,如果这样的恶人出现在自己眼前也可以视而不见的话,那么自己还有什么资格拥有正气系统?

    哪怕只是为了一个念头通达,眼前的这个家伙就绝对不可放过!

    心中决心一下,段飞继续铁青着脸,直接伸手一搓,噬血剑凭空出现在他的手中,然后就这么一剑将眼前的色鬼杂役穿胸而过,连人带剑扎在地上,剑锋更是不停的饱饮鲜血!

    这一剑刺得如此突然,那个色鬼杂役即使中剑之后,脸上谄媚的笑容也没有变化,显然是没想到会挨上这么一剑。

    本来全场的目光都聚焦在段飞的身上,随着这一剑刺出之后,各种各样的眼神也就更为复杂了。

    段飞对此毫不在乎,他只觉得这一剑刺出之后,心头畅快了许多,有了一种大丈夫当如是的豪情!

    与此同时,在段飞的脑海中“叮咚”一声响。

    “主人斩杀街头混混级恶人一名,获得正气点三点,当前正气点为十七!”

    提示音响过之后,紧接着小美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主人,你好棒啊!能够坚持本心毫不动摇,也只有这样的主人才值得小美追随,小美期待着与主人的共同成长哦!”

    就这么表扬一下就完了?难道不应该因为自己的出色表现,从而激活某种新的功能吗?

    只不过段飞来不及向小美吐槽了,因为这个时候柳云宵突然开口了。

    “段师弟,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出手宰掉的这个家伙,是我养的一条狗,你在宰狗之前就不问问主人的意见吗?”

    柳云宵一直板着一张胖脸,就算现在开口出声也没有多少情绪上的变化,让人一时之间弄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

    段飞则是脸色稍稍的缓和了一些,缓缓的开口道:“这条狗实在是太呱噪了,闹得小弟心情颇为不爽,干脆宰掉了事。柳师兄,你不会因为一条狗,而对小弟有所不满吧?”

    柳云宵扫了段飞一眼,一字一顿的道:“曾听人说过,王师弟颇有一些桀骜不驯,现在看来还真是如此啊。”

    曾听人说过?听什么人说过?

    柳云宵如此表态,是不是因为他私下里与钟复有过接触呢?

    反正这个时候段飞不能够认怂,于是他缓缓的开口道:“凡我天魔宗门下,只求自己行事畅快,用得着在乎一条狗是什么感受吗?”

    柳云宵看着段飞,一张油腻腻的肥脸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最终还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今日的晚宴就到这里吧,大家早点休息,明日还要赶路,希望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大家都能够全须全尾的回去。”

    柳云宵此言一出,自然无人唱反调,大家也就嘻嘻哈哈的各自散去。

    段飞则是上前一步,将插在地上的噬血剑拔起。

    此时噬血剑已经将那个色鬼杂役吸成了干尸,剑身上黑光环绕,看上去黑的发亮。

    段飞叹了一口气,道:“此剑一直很是饥渴,好不容易才有了饱餐一顿的机会,看上去总算是顺眼多了。”

    段飞这番话是故意说给柳云宵听的,但是柳云宵并没有给出半点反应,依然板着一张肥脸,如同一座肉山般移动,就这么去得远了。

    这个柳云宵,到底是不是和钟复有所勾结呢?接下来他会不会另有安排,暗中施展手段来对付自己?

    段飞想了半天也没有一个头绪,干脆也就不再想了,反正水来土掩,真有什么道道划下来,自己接下就是。

    回到休息的房间后,段飞和衣而卧,真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他也来得及应对。

    刚刚躺下没有多久,外面突然响起了警哨声,段飞不得不起身而出。

    灵谷是有防御禁制保护的,这处地方可以说是血饮门设在山外的一座基地,绝非轻易就能够被人侵入的,那么眼下响起的警哨声是怎么一回事?

    到了屋外,只下四下里人影绰绰,不少人如同没头苍蝇一样的乱跑,更有人惊恐的喊道:“妖兽来袭!妖兽来袭!!”

    凭借灵谷所布的防御禁制,怎么可能让妖兽如此轻易的侵入进来?要知道灵谷距离血饮峰并不算太远,附近也没有太过强大的妖兽盘踞,顶多也就是一些普通的妖兽小打小闹,怎么可能对灵谷构成威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