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一 第四十二章 日后再难相见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断腿老者如同亘古不变的活化石,依然镇守在天魔狱的入口处,看着段飞过来后,他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段飞一番。

    “本事不怎么样,闹出来的动静却是不小,年纪轻轻的还真是会折腾。”

    段飞摸不清楚断腿老者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只能够恭恭敬敬的道:“晚辈一时胡闹,倒是让前辈见笑了。”

    断腿老者不置可否,只是示意让段飞自行进去。

    有资格坐镇天魔狱,断腿老者绝对是血饮门中的大人物,别看他一直坐在这里一动也不动,但是狱内外的动静,却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如果有机会抱上断腿老者的大腿,那么段飞在血饮门的日子肯定会好过许多。

    但是,连这断腿老者的名号都不知道,再加上找不到门路,又如何能够把他当作大腿来抱呢?

    当段飞来到天魔狱第一层时,屠山依然是怒火中烧,恨不得把段飞扒皮拆骨,口中更是污言秽语的骂个不停。

    段飞对此毫不在意,就当屠山是在狗吠好了,抛完烤肉之后,他正眼也不瞧屠山一眼,直接去到了天魔狱第二层。

    屠山对此无可奈何,只能够咬牙切齿的啃着烤肉,就像是把烤肉当作了段飞。

    可怜堂堂的一个大魔头,只能够以这样近乎于儿戏的方式来发泄他的怒火,实在是可悲。

    反观段飞,当他来到天魔狱第二层时,顿时惊喜的发现,明心已经顺利突破瓶颈,晋升到了气血后期!

    哪怕身处牢狱之中,明心一身月白色的僧袍也是点尘不染,再配上他清秀的面容,看上去真的风姿卓绝如同嫡仙人,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

    刚刚二十出头的年纪,就已经有着气血后期的修为,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绝世天骄,称其为高僧一点也不为过。

    明心见到段飞到来后,立刻合十一礼。

    “段施主,小僧在此拜谢了。”

    太过感激的话明心也不会话,但是他如此表态,就证明段飞的恩情已经牢牢印在了他的心中,也难怪血袍老者会认为,日后段飞有可能在明心的道心上留下一丝破绽。

    也不知为什么,段飞看着明心如此不沾烟火的模样,心中就觉得有些不太爽快,仿佛被明心抢去了主角风头一样。

    于是段飞笑着向明心拱了拱手。

    “大师何必如此客气?不过是耍耍嘴皮子打打机锋罢了,能够有所领悟,还是因为大师自身佛心通透。”

    明心摇了摇头,道:“说起与我佛有缘,倒是段施主天生就适合在我佛门修炼,只要段施主愿意,我难陀寺的大门,随时都可以向段施主敞开。”

    明心如此表态,这是公开在挖天魔宗的墙角了,哪怕段飞真的与我佛有缘,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表态弃魔从佛啊。

    于是段飞连连摆手道:“大师实在是说笑了,你我各在不同的宗门,合不合适也要各看造化。倒是在下有一番话想向大师请教,大师可知白马非马,又可知天魔非魔?”

    明心闻言后一愣,再难保持那种一尘不染的高僧风范了,喃喃自语道:“白马非马?天魔非魔?!!”

    像这种辩证之类的问题,一向都是没有标准答案的,如果明心转不过弯来,多半是又会陷入到顿悟之中,不知要多久才能够回过神来。

    明心刚刚才以顿悟的方式突破至了气血后期,如果继续顿悟的话,不仅很难有收获,还有可能乱了他的道心,日后再想修复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好在明心的天资确实是极为出众,他在稍稍一楞神之后,很快就醒悟过来,强自镇定心神盘膝而坐,然后才向着段飞苦笑了一下。

    “段施主好生厉害,这机锋禅辩的本事,小僧自愧不如。待得小僧修为渐深之后,再来参悟段施主今日的指教,方才不会入了魔障。”

    明心如此坦然的态度,倒使得段飞有些不好意思了,于是笑着向明心拱了拱手,道:“大师心境超然,佩服,佩服!”

    这时明心对段飞也是有所顾忌的,生怕段飞再冒出几句精深的佛理,到时候自己还顶不顶得住?

    于是明心也不敢多想了,只能够尽量将自己的脑袋放空,进入到物我两忘的心境中。

    段飞见明心这副模样,也就只能离开天魔狱第二层,向着第三层而去。

    血袍老者如同以往一样的一直在读书,但是听到段飞的脚步声后,他突然抬起头来。

    “好小子,今天身上的煞气这么浓,应该是杀了人吧?怎么这么快就忍不住动手了?看来你小子的这份凶悍,倒是比老夫预料中的要强上几分。今日老夫有一些兴趣了,你把外界的所见所闻,也一并说与老夫听一听。”

    血袍老者如此一开口,段飞自然不会有所隐瞒,也就将自己今日所经历的一切,向着血袍老者和盘托出。

    段飞在讲述的时候,血袍老者一直静静聆听,没有任何的表态,等到段飞说完之后,血袍老者才缓缓的开口道:

    “你小子的行事手段还算果决,不过,你知道今日过后,会面临什么样的局面吗?”

    段飞沉思了片刻之后,恭声道:“今日恐怕是晚辈最后一次来给前辈送饭了,下次再相见也不知有没有机会。”

    血袍老者哈哈大笑起来,道:“你小子还算精明,看来并非是不通俗务的蠢货。去吧,去吧!日后如有机会,你能够凭借自己的本事再见到老夫,那么老夫倒是有可能高看你一眼,觉得你小子还算是可堪造就。”

    “另外你小子放心,你大出风头后就算有人想算计你,也得照足规矩来,这门下弟子相争,如果尽搞些盘外阴招,又何来的优胜劣汰呢?哈哈,老夫很想看看,你有没有本事把这血饮门闹个天翻地覆!”

    在血袍老者的大笑声中,段飞恭敬的送上血瓶后,这才告辞而去。

    至此,段飞已经在血袍老者的心目中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不过他与血袍老者之间差距实在太大,真要再想有所交集,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正如段飞所预料的一样,他很有可能再也无法进入天魔狱,日后又会以什么样的身份再度出现在血袍老者的身前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