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一 第三十六章 血战台
    ,精彩无弹窗免费!

    段飞在血袍老者的面前可不敢太过得意,而是恭声道:

    “晚辈这也是被逼无赖,才不得不冒险行事,倒是让前辈见笑了。”

    血袍老者笑呵呵的道:“有此心智,相当不错了。敢于在天魔狱中冒险,也不怕得罪屠山那等色厉内荏的人物,算得上是胆大包天。”

    “谨小慎微再加上胆大包天,有这两种特质融为一身,在天魔宗也算是有了出头的可能。哈哈,就看你能够给老夫带来多少更为有趣的故事了。”

    大笑声中,血袍老者连连挥手道:“去吧,去吧!明日照旧。”

    能够顺利过了血袍老者这一关,段飞总算是放下心来,他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之后就告辞而去。

    回到天魔狱第一层的时候,屠山还是如同死狗一样的躺在地上,也不知要多久才能够恢复过来。

    反正这一次算是把屠山往死里得罪了,又何必太过在意他的感受呢?

    于是段飞吹了一声口哨,就这么推车出天魔狱而去。

    天魔狱的入口,断腿老者扫了段飞一眼,见平板车上的新鲜血肉仍在,不由得哼了一声。

    “看不出你小子还真是狡猾,居然懂得打擦边球。不过,这天魔狱终究非你胡闹之处,还是好自为之吧!”

    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后,断腿老者闭目不语,段飞只能够向他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这才匆匆而去。

    毫无疑问,对于段飞来说,这一次的冒险算是彻底成功了!

    只不过是利用一块新鲜血肉,就骗得了天魔之音的修炼法门,使得段飞可以进行下一步的计划了。

    自成为血饮门的入室弟子后,段飞一直表现的很低调,屡屡被王林欺上门来,而众人都知道在王林的背后站着钟复,谁敢得罪这个内门血堂的亲传弟子呢?

    如此一来自然是无人敢和段飞交往,使得段飞成为了入室弟子中的孤家寡人。

    不过,王林实在是跳的太欢了,段飞不介意利用他发出自己的声音,让其他入室弟子正视自己的存在。

    至于钟复会不会因为王林的事情对段飞展开报复,段飞还用得着在意吗?反正都已经开启不死不休的任务了……

    膳堂,甲院天字间。

    在膳堂甲院,天字间一共有八间,自然是膳堂最有势力的入室弟子才能够入住。

    以王林自身的实力,是不够资格入住甲院天字间的,但谁叫他背后有着钟复撑腰呢?

    做为钟复最为忠实的狗腿子,入住甲院天字间,算是王林获得的奖赏了,否则的话他顶多也就只能够入住丙院。

    王林深知自己为何能够破格享受这样的待遇,自然是要牢牢抱紧钟复的大腿,对于对付段飞的事情极为上心。

    此时在王林的屋内,还有另外三名血饮门的入室弟子,算得上是王林的跟班。

    这三人天赋有限,能够成为入室弟子就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在入室弟子中属于最为底层的存在,眼见着王林抱上了钟复的大腿,他们也就向着王林靠拢,算是狐假虎威了。

    王林一直监视着段飞的举动,这三人也是起到了作用的,毕竟他们与段飞一样,都是住在丁院的**丝。

    现在王林图穷匕见,要开始琢磨着如何折磨段飞了,自然是要用到这三个得力助手,因此才一起聚在王林屋内共商大计。

    其实王林对付段飞的手段并无多少新意,无非是以借贷为由头,每日里骚扰段飞,把段飞的贡献点彻底榨干。

    只要日复一日的进行骚扰,段飞的压力会越来越大,是终体会到每天都生活在地狱中的感受!

    王林很了解钟复的性格,仅仅只是杀了段飞,并不能够让钟复彻底的解恨,只有把段飞折磨的生不如死,才能够让钟复感觉到快意!

    不得不说,为了讨好钟复,王林还是动了一些脑筋的。

    正当王林和他的三个狗腿子讨论的热火朝天时,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王师兄,在家吗?”

    听到这个声音,王林的眉头皱了起来,当他打开房门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段飞一脸笑容的站在门口。

    一大早上才收了他的利息,怎么这家伙反而找上门来了?

    不过,作为笑面虎,王林就算心中再怎么不爽,也很快换上了一副笑脸。

    “段师弟,这是什么风把你吹到愚兄这里来了,快请屋里坐,你我兄弟也好唠叨唠叨。”

    段飞哈哈一笑,道:“什么风?就怕是一阵腥风,还伴着血雨啊!”

    段飞一边说着,一边掏出自己的身份号牌,然后笑眯眯的道:“王师兄,小弟自入门以来,承蒙师兄的多方关照,一直想找个机会报答。自师兄今日登门后,小弟思前想后,觉得还是快刀斩乱麻更好一些。”

    “王林,今日在诸位同门的见证下,我段飞特向你发起血战台邀战,生死不限!!”

    段飞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已经将自己的笑脸彻底收了起来,语气冰寒充满了杀气!

    王林闻言后瞳孔一缩,脸上的笑容同样是消失不见了。

    “血战台?!!段飞,你胆子倒是不小。不过,你既然这么想找死的话,那我就死全你!”

    “还有,上了血战台,你就算想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且看你还能不能够全须全尾的自己走下来吧!”

    王林说这番话的时候,同样是杀气腾腾,看着段飞的目光,如同已经把他当作了死人!

    所谓的血战台,是血饮门专门供门下弟子进行角斗之用的场所,毕竟在天魔宗这样的魔道宗门,向来就是拳头大的有道理,有什么矛盾解决不了的,打一架也就解决了。

    在血战台上,可以决胜负,也可以论生死,就要看交战双方是如何商定了,一但同意对战,是绝不允许反悔的。

    特别是进行生死战的时候,只能够由师弟向师兄发起,如果师兄不敢应战的话,那么师兄的身份与地位,就会和师弟进行互换。

    这种规定,当然是为了鼓励弱者向强者发起挑战,同时又限制强者不能随意的虐杀弱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