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一 第三十五章 好小子,干的漂亮!
    ,精彩无弹窗免费!

    很难想象,像屠山这样的魔头,居然会被段飞这样的小人物如此拿捏,只能够说在天魔狱这种特殊的地方,什么奇迹都有可能发生!

    段飞能够感觉到,屠山在传授天魔之音的时候,还是有所保留的,至少他没有将天魔之音最为精妙的部分全部都和盘托出。

    不过段飞对此并不是太在意,对他来说只要能够将天魔之音修炼到入门阶段,也就足够了。

    此时已经大半个时辰过去了,屠山的耐心差不多被完全消磨干净,忍不住道:“小兄弟,日后你只需要按此法门勤修苦练,这门功法的造诣自然能够日益提升,现在本座饿了,可否等本座进餐之后,再做讨论?”

    段飞连连点头,恭声道:“负责前辈的伙食,本就是晚辈的任务,自然是不能够让前辈饿着了。”

    段飞一边说着,一边连连抛出烤肉,但是那块新鲜的血肉,却是始终留在车上,并没有被段飞抛出。

    最后,平板车上就只剩下这一块新鲜的血肉,看上去特别的刺眼。

    屠山已经处于狂暴的边缘了,他呼呼喘着粗气问道:“小兄弟,这是何意?”

    段飞叹了一口气,满是诚意的道:“屠前辈,晚辈仔细想了一下,带着这么一块肉进入天魔狱,就已经冒了极大的风险,真要是让前辈吃掉了,会不会坏了天魔狱的规矩?那么晚辈还有命出去吗?”

    “前辈的悉心指点,晚辈感激万分,但是再怎么感激,也不能拿自己的小命来冒险吧?所以还请前辈见谅,不是晚辈不想满足前辈所求,实在是晚辈身单力薄,承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啊!”

    此时就算段飞表现的再怎么有“诚意”,也改变不了他过河抽桥的事实,屠山又不是笨蛋,岂有不明白自己被段飞戏耍了的道理?

    屠山昔日纵横天下杀人如麻,像段飞这样的小人物,在他眼中连蝼蚁都不如,何曾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被这样的小人物玩弄于鼓掌之间?

    在那一瞬间,屠山心中最后的一丝理智也消失了,他怒喝一声道:“臭小子,老子要宰了你!!!”

    在怒喝的同时,屠山双目圆睁、须发戟张,如同疯虎一般向着段飞扑了过去。

    不过,洞口处的封禁,绝非屠山能够破开的,当他刚刚冲到洞口的时候,就见无数电光闪动,瞬间就击得屠山周身上下焦黑一片,抽搐着倒在地上。

    堂堂聚灵后期的大高手,既然被困在天魔狱中,也就只能够任由段飞戏耍了。

    看到屠山如此凄惨的模样,段飞一脸“同情”的摇了摇头,叹口气道:“何必呢?”

    接下来段飞也就不管屠山是如何的愤怒了,他迳直向着天魔狱的第二层而去,也就在这时,段飞的脑海中突然“叮咚”一声响。

    “主人挑衅大流氓级恶人屠山成功,面对如此邪恶的大流氓而毫无畏惧,特此奖励正气点三点,当前正气点十六!”

    居然还能够有这样的收获?段飞差一点哈哈大笑出声!

    屠山啊屠山,你有哪一点像是大魔头?又是传功又是奉送正气点的,简直就是一个大好人啊!

    段飞忍着笑,加快了脚步,毕竟他在屠山这里耽误的时间太长,已经错过了送饭的时间,还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麻烦呢。

    段飞很快来到了天魔狱的第二层,明心和尚依然处于突破的状态中,不过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佛光更为耀眼了,就连隐隐约约的禅唱之声也越来越清晰。

    看来,明心这是突破在际了,毕竟以他的天资,又被小美评定为晋升概率高达百分之八十七,没有理由会不成功。

    明心是不会带来麻烦了,但是天魔狱第三层的那位神秘血袍老者呢?

    别看血袍老者每天和段飞聊天,像是聊的很愉快的样子,可是段飞一点也摸不清他的底细,总有一种自己的一切都被血袍老者看穿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段飞感到很是不爽,但是在血袍老者的面前他不敢有丝毫表露,只能够走一步算一步了。

    不知不觉间,段飞来到了天魔狱的第三层,让他感到吃惊的是,他还没有用身份号牌开启洞穴入口的禁制,这禁制就不知为何自行打开了。

    如果不是封住洞口的金属栅栏还在,段飞简直就要怀疑以血袍老者的本事,是不是这天魔狱也能够任由他随便进出?

    血袍老者依然是在埋头看书,但是段飞的到来却瞒不过他的耳目,他头也不抬的道:“你小子,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犯下这等错误,可不符合你谨小慎微的性格啊。”

    在血袍老者的面前,段飞可就不敢放肆了,而是恭恭敬敬的道:“晚辈今日确实是有事耽误了一下。”

    血袍老者“哦”了一声,抬起头来扫了段飞一眼。

    “今日你身上的血腥味倒是浓了几分,看来真的是有事发生啊,每日听你按步就班的讲故事,实在是没什么意思,不知道今日可有什么有趣的事情说给老夫听一听啊?”

    每日与血袍老者讲述天魔狱内发生的一切,对于段飞来说就像是例行公事一样,于是他没有丝毫的隐瞒,将自己如何算计屠山,十分详细的讲了一遍。

    段飞知道血袍老者看屠山不太顺眼,只要自己将屠山被骗的模样讲的越惨,就越能讨得血袍老者的欢心。

    果然,听段飞说到他最终也没有把新鲜血肉抛给屠山时,血袍老者哈哈大笑起来。

    “好小子,干的漂亮!老夫困在天魔狱中,想听到这等有趣的故事谈何容易?这可比看书有趣多了。”

    “不错,不错!还算是个可造之才,老夫看你也是越来越顺眼了。看你算计屠山的用意,应该是想在外面也有所动作吧?哈哈,等到哪一日老夫对你在外面的事也开始感兴趣了,你也许才算是真正被老夫看上了眼!”

    此时血袍老者脸上的笑容是段飞前所未见的,看来让屠山吃这么大一个亏,确实是搔到了血袍老者的痒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