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一 第十七章 膳堂
    ,精彩无弹窗免费!

    钟复在离去之前,暗中向他身边一名跟班的血袍弟子递了一个眼色。

    这名血袍弟子是钟复的忠实狗腿子,顿时会意,待钟复离去之后,他一脸堆笑的向着段飞拱一拱手。

    “段师弟是吧?恭喜你通过生死试炼,成为了血饮门的入室弟子,我们膳堂一直等着像段师弟这样的后起之秀加入,还请段师弟随我一起到膳堂报到吧。”

    通过生死试炼就能够成为天魔宗门下的入室弟子,这个门规谁也不敢破坏,但是成为入室弟子后加入哪一堂,这其中就颇有一些讲究了。

    抛开最为核心的血堂不谈,血饮门下辖各堂有强有弱,而背靠大树好乘凉的道理谁都懂,跟着一个实力强大的堂口混,自然能够享受到更好的待遇。

    至于膳堂,那毫无疑问是血饮门诸多堂口中垫底的!

    膳堂说起来好听,可实际上就是管厨房伙夫的,一旦加入膳堂,也就等于有着做不完的杂务,还能够有多少时间用在修炼上呢?

    当然了,处于膳堂上层的那些大人物,还是能够享受到大量资源的,毕竟做为一个正式的堂口,享有宗门下发的固定配额是不会少的,但是对于新加入的入室弟子来说,一旦进入膳堂,那就是处于血饮门入室弟子中的最底层!

    好不容易结束了外门杂役的生涯,结果却是加入膳堂,干的还是相当于杂役的活,顶多也就是换了一个身份罢了。

    钟复安排段飞进入膳堂,这是要彻底断绝段飞翻身的希望啊,日后只要找到机会自然是会好好的泡制段飞一番。

    本来按照各堂轮流招人的规矩,段飞是不应该进入膳堂的,但是钟复做出了这样的安排,在场的这些血袍弟子谁敢不给面子?其余的各堂弟子自然是在这个时候装聋作哑了。

    段飞对此倒是不怎么在意的,反正他的修炼全靠正气系统,只要正气点足够,根本不需要其他的任何修炼资源,进入膳堂竞争压力会小一些,说不定更为适合他。

    于是段飞笑眯眯的回应道:“那就有劳师兄了,不知道师兄如何称呼啊?”

    这名膳堂的血袍弟子同样是笑眯眯的道:“愚兄姓王名林,托大一下,段师弟就以师兄相称好了。”

    段飞连连点头道:“王师兄是小弟的前辈,以师兄相称,那是应该的!”

    看着两人一团和气的模样,简直就是兄友弟恭的典范,可事实上谁都知道这两个家伙是笑里藏刀。

    像天魔宗这样的魔道宗门,可以说是没有好人,既有像周冲、钟复这样天生就杀气腾腾的,自然也有王林这种如同笑面虎一般的阴险小人。

    眼下两头笑面虎撞在了一起,多半是段飞讨不到好,毕竟王林的背后还有钟复撑腰,再加上王林在膳堂的人面更广,段飞凭什么逆袭?

    旁人是什么样的想法,段飞自然左右不了,反正他就这么笑眯眯的跟在王林身后上山而去,多少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如果段飞此时是哭丧着脸要死要活的,那么他的本事必定有限,日后那还有热闹可瞧?

    但是从段飞的表现来看,这家伙也不是全无是处嘛,难怪能够逆袭干掉钟仇,哪怕他不可能斗过钟复,但是让钟复丢几分颜面那也是好的。

    对于这些血饮门的弟子来说,哪怕损人不利己,只要有热闹可看,也足以让他们感到开心了。

    眼见着段飞和王林渐行渐远,一直盘膝而坐的周冲突然站起身来,冷冰冰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笑意。

    “有趣!真是有趣!!”

    话音刚落,周冲就已经去得远了,做为周家的麒麟子,他可以直接去战堂报到,从此之后摆在他面前的就是一条青云路!

    不过,周冲所说的有趣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对段飞这样的蝼蚁感兴趣了?还是说只要看到钟复吃憋,就能够让周冲感到高兴吗?

    钟复惹不起,周冲更加惹不起,眼下还是静静的等着这一次的试练结束好了,至于热闹吗,以后有机会还怕看不到吗?……

    天魔五峰之一的血饮峰,高有七千余丈,占地极广,万余年来都由血饮门在此经营。

    血饮门下辖诸堂,各自都有自己的地盘,自然是实力越强的堂口,占据的地盘越好,而做为垫底的膳堂,则是位于最不起眼的后山。

    不过这样也好,膳堂做的就是后勤辅助工作,与低调不奢华的后山正好相匹配。

    段飞与王林的脚步不算慢,却也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才算是来到了后山的膳堂所在之地。

    别看膳堂在血饮门诸堂之中是垫底的,但是烂船也有三分钉,再加上万余年来的经营,论规模还是相当惊人的。

    至少在段飞目光所及的范围内,无数房舍连绵不绝没有尽头,布满了整整一个山坡,不少地方还冒着火光与浓烟,应该是那些“大厨”在干着膳堂的本职工作——负责填饱血饮门所有人的肚子。

    段飞做为新入门的入室弟子,眼下还接触不到膳堂的核心部分,因此由王林直接带着段飞到执事处报到。

    膳堂执事处的执事长老,不可能时刻都坐镇在这里,而此时负责在执事处值守的,是一名胖得极为离谱的血袍弟子。

    这个胖子坐在一张大椅中,就如同一座肉山堆在了地上,一身肥肉颤微微的,看上去油光水滑。

    看来,真正有本事的人,就算是在膳堂,也能够捞到足够多的油水啊!

    胖子能够代表执事长老在执事处值守,自然也是有一些背景的,而王林则是显得与胖子很是熟悉的样子,笑眯眯的与胖子勾肩搭背耳语了几句之后,胖子就板着一张油腻腻的脸,丢给了段飞一块黑漆漆的木牌。

    “新来的,丁院地字间还空着一间屋子,你这就拿着身份号牌去接收吧。你既然已经成为了入室弟子,该有的待遇一项都不会少,不过职守在膳堂,一旦有任务下达,你必须全力以赴,莫要给我们膳堂丢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