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一 第十六章 不死不休
    ,精彩无弹窗免费!

    如果段飞懂得凑趣,上前问一声好在何处,那也不免为一种拍马屁的手段。

    但是,段飞一直手持噬血剑,以一种十分玩味的眼神看着钟复。

    因此,钟复在口里说着“好”字的同时,在心中已经把段飞当作了死人!

    区区一个外门杂役,居然有胆子得罪钟家,他这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吗?

    也就在钟复心生杀意的时候,段飞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了“叮咚”一声!

    “感应到小流氓级恶人钟复的杀意,主人陷入到生死危机之中,因此激活正气系统的任务功能。当前任务说明:初级不死不休任务,请主人务必在任务持续期内斩杀小流氓级恶人钟复,这才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

    “由于任务系统是首次激活,在完成本次任务后,除了常规奖励之外,还能够获得特别的任务奖励,还请主人多加努力哦!初级不死不休任务时间限制:在主人成为天魔宗亲传弟子之前。”

    小美软萌萌的声音在段飞的脑海中回响着,而段飞则是暗中叹了一口气。

    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既然走的是系统流路线,又怎么可能没有任务系统呢?

    眼前这位钟复钟师兄,已经有着气血境的修为,对于还是后天的段飞来说,绝对是无法力敌的存在。

    现在和这位钟师兄开启不死不休的任务,到底是送死呢还是在挑战生存极限?

    特别是任务期限,要求段飞在成为天魔宗亲传弟子之前干掉钟复,也就等于段飞要在晋升至气血境之前完成任务。

    这摆明了就是要求越级挑战嘛,要不要刚开启任务系统,就来个难度这么大的啊?

    段飞一边吐槽,一边在脑海中下达指令。

    “开启神鉴之眼!”

    反正和这位钟师兄都已经是不死不休了,起嘛要做到知敌知己,才有挑战这一任务的可能吧?

    很快,钟复的黑色人形剪影就出现在了段飞的脑海中。

    “身体强度118,速度107,力量173,精神力113,综合战斗力511!”

    看到了钟复的战斗力数值后,段飞已经元力吐槽了。

    这就是后天武者与气血境修行者的巨大差距吗?

    在任何方面都是十倍左右的碾压,完全就不在一个次元啊!

    虽然段飞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和如此强大的对手开启不死不休的任务,还是会感到压力山大啊。

    要知道真正的实力差距,并不仅仅只是数值上的倍数关系,而是会在数值差的基础上扩大不知道多少倍。

    段飞与钟仇、孙强等人有过交锋,他们之间往往只是数点的数值差,就决定了实力差距是很难逆转的,更何况现在的段飞与钟复还差着一个大境界呢?

    如此巨大的实力差距,应该就是所谓的仙凡之别吧?哪怕自己有正气系统在身,可以靠磕果实把各项能力强行堆上去,但也要有这么多的正气点可以用啊。

    段飞扫了一眼现在的正气点数,只有可怜巴巴的十三点,随便磕两颗果实就差不多见底了。

    身怀正气系统,居然要在天魔宗这样的魔道宗门混生活,果然是在挑战生存极限啊!

    在这一刻,段飞深深感受到了正气系统的恶趣味!

    好在通过抽奖所获得的好处还不算坑,至少在多次使用神鉴之眼后,段飞发现这项能力算得上是性价比极高了。

    针对某人使用神鉴之眼后,这个人的身体状态就一直保留在段飞的脑海中,相当于多了一个全天候的监视器,只要对方的修为境界不超过段飞一个大境界以上,那么神鉴之眼就能够一直起作用。

    如果系统坑哥一点,把神鉴之眼设定为有着时间限制,那么要想随时掌握对手的状态,岂不是要不停的动用神鉴之眼?段飞又有多少正气点可以动用呢?

    不管怎么说,只要有系统在身,还用得着怕钟复这个小流氓?

    给自己打了打气之后,段飞决定进一步的挑衅钟复,反正都已经开启不死不休任务了,还用得着在意钟复是什么样的想法吗?

    “钟师兄,这噬血剑既然曾是钟家之物,那么钟师兄定当知道此剑的奥妙吧?不知道钟师兄可否指点小弟一二呢?小弟对此剑真的是爱不释手啊!”

    段飞此言一出,旁边的众多血袍弟子,顿时全都以看死人的目光看向段飞。

    段飞出人意料的从试炼中胜出,就已经于钟家结下了死仇,现在还敢当面挑衅钟复,这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

    哪怕没有杀弟之仇,以段飞的身份,他怎么能够这么和钟复说话呢?要知道钟复可是货真价实的血饮门亲传弟子啊!

    也许这个家伙通过生死试炼之后过于高兴,变得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了,那么不久之后的残酷现实,应该会让他明白:一个没有后台的傻小子,居然去挑衅钟家的天骄,那么就算能够成为入室弟子,也只会被彻底的碾压!

    果然,钟复被段飞挑衅之后,目光变得更为阴冷,缓缓的开口道:“其实这噬血剑也没什么奥妙,非要说有什么特别的,那就是妨主!你杀气不够,持有此剑,当小心血光之灾!”

    钟复说到血光之灾四个字的时候,几乎是一字一顿,那种浓烈的杀意,让旁边的不少血袍弟子都为之而色变。

    不过,在进行生死试炼的广场上,钟复就算杀意再浓,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手,毕竟他和钟家都还没有强大到可以挑战门规的程度。

    此时段飞也只能够硬撑了,反正输人不输阵,就算释放不出如此浓烈的杀气,但是口头上可不能输!

    “原来此剑妨主啊?那还真是可惜钟仇钟师兄了!”

    段飞这番话纯属是那壶不开提那壶,钟复闻言后顿时怒目圆睁,几乎忍不住有了出手的冲动。

    不过,钟复毕竟是气血境修为,对于控制情绪还是有一些手段的,最终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以看死人般的目光看了段飞一眼之后,迳直转身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