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一 第十五章 师兄,你好!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过了良久之后,广场上出现了第二道传送门,这表示又有人提前结束试炼了。

    钟复身边的两名血袍弟子,见状后立刻兴奋的道:“应该是钟仇兄弟结束试炼了,这个速度也不算慢。”

    钟复点了点头,正准备上前摆一摆兄长的威风,“勉励”钟仇两句,可是他刚刚抬腿就不由得身体一僵。

    也难怪钟复会是这样的反应了,因为从传送门中走出来的并非是钟仇,而是好不容易才提前结束了试炼的段飞!

    每一道传送门都是固定好位置的,眼前这道传送门对应的正是钟仇参加试炼的那一组,怎么可能最后胜出的却不是钟仇呢?

    段飞这个“傻大个”在外门杂役中还算小有名气,但是钟复却不认识他是那根葱,毕竟按照常理来说,这些外门杂役必定会成为钟仇的剑下亡魂,怎么可能最终胜出的却是这个不知道来历的家伙?

    此时段飞手中还握着噬血剑,而这柄噬血剑原本就是属于钟复的,他又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钟复在稍稍一愣神之后,心中顿时化为了狂怒!

    钟仇这个废物,居然连几个外门杂役都对付不了,简直就是给钟家丢脸!

    像这样的废物,死了也就罢了,偏偏这一次家族安排自己来照顾这个废物弟弟,他若是成为入室弟子倒也罢了,日后的造化就靠他自己去争取,但是他栽在这次试炼中,完全就是在拖我这个做哥哥的下水啊!

    家族可不会细究钟仇为什么会失败,只知道这个家伙是在自己的照应下出了意外,日后家族中的长辈会怎么看自己?还有可能把族中的大事交给自己去办吗?

    废物就是废物,就算是死了都要连累我这个做哥哥的!

    钟复在心中怒火升腾,他身边的两名血袍弟子也回过神来,一时之间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就连盘膝坐在地上的周冲,也不由得把目光投向了段飞,虽然目光中依然冷漠,但毫无疑问段飞已经在他心中留下了印象。

    周冲是看不上钟家兄弟的,众多外门杂役在他眼中更是连蝼蚁都不如,但是眼下有一只蝼蚁在与钟仇的较量中胜出,那么这只蝼蚁就值得他关注一下了。

    不过,蝼蚁就是蝼蚁,也就仅仅止于此了。

    堂堂天骄,与蝼蚁又能够有多少交集呢?

    于是周冲不再关注段飞了,但是钟复却不能够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视而不见。

    钟复暗中向身边的一名血袍弟子递了个眼色,这名血袍弟子立刻会意的上前一步喝问道:“你这小子是何来历?在试炼中是怎么胜出的?老老实实交待清楚,如果有违门规,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这就是所谓的下马威了,如果段飞因此而惊慌失措,一时之间说错了什么话,那么必定会有接连不断的脏水泼到他的身上。

    生死试炼的规矩自然无人敢坏,但是真要找到了段飞的把杯,也足以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林飞知道了钟仇的身份后,自然知道自己惹了麻烦,不过要想在天魔宗站稳脚跟,这种麻烦却是避免不了的。

    再说了,天魔宗是魔道宗门,门下弟子个个杀人放火都是不眨眼的,更何况在这种生死试炼中等同于奉旨杀人,因此得罪的只是钟家,而不是天魔宗。

    得罪钟家就得罪好了,只要自己抱着天魔宗的门规行事,也不怕对方在大庭广众之下有胆子坏了门规。

    于是段飞微微一笑,很是客气的抱拳一礼,笑着道:“这位师兄,你好。小弟侥幸在试炼中胜出,不知道师兄是代表哪一堂在此驻守呢?如果能够与师兄位列同门,那实在是小弟的荣幸。”

    血饮门下辖刑堂、战堂、财堂、膳堂等各个堂口,入室弟子拜入门下后,会按需分配到各堂职守,只有成为亲传弟子,才能够进入血饮门最为核心的内门血堂。

    眼下的这十余名血袍弟子,就是代表各堂前来接受新入门弟子的,唯有来自于血堂的钟复是一个例外。

    按照往常规矩,血饮门各堂之间是不会为了这些门下杂役起争执的,而是按顺序轮流接受通过试炼的人,现在这十余名血袍弟子驻守在此,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

    至于像周冲这样的特殊人物,自然是早就有了安排,用不着这些血袍弟子来操心。

    事实上钟仇也早就安排好了去处,只不过因为段飞的横空出世,这才使得一切都乱了套。

    现在段飞表现的很是老到,一点也不像没见过世面的新丁,他不正面回答血袍弟子的问话,而是以入室弟子自居,反问自己能够拜在哪一堂门下,那么再追究他在试炼中有什么样的表现已经没有意义了。

    生死试炼向来只重结果,不管过程,这就是天魔宗的规矩!

    如果是对段飞比较了解的人,那么见到段飞现在的模样,肯定会大感意外,觉得这个段飞是不是另外换了一个人?

    出了名的傻大个,什么时候有着这样的一股机灵劲了?

    估计大多数人能够想到的,那就是段飞太善于隐忍了,他这是把扮猪吃老虎演绎到了极致啊!

    而段飞有着这样的表现,使得钟复也高看了他一眼,干脆亲自出马了。

    “你手中的噬血剑,是我钟家之物,你拿在手中,就不怕烫手吗?”

    钟复的言语听上去很是平淡,可实际上暗含威胁之意,段飞则是摆出了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

    “这柄宝剑是噬血剑吗?果然好用,如果不是得此剑相助,小弟也不可能在这次试炼中活着出来了。”

    按照天魔宗的规矩,在试炼之中杀人夺宝纯属正常,就算这噬血剑是钟家的又如何?只要段飞是从试炼之地中带出来的,那也就归段飞所有了。

    至于还给钟家示好,段飞想都没有想过,反正都已经是化解不开的死仇了,有噬血剑在手还能够提升战斗力,不用白不用!

    段飞如此表明态度,钟复怎么可能不明白呢?于是冷哼一声道:“好!好得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