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卷一 第五章 谁说没有奇迹?
    ,精彩无弹窗免费!

    虽然钟师兄的实力明显更为强大,但是段飞也不愿意就此束手待毙,因为钟师兄在速度上和段飞是一样的,如果采取游斗战术的话,应该能够拖延一下时间,等着契约生物的到来吧?

    但是对段飞不利的是,眼下这个地洞内的空间较为狭窄,可供闪转腾挪的余地着实不多。而且从钟师兄他们先前的对话来看,这个所谓的试炼之地应该是绝境,根本没有可供逃跑的生路!

    就在段飞评估着钟师兄实力的时候,钟师兄中的怪剑已经吸血完毕,剑身上环绕的黑光恢复了那种黑的发亮的色彩,然后就见钟师兄一脸狞笑,手中怪剑突然一挥,一道黑光在喷吐之际就向着段飞飞斩而去。

    段飞一直观察着钟师兄的动静,自然不会没有应对之策,只见他身形向下一个微蹲,然后猛的发力向着侧边疾蹿而出,居然一蹿就是丈余远的距离,着实超出了正常人的身体极限,也顺势躲过了吸血怪剑的这一击。

    段飞瞬间就明白过来,别看自己的各项能力数值也就在十点左右晃荡,但是比起正常人还是要强大的多,看来自己穿越后所占据的这具身体,也不是什么普通人。

    穿越后所获得的这具身体不仅远比地球时的宅男身体要强壮的多,关键是还能够控制自如,这使得段飞保命的信心增强了许多,动作也显得更加灵活了。

    钟师兄一剑落空后,忍不住喝骂一声:“想不到你这个傻大个,动作还挺利索的。不过,现在距离试炼结束还有两个多时辰的时间,你又能够逃到什么地方去呢?”

    话音未落,钟师兄就提剑追杀过来,段飞自知不敌,也就不与钟师兄有任何的正面接触,而是仗着不弱于钟师兄的速度,尽量与他展开了游斗。

    只不过此时的地型,对于段飞来说实在是不利,虽然在地洞四周有着好几条岔道,但实际上每条岔道都环绕成圈,绕来绕去都只是在原地打转,而钟师兄手中的吸血怪剑却能够隔空攻击,足以封住段飞不少的退路,就这么一追一逃绕了好几圈之后,钟师兄终于将段飞逼到了地洞的一个角落里,使得段飞再也无处可逃了。

    此时钟师兄脸上的笑容更为狰狞了,只听他阴测测的道:“傻大个,本公子这就砍掉你的手脚四肢,看你还能够逃到什么地方去!等你慢慢流尽体内的最后一滴血,估计这次的试炼也就结束了!怎么?你这是什么眼神?不甘心吗?那又如何?难不成你这个傻大个还以为会有奇迹出现吗?”

    段飞先前的游斗战术显然激怒了这位钟师兄,看他现在的样子,这是不准备给段飞一个痛快了,而是打算将段飞好好的折磨一番。

    至于段飞,此时则是恨不得要跳起脚来骂娘了!因为他和钟师兄纠缠了至少有好几分钟时间,但是召唤出来的契约生物呢?怎么到现在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看到?

    如果被钟师兄斩断手脚之后,契约生物才出现,哪怕它强大到能够轻松将钟师兄秒杀,又有个屁用啊?

    也就在这关键时刻,段飞的心中忽然一动,瞬间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感觉袭上了他的心头,仿佛另外有一颗心脏与他血脉相连,却一直在体外跳动着!

    这种感觉,应该是契约生物才能够带来的吧?看来只有接近到一定的距离之后,才能够与契约生物建立起联系啊。

    感应到了契约生物的存在之后,段飞也明白了契约生物为什么要花费这么长的时间才能够赶过来,因为这契约生物居然是来自于地下!

    有了契约生物相助,应该就不用怕这个狗屁的钟师兄了吧?

    于是,段飞突然间神情一变,脸上甚至是露出了一丝笑意,反过来盯着钟师兄道:“谁说奇迹是不可能发生的?”

    钟师兄的脸色自然是变得更为阴森了,冷冷的道:“你这个傻大个还想拖延时间吗?再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了!”

    随即就见钟师兄挥动手中的吸血怪剑,向着段飞的双腿斩去。看来,钟师兄确实是打算先斩断了段飞的双腿,然后再慢慢的折磨他!

    可就在这个时候,钟师兄身后的地面一阵翻动,明明是结结实实的岩层,此时却像是浪花翻腾一样涌动不休,然后伴随着一道白光闪过,就听钟师兄一声惨叫,双腿齐膝而断,就这么扑倒在地,血流如柱!

    接下来更为惊人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吸血怪剑如同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一样,在黑光一闪之后,居然主动吸食钟师兄流出来的鲜血!

    这样的变化实在是太过意外了,因为钟师兄怎么都没有想到,就在他想斩断段飞双腿的时候,却是自己的双腿齐膝而断!

    吸血怪剑反过来吸食钟师兄的血液,更是让钟师兄惊恐万分,此时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完全扭曲了,连声尖叫道:“噬血剑……噬主?这……这怎么可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噬主的原因,这噬血剑在吸取钟师兄的血液时,如同鲸吞海吸般的速度惊人,使得本来就十分削瘦的钟师兄,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副皮包骨头的模样,仿佛他肌肤下的血肉已经全部都被噬血剑给吞食掉了。

    这样的场面看上去实在是有些吓人,但是此时的段飞却显得极为冷静,他知道现在不能够有丝毫的妇人之仁,绝不能够让钟师兄有再度反水的机会,于是十分果决的上前一步,伸手抓过噬血剑的剑柄,然后反手挥起一剑就将钟师兄的头颅给斩断了!

    如此果决的段飞,可不像是一个宅男,难不成他是被眼下的环境所逼?还是说穿越后的段飞已经有所变化?

    由于体内的鲜血差不多被吸食干净了,钟师兄就算惨遭断头之祸,也没有丝毫的鲜血飞溅出来,却是死的不能够再死了!

    估计这位钟师兄一直到死都不明白,他是怎么反过来折在段飞手中的?难不成这世上真的会有奇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